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荷兰教育反思台湾体制,学习是一门与自己竞争的良性循环,拿掉升学主义至上的标准,孩子才能适性地多元发展。

没有排名的成绩单

当亚洲他国正将“书法”列入文化遗产,孜孜不倦传承、延续给下一代时,在台湾的中学教育,美劳课和体育课却频频被借走当成“考试或补考”的备用课表,说到底还是以升学主义为第一顺位。大大小小数不尽的考试,最后,青春期的价值就只剩下分数来衡量。

其实当我念中学时也是相同的遭遇。一周里最期待的美术课或家政课,只要一接近期中考或大考,连个画笔都没露脸,课堂老师就带着报纸前来坐镇,直接变成监考老师。没人敢吭一声,好像这样做是理所当然。(推荐阅读:《教育这种病》别让教育成为生意,别让老师成为圣人


荷兰小学课程非常活泼,每年度的 Open School 都由不同生活主题串连。

尤其是成绩单——那是多少人的梦魇,还需家长签字盖章。成绩优异的学生就是在那前几名斤斤计较,第一名的领先反而是俗称“好学生”的金箍咒,好似第二名有多臭!那臭味对我们这些普通学生来说,还真的都没闻过呢!

荷兰小学从一年级开始(约台湾中班),学校课程主要专注在团体活动(启发创造力与人际关系)与玩中学,正规教育为渗透式教学。虽然“玩”占大多数,但基础语言(荷兰文)测验亦不忽视。小三(约台湾小一)则正式进入基本课程学习,语言与算数为根基,随着年级越高,学习的专业程度与广度就更加辽阔。(推荐阅读:台湾老师出走新加坡:在这里,幼儿教育是值得被尊重的专业

但是,美术课、音乐课和体育课可没缩水,反而是越学越专精,一旦到六年级,学校规定上体育课必须全员骑脚踏车从学校出发至当地社区活动中心,冬天下雪亦是如此,没有例外。非动不可的体育课,让小朋友学习适应天气、锻炼体魄。

至于成绩单嘛!荷兰小学只有学习报告,绝对没有班上排名竞赛,现在的你与前几个月的你比较,便是自己和自己的学习超越。每一学期会有 2 次家长会,在学期开始的第一个半月与学期结束前一周,老师会针对小朋友的所有学习状况(包含学习测验结果)对家长解说。每个人的学习成绩都是保密状态,只有导师与家长双方透过每回 15 分钟面对面的详细解说与询问来了解,通常都是以小朋友在校的人格特质为开场,接下来才是学习成绩检讨。不论进步或退步,都是自己和自己比较,没有他人分数影响介入。(推荐阅读:瑞典震撼教育:六星期的课程,胜过四年的台湾大学教育

家长们清楚明白自己的孩子需要哪方面的加强或辅导,和邻居小朋友多优秀一点关联都没有,就连学期末时将学习报告从学校带回家,老师都会替每位小朋友用袋子装好,好似机密文件般处理。

有趣的是,超级保密的个人成绩单有个特别的传统,那就是当爷爷、奶奶来家里作客时,小朋友都会和爷爷奶奶分享这祕密。当然,之后也会有铜板价的零用金奖赏,鼓励性质居多,期许自己与自己的竞赛更上一层楼。


盛夏时节后院就是最棒的游戏及习字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