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作者离去后。心理师写给复原之路上的你——在这几天的新闻事件下,或许你也感到无力、疲惫、孤单。亲爱的你,请相信自己拥有有好起来的能力。

前年初夏,我的读书会,来了几位新来的朋友。当天,我们讨论了几本书,几位朋友抛出疑问,几位朋友也道出自己的伤处。这完全是在意料之外的事,没有事先铺好的桥段,很自然的在现场发生。

当场,朋友 E(化名)事后用长长的讯息对我说:“我很惊讶,我没有想过,这样的人就在我们身边,他们看起来无异于其他人....”

“是啊,心里有伤口的人很多。可能就是我们的朋友,是我们的同事,是任何我们无法远远观望的对象。有伤口的人,也可能是我们自己。”我说。

这位朋友,是个很有理念的人。他虽非心理专业,却希望能协助一群人。从没有特定族群,到立定了特定族群。我则是,从头到尾都没有设限自己只与哪些人接触。(你会喜欢:【大人的童话】眼泪,让我们相信自己有复原的能力

我知道,我们之中必有伤者。根本无需刻意区分。这篇文章,写给被这几天新闻影响的你。无论你是无法旁观伤者的人,或者,你自己就是伤者。

这几天的新闻,或许突然引发你想起身边的几位朋友。


(图片来源:来源

想起他们深夜的电话,声嘶力竭的尖叫或眼泪。也许你曾经因为不知所措,宁愿让电话响着,也没有勇气接起。也许你曾经不厌其烦地接起他们的电话,半夜陪他们去急诊,只因为你知道他们此刻需要。也许,你曾着急地找不到他们,急着报警、联络对方父母、到住处去疯狂按铃......也许,在你做了这么多,甚至比这些更多的事情后,你心里挂记的人,仍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

他们来找你的时候,你曾经说“过去就过去了...”、“这么久了你该放下...”此刻,你突然发现,原来这些话不仅无效,可能还让他们变得更无力或沈重。这段时间,也许你曾出现自责情绪,责怪自己为什么当时没有多做?曾对这位伤者愤怒,觉得他们为什么就是不能振作起来?曾经只能哭泣,觉得自己没用,也心疼对方的生命故事。已经用尽力气,却发现自己无法拉住一条生命。

我们,因为这个事件,情绪又开始翻涌。这样的我们,辛苦了!

一个生命决定要逝去,不是我们用尽力气,就能阻止的。请你对自己良善,如果你发现自己的眼泪,疯狂地流下,请你记得,首先照顾自己。请你适时的关掉电视和手机,减少与这类新闻的接触。请你拿出张纸与一支笔,写下对逝者的话语。如果你发现,周遭没有任何人可以分享,请你与第一线的专业连结。(推荐阅读:写一封信给过去曾经流泪,曾经受伤的自己

这几天的新闻,或许突然引发你生命的伤口,隐隐作痛。


(图片来源:来源

你发现自己好不容易要愈合的伤口,其实并未愈合。你发现自己假装看不见的伤处,其实还在流血。你想起自己的过往,周围却没有人能理解你,你战兢地告诉他们,心里满是歉意,因你心里觉得朋友“一定是听腻了”,亲友一定认为“都这么久了,你该继续前进。”许多时候,你觉得自己很没有价值,就算自己消失了,世界也不会不同,周围也无人会关心。许多时候,你觉得自己好想用消失来报复世界对你的敌意,命运对你的不友善。

我们,因为这个事件,情绪又开始翻涌。这样的我们,辛苦了!

伤口让我们无力,看见伤口就让我们晕眩,所以我们只是假装它没有存在过的继续生活。我们唯一需做的一件事,是承认伤口还在,它没有消失。让伤口继续痛着,亦或是让伤口变成其他力量,是我们可以做出的决定。(推荐阅读:替人疗伤,自己的伤口也会愈合

伤口面前我们都脆弱。这条路,不要,请你不要一个人走!

这不是对自己说加油的假正向可以办到的,这不是意志力可以克服的。不论是生命线,张老师的志工,或是心理师都好,请你以不会受二次伤害的方式照顾自己的伤口!


(图片来源: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