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专访郑宜农,从《海王星》到《Pluto》,郑宜农经过一次次的重生与进化,听她在音乐里说爱——原来是有能力给人幸福,与成为能被爱的人。

郑宜农一身有点潮的装扮进来,刚点上的蜡烛显得不合时宜,果然她一个不小心挥手熄灭了其中一盏,可想而知今晚并不浪漫,还是把不切实际的火光吹了吧。有点潮是最近的事,自从穿了air max LD-zero,郑宜农又多了一种人格。

没错,郑宜农是个能随人事时地物,突然增生出一种人格的人,不是精神分裂,而是能真实操控自己人格的那种,过去,这样的自己对来她说有点困扰,她有过自我认同迷惑的时候,大概是从《海王星》到《Pluto》(冥王星)这么长一条路。

2007 年,《海王星》的歌一一诞生在这世上,2017 年,《Pluto》专辑释出,这两颗星之间,郑宜农来过谷底、去过天堂、见过黑暗、拥抱了光,她结婚又离婚,她出柜、她站上同运街头,从一头褐发唱歌手足无措的郑宜农唱到一头紫发掌握一个舞台的郑宜农。郑宜农说,懂爱这条路,真的好长好长啊。

海王星:嗨地球人,我来了

让我们话说从头吧,郑宜农的父亲是郑文堂,她从《夏天的尾巴》演员身份起家,一手吉他很有脱俗之感,那时她好像并不属于世界,郑宜农活地出世抽离。从小住山上,放学的路与同侪是歧路,童年的时光,没有小团体没有交换日记,她仅有自己,郑宜农从此走了一般小孩不会走的路。

演员身份打开了表演的舞台,她创作、写歌、泰半时间跟自己说话,于是有了《海王星》。“《海王星》那个阶段,我是非常活在自己世界里的人,我不太跟这个世界对话,我站在一个地方观赏世界、保持着安全距离。”很深很深的孤独感,击中了同她这样迷惑的人:世界似乎诡谲,我们还不敢放胆去爱。

《海王星》的距离是许多人与世界的距离,这张专辑有个隐喻,郑宜农觉得自己是外星来的人,大概是误闯人间有了悸动,才如此潇洒停留。没想到,地球有这么多孤独的人。(推荐你看:给异类与怪胎的情书!专访马欣:“人都有离群认路的本事”


《海王星》时期的宜农(图片来源:来源

别人都说,郑宜农以《海王星》之姿唱下去,定是下个陈绮贞、下个张悬。此时外星人做了一个任性决定,她组团,抛开郑宜农的名字,要人们去听她的音乐。“我真的很喜欢音乐,我觉得音乐的世界很大,我想要知道更多东西。如果当时按照这个状态走下去,我想我会错过许多事。如果我太早把自己锁住我会失去很多机会。我喜欢寻找不同的可能性,不管是声音的可能,编曲的可能性、表演的可能性......。所以我就组团了。”

不善对话的郑宜农主唱兼指挥,硬生生打开了自己与人接触的频率:“我开始意识到我的世界不是那么小,在乐团圈久了,开始认识新的人、各式各样的朋友,这些人都有不同的价值观与世界观,有时候会觉得对方很有趣、有时候会很生气,甚至会争辩,可是整个过程我必须慢慢去面对以前不曾认识的自己。”

作为一个刚来到地球的海王星人,就是要拼命去犯错,跟认识错误,郑宜农说:“我是一个幸运的人,我身边有很多人,用各种不同的方式爱我。在我很封闭的时候,我身边的人就会开始戳我,自己也会在这过程中感觉,被理解是很幸福的,理解别人是很幸福的,慢慢就会打开壳了。”

成长的伤害与被伤害,自己犯了很多错,也看到很多犯错,经历很多别人犯的错,导致现在的我。

郑宜农

她称这段时间是“累积对人的感觉”,去关系里碰撞,去真实的世界受伤,于是有了《Pluto》。


(图片来源:郑宜农

冥王星:地球人,不要遗弃我啊

《Pluto》(冥王星)是一颗谈爱的星球。“我消耗一切我面对世界后的正负面情绪,跟不同人切磋出来的音乐实力,诞生了它,我想让这个世界知道,我认识的爱是什么。”

