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女人做总统的年代,我们聊法国新第一夫人碧姬.托涅,是为从她与马克宏的年差恋里,看亲密关系的民主课题。

上周日,法国总统大选决选结果出炉,由现年 39 岁的亲欧派候选人马克宏(Emmanuel Macron)胜出,他是法国史上最年轻的总统,而他的妻子碧姬.托涅(Brigitte Trogneux),则是法国史上最年长的第一夫人。


图片来源:Business Insider

碧姬.托涅不只因大马克宏 24 岁而受关注,她聪慧沈稳、脚踏实地的魅力也掳获法国民众芳心。根据《雪梨晨驱报》(Sydney Morning Herald)报导,在马克宏胜选演说提及碧姬时,台下支持者也热烈欢呼碧姬的名字。

马克宏时常公开表示,年长 24 岁的碧姬是他的知己、知识上的灵魂伴侣,是帮他打赢一场场选战的夥伴,更是他的实力之一。(延伸阅读:性别观察:她叫黛博拉,不是金钢狼休杰克曼的糟糠妻

这确实是不可轻忽的事实,在这场总统大选中,马克宏除了作为最年轻候选人备受瞩目,最引起世界关注的,是他与年长妻子碧姬相差 24 岁的新闻。

马克宏的竞选团队早料到年差恋会成为焦点,他们有策略地将这样的伴侣关系转化成有利于马克宏形象的大型全球宣传。他的年纪,让他自然拥有年轻世代象征的敏锐、自由与拚劲;而他的伴侣选择,则体现出他成熟大器的性格与稳重行事作风。

这段长达 24 年的恋爱历史现身并非偶然八卦,而是聪明绝顶的策划,除了表现出政治人物少有的坦白,也向群众暗示一件事:就算与世人相悖,他仍会尽其所能地实践他的愿景,不管要花上多少时间与沟通气力。

马克宏的选战团队或许也看见川普让女儿伊万卡出任不支薪顾问引起的反感,因此早在选前,马克宏即多次以“选战夥伴暨妻子”的身份引介碧姬现身,并且透露出碧姬在教育、弱势与自闭儿童议题上的关注与施力,这也大大降低了民众的排斥感,进而愿意乐观其成。

不只是妻子,让第一夫人的公务角色现身

马克宏竞选总部的最高级别顾问曾对媒体表示,“她的在场对马克宏而言非常重要。”碧姬不只提供马克宏情感上的支撑,这位知识渊博的女性确实是马克宏的军师。


图片来源:9Honey

2014 年 8 月,马克宏接任欧兰德总统的经济部长,隔年碧姬辞去教职,全心全意帮助丈夫实践他的政治野望,替他留意周遭风吹草动,“我们每晚都会向对方报告、覆述关于彼此的传闻。我注意一切大小事,尽最大力量保护他。” 碧姬曾对媒体这么说。(同场加映:把丈夫从总统变成第一先生!阿根廷第一位民选女总统 克里斯蒂娜

总统,一个集国家要务于一身的重要角色,卷动的往往不只是个人职涯,也包括伴侣与子女的。然而公私界线份际该如何拿捏,极为困难。毕竟结婚有时也像组成一个新创公司,两个人为了各自未来努力,但必须也确保在这间婚姻公司底下的两人能互相支援,让对方获得最好发展。若两人拥有共同愿景,夫妇共同创业也所在多有。

1989 年,碧姬曾竞选特吕克泰尔塞姆市议员,虽然最后并没有胜选,但仍能看出早在 1993 年认识马克宏之前,碧姬即有参与政治的热忱。

总统作为一种职业,背后有庞大的专业幕僚团队,但人们却很少直视总统的伴侣在其政治生涯扮演的角色与实际影响力。以“第一夫人”的名义统称,无法清楚界定伴侣的权力,以及能够发挥公众影响力的领域,这也往往是各国民选领导人容易以收贿栽坑的所在。

研究这对伴侣多年的作家布拉叶(Alix Bouilhaguet)说,碧姬会替马克宏改写演讲稿、指点他的演讲姿态、管理行程,一遍又一遍陪马克宏练习至最佳状态。

而马克宏也相当倚赖碧姬的指导和判断,他在胜选后宣布,碧姬将会担任他的不支薪顾问,“(碧姬)将会得到他一直在扮演的角色,她不会被隐匿起来”。

这段宣言听起来颇有性别意识:“她绝不是成功男人背后的女人,她的位置在我身边”;在实质意义上,这也是马克宏必要的公开说明与自我保护。


图片来源:Closermag.fr

不过其实,法国第一夫人并没有正式地位、或类似于美国第一夫人的从历史中累积出的职权范围(注 1)。在公共事务的媒体露出上,重视个人发展与私生活的法国人,并不期待第一夫人担负起国家的社交女主人角色。碧姬有可能会是法国最热心于公共事务参与的第一夫人,而马克宏也将致力于推动“第一夫人”正式地位的相关职权规范。(同场加映:第一夫人,不只是男人的副手

