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母亲节特企——进击的女儿,邀请你带着母亲启动亲密关系的革命。邀请母亲书写手信,一封给时代的提问:身为母亲,我能不快乐吗?

母亲节,妳快乐吗?

母亲节快乐,但这一代女人,妳真的快乐吗?

她一头乱发,随意用条发带盘在后脑,免得垂到眼前挡了视线,阻碍了工作效率。

明明是一个面容姣好、姿态优雅的女性,此时却像困兽,埋首在一堆公文中奋战,眯着已经累到泛红的眼眸,快速地在键盘敲出文字,脑袋同时一边运转、组织这些文字组合下的逻辑与力道。(延伸阅读:【范琪斐答一问】谈兼顾一切,也谈梦想平等

已是近傍晚了,同事纷纷起身走动,活动筋骨、顺便闲嗑牙几句,但她没有多余时间喘息,更没有空档处理社交,她必须加速赶完工作,按下电子信箱传送键后,就冲去幼稚园接小孩。

但她还是迟了。满脸歉意地看着泪汪汪的孩子,幼稚园老师在旁叹息。

顿时,她感觉自己像是犯错的孩子,但她真的已经尽力了,泛红的眼睛已经不知是累了,还是被心中那股委屈给氤氲了。

“妈妈,我想跟妳聊一下。”老师一脸肃穆。

老师请其他同事带孩子到别的地方玩,孩子不安地不断回头望着她,她轻声安抚孩子,顺便也抚慰自己扑通的心跳。

“妈妈,家里开销很大吗?需要妳这么卖力工作吗?难道妳的成就比孩子的成长更重要吗?”老师一脸“关心垂询”。

她忙着摇头,“孩子怎么了吗?”

“妳孩子目前连算数、注音都落后其他孩子很多,妳知道吗?”

有吗?她愣了一下,孩子才幼稚园大班啊,该有甚么进度?

老师看着眼前的妈妈,恨铁不成钢似地继续数落:“妳难道不知道妳的孩子落后别的小朋友很多吗?再不赶紧加强,以后可能要上资源班了,妳实在应该多陪陪小孩… 。”

她又慌又难过,这么严重了?她的宝贝有这么差吗?

带孩子回家的路上,她满腹地歉意和难过。心里盘算着是否该辞掉工作全心全意在家带小孩?自己是不负责任的母亲吗?其他职业妇女又是怎么做到的?

她回家和老公商量孩子情形,但老公反应平静,她突然恼了,“都是你没有早点回家陪小孩。”老公一脸无辜,让她更觉得挫败了,好像甚么都做不好。

夜里,孩子有些咳嗽发烧,她小心翼翼地抱在怀里,突然觉得孩子轻得像根羽毛似的,其他小孩都比她的宝贝健壮,她对小孩感到好抱歉,真的好想大哭。

她遍寻网路文章,也在网路询问其他妈妈的意见,“妳的孩子生长曲线图偏瘦小,可以到医院作X光骨龄检测”、“妳可以每周炖鸡汤给孩子吃…”、“带他去上感觉统合,有助于握笔姿势”、“可以上语言开发课程,有助于语言表达,还有发音”。然后更多标题写着“3岁以前定孩子的终身”、“如何教出资优生”、“7岁以前,教会孩子6件事”…。

阅览这些资讯,几乎让她崩溃,因这些都需要时间和陪同,而她最贫穷的就是时间。

她是个白领高学历的女性,遵守着现代女性结婚后也要有独立经济能力的原则,更因她必须分担家庭经济,才能确保孩子有更温饱稳定的现在与未来。

但她唯一梦想就是当个全职家庭主妇,孩子是她的最爱,多么希望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给了宝贝,不能好好地当个母亲,带给她很深的焦虑与自责。

她的故事,是许多现代女性的缩影。


(图片来源:来源

现代女性四个字,隐含着高学经历、独立自主、发挥女力,不容许退缩在上一代家庭主妇的形象,也因更多的资讯,产生越多的比较,造成排山倒海的焦虑。

而故事中幼稚园老师对女人的期待与责备,更多是源于丈夫、上一代的婆婆妈妈及社会大众,这些对传统母职的期待与责备都内化成现代女性的自我认同,很难分离出本我,以致在追求“好”的同时,不断暗示“自己不够好”的不安与自责。

因此,现代女性当妈妈比上一代妈妈更艰难。

尤其这一代人对女性形象还未摆平,迷惘于传统与现代的光谱中,带有许多杂乱错置的价值观,使得现代女性处在夹缝中,随时面临摆荡两代之间、整合女人价值的困境。

现代女性处在定位的混淆,对自己、伴侣、家人及社会,随时处在是否牺牲现有的安顿去扮演革命家的倡议角色,究竟是力争到底、还是妥协?

该给她或现代女性甚么建议呢?

说真的,这是一个非常个人化的议题,没有统一答案,因为所有的处境都不同。若用千篇一律的答案,都会让不同处境女人的选择被评价,甚至带来歧视与谴责。答案会带来焦虑。

例如,选择了全职家庭主妇,是否就被评价过于传统落伍?选择了职场,是否就以女强人的名指责女人太自私?

其实,她的经历,我也都经历过,只是我比较幸运,很快找到自己的答案。

那就是让自己和小孩都做自己,不是别人眼中的自己、也不是别人眼中的孩子。


(图片来源:来源

甚么是“做自己”?这个词汇被用的很浮滥,有些人拿来当作任性的理由,但我认为做自己,是在错误与学习间探索并呵护着本我的发展,所有别人的期待与责难,都成为自我拼图的动机与能量,而不是成为我的人生。(同场加映:写在母亲节前夕,我能不能不做超级妈妈

相同的,孩子的成长,也是自我探索过程,不需要因为父母或他人的眼光而压抑自我去符合外界的形象。

每个人,活在这世上,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因此,我自信着,同时也欣赏着孩子的独一无二。

因此,不需要母亲节的感谢,我可以很快乐,而母亲节的歌颂,也不会成为我的制约,我依然可以很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