她侃侃讲述了冥王星壮美的故事:“冥王星是一颗被除名的星球,大家在探索它了解它更多后,突然觉得,唉干,这颗星球怪怪的,这颗星好像不是我们能理解的一般的星。这是专辑初步意象,也是我这个人正处的状态。另外有个重生的意念,冥王星是一颗先经历到谷底再起来,简单来说,冥王是管死亡的,但它并不是死亡之神,而是在毁灭后负责让大地重生的神。再加上它还有很多未知存在,我也想去表达,我这个人还有很多未知存在。”(延伸阅读:未知让生命更精彩:你有什么理由不为人生努力

冥王星是一颗很悲剧却也耐人寻味的星球,人类发现它的时候既猎奇又心喜若狂,后来发现,啊,我们的规则驯服不了这颗星,于是要把它踢出秩序。冥王星有很多未知,就像郑宜农永远不会承诺自己不变:“我现在会觉得我超级了解我自己,可是,我也知道,我的面向一直在转变,就像我在不同的摄影棚拍照,我会跟随不同的主题、不同的人、不同的环境转变气场,我发现这是没办法的,我就是会这样。所以未来可能我还会变成不同的样子,我是期待它发生的。”

《Pluto》或许也能给对爱质疑的你带来新的天启,她觉得爱的痛快痛苦相爱相杀:“最痛苦跟痛快的是同件事,痛苦的是去想爱是什么,痛快的是想清楚爱是什么。你知道,爱有很多自私的面貌,你要怎么去跨越自私,让爱更宽广无私、让身边的人幸福,是一条很长的路。”

你必须先体验自己的自私,才能放下自己的自私。

郑宜农

那么痛快的是什么呢?她笑了笑:“痛快的是,你知道怎么做了,开始可以让身边的人幸福,也有能力让身边的人给你幸福,那是很快乐的。”

每一种声音,都值得被爱

从《海王星》到《Pluto》,郑宜农去宇宙碰撞历险,她不再是远远望着世界运转的人。十年之路,爱是从小我出发到大我,她从郑宜农出发,去玩《猛虎巧克力》,一群九零后的孩子听着金曲长大刷出了很唰嘴的和弦,《猛虎巧克力》的爱是群众的,站上台一声 one two three four 底下就 circle pit 起来;《小福气》的爱是对音乐的忠诚,要把音乐元素玩得很快乐很有质感;郑宜农是回归自己的,她站上讲“比较难”的话,我倒觉得像用念力散发脑波寻找外星人。

“郑宜农上台,气场都变知性了。”

郑宜农自己说,用这个名字的时候,是更接近核心的真实。我幻想她像小孩对每种声音都好奇的、像抓蝴蝶一样猎捕声音的身影:“我们每天走在路上、坐计程车、去便利商店都有音乐,我光是听着音乐都会觉得很想把它们抓起来,哇这个钢琴、哇这个萨克斯风,我想要把这些资讯抓起来,下次用用看。”(推荐阅读:“做音乐不要做涟漪,要做石头” 一辈子的音乐人钟成虎

“音乐已经跟我融为一体,我无法想像我不做音乐。”音乐不是郑宜农生命中的特别存在,音乐就是她。:“我很喜欢声音、喜欢发出声音、研究声音的各种可能,譬如说我在《小福气》里我会去玩弦,吉他弦每个段落都有不同声音,拾音器的后面连接到底的部分也有声音,我就会去那边,发出当当当的声音。或是说吉他有效果器,空间转大一点、破音转小一点、低频转大一点,我喜欢研究这个东西。”

