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宇欣写爱滋产妇的照护流程,若照标准程序产子,孩子感染机率仅有 5%,然而产子后面对的社会眼光、亲友压力又是另一艰难课题。

文|李宇欣(前媒体人)

曾经在采访过程中,听到一个感人的故事:她是一位妇产科医师(好,其实媒体人几乎都认识这位医师)。几年前,她服务的医院接到一位爱滋产妇病例,这位辛苦的爱滋产妇被许多医院拒绝过,就像医疗人球一样,跨县市转介到她服务的医院,寻求产检与生产协助。然后医院就把这位爱滋产妇交给她。(推荐阅读:爱滋病不是罪!三个被世界遗弃的悲伤故事:“他不是怪物,他是我爱的人”

“我行医这么多年,第一次遇到爱滋产妇,身为医学中心的医师,没有拒绝病人的权利,当然要接!只是刚开始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她说,后来查阅疾管署和国外医学期刊,发现爱滋产妇在欧美已经有一整套完整的 SOP 流程。只要照着这套 SOP,生出来的宝宝感染爱滋机率低于 5%(我当下听到 5%,非常惊讶!)。

这机率真的是天与地的差别。

“首先,爱滋产妇怀孕期间,要接受 2 个门诊,一个是妇产科例行产检,另一个是感染科门诊,怀孕期间也必须持续服用抗爱滋药物”她平静的说,爱滋产妇需要度过一个一个的关卡。生产过程要选择剖腹,避免宝宝在产道受到挤压感染(如果选择自然产,宝宝感染爱滋的机率也超过 80%),宝宝出生后要持续服用药物,妈妈也不能喂母奶。(推荐阅读:爱滋也可生出健康小孩!越南女人的怀胎告白

当时我问这位妇产科医师:“难道妳不害怕吗?”

她反问我:“手术前,我和医疗团队每个人只多戴一副手套而已,就多一副手套,其他一切照旧,没有改变”,而且“如果我都敢剖开爱滋产妇的肚子,用手把宝宝捞出来,那大家为什么害怕爱滋病患者?没有必要啊!这个社会到处都有歧视,这是无谓的作为。”

另外,她还告诉我,其实“爱滋产妇从产检、生产到产后,最麻烦的其实是那些最不相干的人。”

台湾女人生一个小孩,不是自己的事、也不是夫妻双方的事,而是整个家族、进而是整个社区邻里的事。生产完的病房就像逛市场一样,亲朋好友都跑来看宝宝,顺便“提供一点经验”。例如“现在不是说自然产恢复快,干嘛选择开一刀?”、“现在不是说宝宝喝母奶最好,为什么不喂啊?”、“宝宝才刚出生为什么就要吃药?是发生什么状况?”诸如此类。医疗团队和产妇事先套好话,一致回应击破各式各样、千奇百怪的问题,其实这些闲杂人等与整件事情无关,过度热心的出一张嘴罢了。(推荐阅读:夺下美国加码小姐后冠的爱滋病患:“我重头学习怎么爱自己”

后来听说这个宝宝顺利长大,也没有受到爱滋感染。

这位妇产科医生说:“接生爱滋产妇是难得的经验,也是一个被祝福的故事,但任何医院都不会主动公开这件事情”,毕竟在台湾的国情下,的确会出现恐慌、猜忌和指责。台湾自从 2007 年开始进行全面怀孕爱滋筛检,其实每年都会筛出“已感染爱滋,但本人却不知道”的产妇,这些产妇需要接受自己的身体状况,还要面对即将生产的未知。

但不是每位爱滋产妇都知道,其实已经有一套完整的 SOP,这个流程可以让宝宝感染率低于 5%(字体变大、变大、变大!这才是重点)。

后记:

这位妇产科医师不只接生过一位爱滋产妇,目前还没有宝宝受到感染。

[注]基于医疗及个资,以上来自真人真事,但人事时地物皆有所异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