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黄淑怡写科技如何赋权女性经济,以 Airbnb 全球最大线上民宿平台为例,科技与网路发达,让无法外出就业女性实现经济自主能力。


图片|来源

一年一度于三月纽约举办的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会(UN Commission on the Status of Women,简称 UN CSW,下称 CSW)暨非政府组织妇女地位委员会(NGO CSW),为全球关注妇女议题、性别平权与国际发展等重要的年度盛事,超过 200 多国人士与会。官方代表与民间团体分别在联合国大楼会场内与会场外针对每年所设定的主要议题作讨论与举办周边平行会议与论坛(注1)。

今年第 61 届 CSW 的主题为变动职场中的女性经济赋权(Women’s economic empowerment in the changing world of work),聚焦在性别与女性经济议题上,希冀从跨国际、跨部门、公私协力的方式,为达成女性平等参与劳动市场、打破玻璃天花板进入决策制定层次,且能全面的保障其经济自主的进用权利。(推荐阅读:性别平等有多远?每个国家都有难以突破的“玻璃天花板”

根据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2016 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指出(注2),相对于男性的 71%,全球女性劳动参与率平均为 54%,且呈现南北不均的现象。女性整体政经教育等性别平等指数,排名前三名的国家仍为北欧斯堪地那维亚地区的冰岛、芬兰与挪威;排名垫底的国家则为战乱不断的中东国家,分别为叶门、巴基斯坦与叙利亚。然而即便是世界排名第一的冰岛,女性的平均薪资仍旧仅占男性的 84-88%,据估计至少要到 2022 年才能达成男女薪资平等。

身为世界性别指数相对最平等的冰岛尚且如此,可知人类世界在落实薪资与劳动参与性别平等上,仍需投注相当的努力。按国际劳工组织(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的推估(注3), 以目前全球女性平均收入仅占男性的 60%-70% 来看,直至 2086 年人类社会才能达成男女性收入平等。(延伸阅读:冰岛女性收入低男性 14%,于是她们决定提前 14% 下班


图片|来源

经济独立的有无,影响女性生命整体,因此需要政府提供整体性的法律保障女性不因其生理性别、身份(单身/已婚)、年龄、状态(怀孕/单亲/离婚/失婚)、种族、宗教、居住地区等差异而被限制进入劳动市场的权利。另一个经常被忽略的议题,便是进入大数据与云端时代,科技对于女性经济赋权的助力。以下,作者想以 Airbnb 这个全球最大的线上民宿平台为例(注4),简介科技如何让必须担起主要家庭无偿照顾工作而无法外出就业的女性,得以藉由 Airbnb 为管道而能实现部分经济自主,不致长期与外界隔离且失去收入,成为金钱上的依赖者。(推荐阅读:中国性别观察:女人“兼顾”的是谁的一切?

自 2008 年,Airbnb 这个线上民宿平台开台以来,跨足 190 个国家,平台当中房东登记为女性者超过 100 万,占整体房东总人口的 55%。若以全球当前女性劳参率为 68% 来看,在 Airbnb 这个科技平台上,女性的劳参率相较于男性为 120%。亦即全球有超过 100 万的女性,使用 Airbnb 这个媒介,经营民宿,为自己创造额外的收入。根据 Airbnb(2017:3)估计,光 2016 年,约有 20 万名女性房东,赚取至少 5,000 美元的房租费。

其中很值得一提的是,若从女房东收入排名前 14 名的国家统计图来看(表一,ibid., p.4),收入最高的女房东在日本,一年平均收入为 1,248,380 日圆,约为 34 万零 735 元新台币。 全球女性房东将出租房屋的收入花费在平日家用支出占 23%(表二,ibid., p.11)。对照日本总务省在 2015 年所做的女性劳动参与率调查(注5),尽管女性劳动人口不断增多,但已婚且生育子女的日本女性因被社会期待必须以母职为重,而必须辞职,进而失去经济自主能力,日本女性进入 30 岁后的劳动参与率只有 72.4%,相对于 25-29 岁这个年龄层的劳动参与率为 80.9%,很明显地,众多日本女性在结婚后或产子后而不得不离开职场。(推荐阅读:从女性职场地位,看日本距离性别平权的路有多远

虽然该报中并未呈现日本女性房东的人数与年龄层,但排除因全职工作而无暇经营 Airbnb 的女性,这个云端科技的出现,给予了家庭主妇一个挣扎于工作与母职又能创造收入的机会与空间。

 
(表ㄧ:2016年Airbnb女性房东的年收入)

 
(表二:全球女性房东出租房屋的收入花费在平日家用支出比重)

这个现象显示,在这个仍旧强调女性家庭功能与角色的父权世界,已婚育有小孩的女性因此无法外出工作,或仅能以部分工时等非典型劳动状态投入职场,在迈入工业 4.0 的时代,女性家管可利用一个科技平台,赚取相当的金钱,维持一定的经济自主,且和外界连结,在人际网络上不至于孤立。

Airbnb 当然不是解决男女薪资不平等与达成女性 100% 就业率的特效药,但是像此类的科技平台与云端共享经济的研究数据,可提供许多思考的方向。(推荐阅读:劳动结构中的女性困境:共享经济是网路女权运动?

第一、云端科技的出现,并不一定是把女性排除在科技经济外。女性使用者的加入,反而可翻转传统性别角色包袱,创造收入打破与外界隔绝的人际关系,利用云端共享经济建构自己的社群网络。第二、云端科技所衍生出的共享经济只会不断日新月异,成为人类社会未来经济活动的主流。它所挑战传统经济结构与就业型态,需要有前瞻性与适应性高的效能政府来因应其变化,制定更符合时代脉动的配套政策,同时保护使用者及消费者,又能活络经济。第三、云端科技绝非男性主导的产业,若能提供女性同样的科技教育与设备,女性绝对可以利用云端科技,创造产能,提升自主经济能动性,进而达到自我赋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