做出最酷的声音,令她心满意足。郑宜农是个音乐大食怪,音乐种类她老少咸宜、男女通吃。“有些喜欢音乐的人,会觉得某些音乐是垃圾、不应该存在在世界上,可是我不会有这种情绪,就算是我听不下去的音乐,我都还是会把它听完一次。我总会想要找找看里面有什么,去听听看它是不是某一句旋律很厉害、或是某一句歌词很有重量、某个音效的使用真的很屌,我就会想要去找里面的好。不管是多么不适合你耳朵的音乐,都还是有值得你学习的。”

“每一种声音都有存在的意义,在世上都有它的位置。”

她是音乐的顽童,郑宜农对人,对音乐,对爱都是如此:宽阔、自由。我们聊起这张生命总和之作,跋涉过千里的路途,进化再进化,来到这里——爱。

爱就是,从酒精成瘾的日子到酒店关门后

《Pluto》谈的爱,不仅是爱情,更像是去爱万物的缺陷、爱个体的差异。第一首歌叫《太空垃圾之死》,那是活着都可能遭遇过的美丽灾难:“它是在讲一个很沈溺的爱。一个在宇宙中漂浮的不知名东西,它在慢慢接近黑洞,黑洞为什么存在?因为它是巨大的质量汇聚在一起,导致它变成一个无法抗拒的引力,所有质量不如它的都会掉进去,如果爱就是这个质量,我们就是慢慢地在掉进去。掉进去的过程,可能我们也觉得无所谓,因为我们就在爱里面,就这样吧,随便了,大概就是这感觉。”

另一首可说是外星人的扎实之作,生命的痕迹狠狠被刻进里头,有段时间因酗酒写了《那些酒精成瘾的日子》:“我有过那么一段时间常出入酒吧,在酒吧里认识了各式各样的朋友,大家在喝酒的状态里,平常压抑的、不得宣泄的东西都会在那时候都会跑出来,我在那时候看到人的真实。例如自负、怒气,但对我来说都是好的。那一首歌的词到后面是一段英文,就是说“Hey! Bastard you know this is how we work.No matter how no matter how you'll always be my love”这就是我想跟我身边的朋友们讲的话。每个人不管是什么面向,都是值得珍惜的,我希望我自己至少可以是你们不必隐藏假扮的人。”

多麽深沈的一句告白,无论你是怎样的混蛋,我想我都会爱你。

“此刻我们觉得很干 那很正常 我们就干 今夜我陪你醉 你可以掉眼泪 ”——《那些酒精成瘾的日子》

她留了一个回马枪给自己,前面畅谈这么多爱,最后一首歌留了悬念:“《酒店关门之后》是整张专辑的最后一首歌,把它放最后一首其实满靠邀的,爱到一个底后,就在质疑爱。它的歌词是在说‘几个字等于幽默,对你来说何时变得那么从容’,什么时候你开始想从容地去化解心里面觉得很严肃的事,什么时候开始你觉得别人懂不懂都无所谓?”(延伸阅读:卸下证明回到自己!专访林达阳:我想成为别人生命里的重要他人

郑宜农说质疑是可以的,不要害怕自己的迷惘:“人的本质都是孤独的,你没办法把自己的脑袋装到别人的脑袋里,你只能尽力表达,在过程中可会遇到阻碍,例如对方听不懂、对方马上评断你、对方频率不跟你在一起。我想讲的是这样的心境。”

爱原来就是,从开喝到喝挂,从哲学谈到人类学,宿醉起来再承认爱永远值得商榷。

关于郑宜农的音乐与酒品我们先谈到这,下一章,郑宜农要谈谈与杨大正的分手,并不隽永凄美,以一瓶酒开场,让我们进入郑宜农的酒后吐真言。

下一章:郑宜农的爱与复活:一瓶威士忌一个拥抱,分手是希望我们都幸福

郑宜农 第二张个人专辑《Pluto》“登陆”巡回-台中场
时间:5/20 (六) 20:00
地点:Legacy Taichung 音乐展演空间 (台中市西屯区安和路117号)

郑宜农 第二张个人专辑《Pluto》“登陆”巡回-台北场
时间:5/26 (五) 20:00
地点:永丰 Legacy Taipei 音乐展演空间 (台北市八德路一段一号·华山1914创意文化园区 中五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