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卡比小姐从日本“一人旅”现象看全球独居比率升高,面对独身时代来临,社会结构、消费模式也将大幅更变。

去定溪山的时候,我特意挑了一间只招待女宾的温泉旅馆,后来沿途翻阅的日本杂志、旅游书和酒店官网,基本上都在推销女性限定的“一人旅”套餐——东西好吃开很晚但又安全的居酒屋、一泊二食包按摩专车接送的周末短线游、一人成行的滑雪度假村套票、一人成堂的吹制玻璃或手工皮革工作坊⋯⋯日本业界早就嗅出“一人旅”的庞大商机,单身、勇于尝鲜、善于宠爱自己又具强大消费力的 OL,正是源源不绝的可爱金主。(推荐阅读:脱掉胸罩去旅行!走过巴西、印度、乌干达的日本女孩

“乐单族”被视为二十一世纪全球社会改变的一大趋势。日本总务省发布的 2015 年人口普查抽样报告显示,日本的独居人口比例高达 32.5%,与老龄人口的数据同样瞩目。除了因为晚婚、不婚、无子离异,单身老人的增加,也加速了独居的趋势;65 岁以上的日本人口中,男性每八人有一人、女性每五人有一人正过着独居生活。

日本的独居人口比例位居亚洲各国之首,直追社会福利完善的挪威、芬兰、丹麦这些独居人口大国。比率最高的瑞典,全国有多达 47% 的独居户,被封为“全球独居首府”的斯德哥尔摩,近六成住宅都是一员户。连重视传统家庭关系的美国和中国,都不约而同成了目前全球独居人口成长最快速的国家之一。(推荐阅读:为什么日本的男女不想结婚?

《独居时代》作者、纽约大学社会学教授克林南柏格说独居“将是二次大战婴儿潮以来,最大的人口变迁”,所言非虚。这种结构性改变也必然导致破坏性的创新,尤其是在交通拥挤、人口密集却独身者众的大城巿——“总有一间在附近”的便利商店已不够便利,手机下单宅配到家的“宅经济”将越加风行,共食、共乘、共住、共用、共享的经济模式将随着电子化的普及而更为普遍。独身女性比例的攀升,也将进一步改变社会结构、家庭观念、消费模式和性别地位。(推荐阅读:独居女子生活手记:学着诚实,原谅世界与自己

我辈既有幸躬逢其盛,如能不被旧观念所虐所限,把握机遇设法造福同侪,让独居时代更为温暖舒适,善莫大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