《A Girl》聚集 Asia Girl 群像,看她们的颠覆痴狂,读她们非典型成功的那条路。世间离奇百怪的女生,格格不入,所以自成一格。

她是《喜欢你》又逗又灵的顾胜男,喜感不造作,女汉子自成一格;她是《七月与安生》里又悍又倔的安生,唯有强壮才能战胜她生来的脆弱不安;她是《山楂树之恋》里的静秋,那女孩对生活总慢半拍,悲地很深邃,亦不懂世故。张艺谋说,这是我找上她的原因。大城市没这样的人,千里来到河北石家庄,原来周冬雨在这啊。(推荐阅读:如果要爱,要爱得像七月与安生一样

那年,她才 18 岁。

张爱玲说成名要趁早,周冬雨今年 24 ,拿过了金马最佳女主角,她的快乐很痛快,更多是感恩。

今年才 24,我没想到幸福来得这么快,其实我不着急。

周冬雨

从山泉到神经病千金:一个演员最幸福的是突破

那一年《山楂树之恋》的纯爱太触目了,惊蛰现代人不懂得的古朴之爱,周冬雨乡村小姑娘的面孔生动起来。面试时,所有工作人员都说她长得太不起眼了,张艺谋说,你没看见山泉么?

可是那娇弱气喘微微的形象也限制她很久。一直到 2014 的《心花路放》,人满眼睛一亮了,这姑娘好像可以玩得很开。她能浪荡不羁、有爱有恨。《七月与安生》终于给了周冬雨一个崭新的启程,很多人不知道她怎么一路来到这里,她这中间已经磨了近二十部戏,演起张扬似火的李安生,人们认证了她不是本色演出,尽管她演起来都那么自若。

她从山泉落成浴火凤凰,爆发性地演出了与马思淳在浴室打骂的一幕。周冬雨是特别容易满足的人,她在演完《七月与安生》后自觉人生到了一个里程碑,小手小脚平胸,外表老是被观众炮的她,如今也演了孩子的妈,还让人说像。她觉得:“能演成人很幸福,我长得小,脸啊骨架,都是孩子的样子。”(同场加映:金马影后陈湘琪的对话录:生命的出口,用痛来换

未来她最想挑战神经病的千金小姐、落魄成了孤儿。因为周冬雨认为:“对演员来说,幸福所在就是突破。”

《喜欢你》放飞演技:只有幸运是不够的

她走在一条自己外貌并不吃香的路上,她不会是下个章子怡,更不会是下个周迅。很多角色看她太突出的气质想到了静秋,自然不找她演。周冬雨也犹豫很久,去很多部戏里临摹自己,有时她模仿,有时她惨遭恶评,说她拖累张艺谋名誉的不在少数。近两部电影《七月与安生》、《喜欢你》周冬雨要自己该疯就疯,该笑就笑,要哭便哭,要闹就闹,不再在意无谓的眼光,就去活成角色。(推荐阅读:【柚子甜专栏】老妹的《喜欢你》:遇上你,才知道我很贪心

《喜欢你》导演对周冬雨又爱又恨,她的戏太挥霍,连金城武都难以接下她天外飞来一笔的台词。可是正是这样的神经,让这么一部浪漫爱的戏有点中二的滑稽。以前观众不喜欢周冬雨“有点超过”的表演,总之就是看出来在演了,现在她不再拿捏分寸,心落得安、戏走得自然,她称这样的演法是“放飞自我”。

既《终极追杀令》后,少见的大叔配萝莉题材被她给演活了,那一个被戏称纤弱的韭菜少女,终于也成了扛坝子。

很多人说周冬雨是特别有运气的孩子:“你看她每部戏都合作重量级的男神。”当人们话一出便表示脑子里想的是周冬雨凭什么?她只说:“可能我长得特别百搭啰。”

我不否认我很幸运,可是只有幸运不足以破茧成蝶

周冬雨

这样一个很有魔性的演员,仰赖她不按牌理出牌,仰赖她一句“大概我性格里永远自带青春期吧。”青春期,是无畏风浪、是还有理想。面对人们怎么说她,周冬雨就说:“我越云淡风轻,在演云职业就越来越落叶归根了。”

【女友语录】周冬雨

我的目标是当一个优秀的演员,但没有想过要成为谁。

周冬雨

我不是大众意义上的美女,但我的性格很性感啊。

周冬雨

不知道下一分钟的你会是什么样子,才能对未来充满期待。

周冬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