看见马克宏的毅力,也要看到碧姬的勇气

碧姬与马克宏在 1993 年相遇,当时她在 Providence Jesuit college 教授法国文学与拉丁文,并且担任戏剧社的指导老师,就是在这里她认识了年轻的马克宏,隔年两人一起改编戏剧,过程中,他们渐受对方的智慧与魅力吸引。

即使是在法国,当时 15 岁的马克宏仍是太年轻,这场师生恋难受祝福,在亚眠闹得沸沸汤汤。最后,马克宏的父母将他送到巴黎读书。但马克宏并没有放弃,碧姬于 2006 年离婚,隔年即与马克宏共结连理。

“我慢慢地爱上那年轻男孩的智慧与魅力。”—— 碧姬・托涅

这对夫妇的师生恋曾经面临敌意和攻击,即使直到今日仍是如此,法国讽刺漫画家和电视节目常拿这段关系作嘲笑素材,将马克宏画成接受老师调教的男童,《每日邮报》也曾发表极尽嘲讽的专栏文章,将马克宏稚龄化成“妈咪的男孩”。然而对于同样相差 24 岁的美国总统川普和妻子梅兰妮亚,媒体显然不曾以同样的眼光嘲讽他们的年差恋,我们甚至不曾注意到川普与妻子的年龄差距。

相较川普与梅兰尼雅这样典型的女小男大年差恋,马克宏与碧姬的关系显然更为平等,尽管媒体恶意讪笑,但他们清楚知道自己要什么,也风风火火地共同挺进多年的高低起落。马克宏说:“不可否认地,我们的家庭不是很传统。但这个家里的爱没有比较少,或许甚至比传统家庭更多呢。”

“她大概很有钱吧!”台湾人对年长女性魅力缺乏想像力

在台湾的语境里,女大男小的恋爱是社会的异常,必须被标记和指称而衍生词汇“姊弟恋”(想想看,我们就没有“哥妹恋”的称谓)。

朋友的台湾友人听见马克宏的妻子年长他 24 岁,半开玩笑地说,“她大概是很有钱吧!”这玩笑窘迫地显示了台湾人对年长女性魅力缺乏想像,另一方面,则暴露了人们对性感的感受太缺乏层次、太扁平。

在台湾主流论述中,女性之于男性的魅力,大抵是关乎身材——大胸长腿美貌纤腰;而男性对女性的吸引力,除了身材,还再多加了权势与金钱,但这样的想像多出自于厌女心态。

在世界其他地方,或对其他人来说,智慧、勇气、果敢、坚定,这些人格特质也是性感的来源。关于性感,我们的想像力和鉴赏力显然仍有待发展。

对年长女性魅力缺乏想像力,也显现在对于亲密关系的想像贫乏。大众听闻年龄差距的恋情,便膝反射式地贴上“一定是有钱有势”、“一定是被骗”的刻板标签,其实是对于亲密关系想像薄弱所致。

是的,这世界有各式各样的爱情,有基于互相崇敬而发展的爱恋,也有单方崇拜发展出来的恋慕;有基于向往对方智慧而开展的爱慕,也有克服彼此信念差异的甜腻恋情;有天天撒娇耍赖的黏腻关系,也有久久见面但深深需要的爱情;有一起沈溺取暖的,也有积极彼此支援的。即使在同一段亲密关系,爱恋状态也会不断转变,双方的权力位置也会动态消长,这些,都是我们在亲密关系里的重要学习。

不分年纪、性别或阶级,每一段亲密关系的课题其实是共通的:如何保持对彼此的尊重、信任,以及平等畅通的沟通,总是我们在关系里最大的挑战。如果年差 24 岁的法国总统夫妇可以克服世人眼光做到,我想我们没道理不行。


图片来源:CNN

* 注 1:美国第一夫人有相对明确的职权想像与不成文规范,这来自于独特的美国历史:早期的美国总统没有太多工作人员,也因为美国没有王室或专责礼仪的国家机构或人物,必须依靠妻子来主持国家的官方仪式和社交事务,以第一夫人身分帮助总统承担许多正式礼仪性事务。美国的第一夫人,偶尔也会代表国家元首出席非正式会议(可参考 Netflix 影集《纸牌屋》),还会在总统的连任竞选中担任总统的分身跑活动,使总统竞选团队能兵分两路。虽然第一夫人的法源模糊,但在历史与先例的累积下,形成了白宫和美国政治制度中的重要建制,一个可以发挥双重作用的职位:负责国家和白宫招待事务的社交职责,以及作为总统政策顾问和政治心腹的政治职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