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新经典文化《童年》里的桑贝人生,面对纷扰现实的世界,记得仍要保有温暖初衷与好奇心去感知生命。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尚–雅克.桑贝 都没有早睡。小小年纪的他,住在波尔多,每天夜里,他都试着以收音机来平静他父母吵吵嚷嚷的夜晚带给他的焦虑。他听着雷.旺图拉的爵士乐队,遁入想像的天地,虚构平行的世界,梦想自己的人生,以此抚慰痛苦的现实带来的失望。

今天,尚–雅克.桑贝自己这么说(一切迹象也显示他说的是真的):尽管他一直努力想长大,却始终无法摆脱这种奇怪的逃脱特质他的心永远在别处,就算他给人的感觉是他在那里,彬彬有礼。

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一个人有这样的天性,人生应该不会容易。可是读者不得不为这种错位的天赋感到庆幸,它引领桑贝宁可无视自己推销牙粉或白兰地蒸馏计量器的天分,而将自己的韧性用在幽默的画作,悠悠漫步在他崇拜的那些美国大师的身畔。(推荐阅读:《小王子》心理学:守护你心中最纯真的梦想

桑贝笔下的孩子什么年纪都有:经常是小女孩,有时是小男孩,但也可能是幻想自己会飞的高阶主管,或是骑脚踏车买菜回来的怪大婶。

在过度规格化的世界里,这些人渴望天马行空,所以有时会厌倦,但我们也感受得到,不管在什么情况下,他们都有办法忘记当下的重力,想像自己是一名赛车手,驾着破旧的老爷车在荒地竞速,他们可以想像自己是法国足球队的中锋,在主场的草坪上踢球。他们不懂无聊大人装模作样爱说教的那一套,他们知道如何逃逸,在灵光熠动的那个瞬间,他们逃离残酷的世界。(推荐阅读:给你的大女子情书:不放弃长大,但也不要忘记内心的小女孩

他们害怕自己的影子,他们在沙滩上奔跑,他们梦想着调皮捣蛋的勾当,桑贝笔下的孩童,从开始的几幅就让人惊喜,他们清清楚楚诉说着无忧无虑的幸福。

他们灵巧地拿着嘲讽的镜子,映照我们过度正经的心,他们邀请所有人带着温柔和感性,在暂停的瞬间,观照人性。

                                                                                                                                                                                  马克.勒卡彭提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