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给与女人、家庭的期待,对于现代生育率下降有很直接地正相关,要解决此现象,我们可以尝试从性别平等的互相尊重做起。

在某些亚洲国家,“家庭”这两个字经常附带了以下条件:女性谈恋爱必须以结婚为前提、婚后要尊敬她的丈夫、传宗接代、停止工作以便专心照顾孩子和公婆,有没有觉得这些观念似曾相识呢?这些传统的家庭观,又对生育率产生什么影响?

编译|叶凯元

法国高出生率的祕密:性别平等和有利的政府政策

近十年来,深受人口下滑所苦的韩国与日本纷纷派学者和代表团到法国取经,希望能发掘出法国维持全欧洲最高生育率的秘诀。

从 2000 年初开始,法国就一直是欧洲出生率的常胜军。1970-1980 时期经历了 20 年的人口衰退之后,生育率就开始不断攀升。自此这个国家平均每个女性生育 2.1 个小孩,因而稳住人口数量,去年该比例是 2.01。人口学家 Ron Lesthaeghe 表示:“或许德国是全欧洲最强盛的国家,但是谈到人口绝对赢不了我们。”(推荐阅读:法国妈妈轻松教养,孩子好快乐好自由

当战后婴儿潮之后的 50 年,欧盟各国都为生育率而苦,平均每个女性仅生育 1.58 个孩子,到底法国和北欧国家是如何脱颖而出的呢?

其实没什么特别的祕密,不过就是拥有现代家庭必备的元素:性别平等和强而有力的政府政策。Lesthaeghe 说:“这两项是维持人口不可或缺的因子,它们看似简单,但是却需要花费非常多时间来设计和建立一个新的家庭模式。”

传统的家庭观念 v.s. 现代的家庭观念

“家庭”并非一个简单直接的概念,基于社会规范,它其实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世界,而美国社会学者 Ronald Rindfuss 称之为“家庭套件”(family package)。 人口学家 Laurent Toulemon 举例:“在日本,家庭套件包含许多条件,首先,女性谈恋爱必须以结婚为前提,婚后尊敬她的丈夫,传宗接代,接着停止工作以便专心照顾孩子和公婆。”而在法国,这个套件就简单许多,女性不是一定要结婚生子,她们的社会规范相对开放并且多元。

多数的南欧国家如义大利、西班牙和葡萄牙等国的观念也和日本相近,社会认为女性在孩子尚未长大之前最好不要工作,而且没有婚姻契约的同居生活和未婚生子是无法受到认同的,也因此这些国家的未婚生子比率低于 30%,反之法国、瑞典和挪威因为人民对于晚婚、未婚生子和单亲家庭的接受度都高出许多,所以未婚生子的比例高达 50%以上。这个差异同样反应在女性的平均生育数:瑞典等国的女性平均生育超过 1.8 个小孩,日本则是低于 1.4。(推荐阅读:我该不该辞去工作,当个全职家庭主妇?

“性别平等”和“女性自由的工作意愿”是 20 世纪后期现代家庭模式的关键因素,虽然在 1960-70 年代,拥护传统家庭价值的人们宣称这会导致生育率下降,但从 50 年后的现状看来,他们似乎错了。在欧洲,女性工作比率较高的国家同时拥有较高的生育率。过去,多数高生育率的国家来自女性牺牲自己的工作,待在家里照顾孩子,但是现在,工作逐渐成为养育孩子的助力。

财务的协助之外,完善的育儿政策才是关键

除了人民的传统观念必须改变,政府的强力后盾也是高生育率的关键之一。挪威和芬兰政府对家庭福利的支出超过 GDP 的 3%,瑞典和法国则是 3.5%,然而相关的政策费用在南欧却远低于 2%。

这些差异和过去的文化历史有关,Toulemon 解释:“在南欧和德国,人民认为孩子是家庭的,而非政府的责任。过去被法西斯或纳粹主义统治的人民认为应该努力让孩子可以为祖国贡献,因此直到现在,对于国家反过来提供协助的观念还是难以接受 。在法国和北欧国家,人民就乐于接受政府提供的家庭协助。”

在 20 世纪早期,法国许多公司都有提供补助给家长,1930 年代战争过后,州政府设立了家庭津贴系统,提供税收减免。这些过去以来持续提供的慷慨财务政策,让家庭得以信赖政府,继而顺利地抚养小孩成长。(推荐阅读:新女性之声:家庭主妇的时代来临了!

那么下一个问题则是:什么样的政策才会刺激生育率?研究结果显示,其实财务的协助对于家庭的帮助有限,真正的差异在于政府能否提供育儿服务。

2002 年,在巴赛隆纳的欧盟高峰会议中设定了 2010 年的目标,要求会员国至少三分之一的幼儿可以享有正式的照护制度,法国超越了这个目标,虽然其中只有 16% 的幼儿可以待在日间托儿所,但超过一半的幼儿都能享有相关的照护。

北欧国家的政策甚至更完善,54% 的幼儿在挪威可以待在日间托儿所,丹麦则是 65%。反观地中海周边的国家,获得育儿照顾的可能性较低,义大利、西班牙和希腊小于三岁的幼儿仅有低于 40% 受到妥善的照顾,德国则是 23%,东欧国家比例更低。这样的环境想当然地严重影响当地的生育率。(推荐阅读:妈妈不是家庭保姆!瑞典育儿学:父职母职都是好职业

整体看下来,其实人口成长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机密,那些生育率高的欧洲国家不过就是有比较弹性开放的家庭观念,除了女性可以自由选择是否要工作,政府亦提供大方的育儿政策和环境,简单来说,就是达到了性别的平等对待。Toulemon 做出结论:社会观念的调整和适应最为关键。“若是家庭观念无法调整以适应性别平等带来的新政策,那么就只会导致更多家庭拒绝养育小孩。”

(编按:本文仅摘录原文重点,有兴趣了解背景文献、了解欧洲各国生育现状与相关研究的读者,欢迎参考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