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性公关——昆凌,渴望成为女孩,进入八大行业作第三性公关只是为了寻求认同感,期盼有天能真实地活成自己。

妳想成为什么样子的女人呢?想要成为妳理想中的女性,又需要付出多少的努力?又或着是,妳可曾有想过,有些族群,单单要成为一位平凡的女孩,就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带着与以往不同的心情再次来到曼谷,时常可见昆凌突然安静下来若有所思的神情。

还记得那是一个下着毛毛雨的夜晚,林森北路上的街道与霓虹灯,因为地上的雨水,让这条本来就令外人感到神秘的街道,更增添了几分迷幻。即使是大众口中的“变性人”、“第三性”,可是看着她撑着伞踩着高跟鞋,低着头缓缓走过来的样子,却还是有几分姿色,也会让人感到害羞、紧张了起来。(推荐阅读:跨性别女人的年节告白:我们跨得了性别,却跨不进婆家的门

她在第三性公关酒店上班的花名叫做昆凌,一般大众可能会心想,只是女孩子希望自己漂漂亮亮、有个华丽的名字,又或着单纯因为昆凌是她的偶像,才取这个花名来鼓励自己。

后来才了解昆凌为什么想要用这个名字,当作自己上班的花名,原来是因为周杰伦一直以来是她最崇拜的偶像,所以才取名自己叫昆凌,希望可以在自己的幻想世界中,做天王周杰伦的公主。

这一个看似平凡、不怎么特别的故事,却也透露出“昆凌”的女儿心。

女孩的情窦初开

花莲长大的昆凌,在刚进小学的时候,就察觉了自己与一般的小男生不太一样,内向、不多话的她,大多都与女孩子玩在一起、谈论小女孩之间的心事。到了四、五年级,昆凌喜欢上了一位男孩,可是却因为自己的性别,不能、也不知道如何说出口,也就只能默默得陪伴在男孩的身边。

“懂得爱”和“不怨天尤人”,想必是上天给昆凌最大的礼物,虽然男孩无法察觉昆凌的心意,甚至喜欢上了昆凌的“闺蜜”,但是昆凌还是很乐意为男孩提供建议与鼓励,在男孩苦恼不知道该送给喜欢的女孩什么礼物的时候,昆凌总是提供贴身的情报以及最实用的资讯,来帮助男孩得到女孩的芳心。(推荐阅读:社运与跨性别!专访叶若瑛:“我争取成为自己的权利”

以女孩子的心理,难道不会吃醋吗?不会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们吗?“不会啊,这样子他就会常常来跟我讲话,我就觉得很开心了。”昆凌说。

跟许多青少年、青少女一样怀抱着表演梦的昆凌,在高中的时候就读了庄敬高职,希望在未来能有机会从事表演相关的工作。而虽然昆凌的身体内是个女孩,但因为本身是男孩子的外貌,又因为外貌清秀干净,讲话轻声细语,却又变成了不少女同学们喜欢的对象,更把昆凌当成王子般的角色,甚至还有人前来表白,常常让她不知该如何安慰被她拒绝、伤心的女同学。

成为真正的女人

在高职毕业之后,昆凌开始以女性装扮尝试过一般的工作,像是服饰店,摆摆摊,以一般女孩子的心情,总是会希望在上班的地方,可以有串串门子、闲聊八卦的机会,但或许是当时昆凌的打扮以及社会接受度不够高的关系,周遭摊位的态度,总是让她不好受,也没有办法找到被认同感,进而就在朋友的介绍之下,投入了八大行业。(推荐阅读:《迷恋贺尔蒙》让爱自由!跨性别者的相爱灵魂

现今的这个社会依然对于这样子的产业、身份不甚认同,但就像《做工的人》一书作者,文艺版的工地监工林立青先生所在书中所引述的:“这社会要求他人有尊严活着的,几乎都是收入稳定的人。但一个人只是想活着,谦卑和努力地活着,这难道不值得尊敬?”

在第一次接触到昆凌之后,其实她过几个礼拜,马上就要到泰国去进行隆胸的手术, 在泰国做相关的手术,相对便宜,但风险也相对得提高。但是会让在台湾多数有性别认同障碍的朋友,会选择到泰国去做手术,主要还是为了避免在台湾需要做多年的精神科鉴定,所衍生的费用以及时间。

试想,如果已经是一名深受性别认同所苦的人,可是却还要经过多年的多次鉴定,才能具有手术的资格,那会是多么难熬的一段时间与过程。

一大早,这间小小的整形诊所已经人声杂沓,坐满之后仍有人一波波的涌进,掮客早已离开,语言不通的情况下,导致等待手术的时间颇为漫长。

在泰国的诊间里,满满是慕名而来的各国“游客”,期待在几个小时的手术之后,自己将可以离理想的外貌更接近一些。

或许外界会有所疑问,难道非得做了胸部手术,才可以成为女孩,没有做出夸张的 D Cup,就不能是女孩子吗?是不是虚荣心在作祟?“其实不管有没有做胸部的手术,我都认为我是一个女孩子,但是在经过手术之后,我可以更有自信,在穿着上面可以有更多的选择,也不用再像以前担心,因为里面垫了许多东西,怕马上就被外人看穿; 我也觉得很幸福、快乐,因为我有一群好姐妹、好闺蜜,会针对我的穿着、装扮给我实用、真诚的建议。”

术后回到旅馆,吃过药后很快地便沈沈睡去。

第三性公关的世界

在第三性公关上班的时间里,服侍客人开心,让客人有个可以舒压、放松的小天地,是小姐们最大的责任也是义务,而出乎意料的,对于第三性公关的市场需求其实不小,每个晚上都有慕名前来的酒客,又或已经是店里的常客,喜欢与第三性公关小姐们直接、露骨的对话。这些客人们,终于可以在这个不被白天世界所认同的世界,追寻自己真正的喜好。

“其实第三性公关店,并非全然像是外界想像的那样,尽是充满色情或是情欲挑逗的场所,其实对很多客人,只是需要一个可以述说心事、找人倾诉,像是深夜食堂一样的地方。”昆凌说。(推荐阅读:性工作者就是坏女人?污名下你看不见的工作专业

上班时间,在街道上开发新客源,也是工作内容之一,也常有各国的观光客。

店里点唱的歌,也同样是时下年轻人最喜欢的歌曲,王心凌、杨丞琳、张惠妹再到玖壹壹,有情歌、有舞曲,也有男女对唱,唱的每首歌,似乎都流露出拥有女儿心,却在感情路上的无助与无奈,时而再藉着点播舞曲,配上酒精,希望所有的不开心与不被认同,都可以随着汗水一起蒸发、一起离开身体。

而比起“单纯”的男公关店、女公关店,第三性公关店的小姐们,其实具有更大的优势,“因为有些男客人其实对自己的性向不能很确定,但又知道自己不喜欢全然的男生,但第三性又好像可以,所以第三性公关店,似乎是一个可以让他们更了解自己的地方; 而来到第三性公关店的女客人,又有更多有趣的事情可以说了,因为第三性公关,不是全然的男生或女生,所以既可以从男生的角度,帮女客人分析在感情上的困扰,甚至还可以在事业、生意上的问题,给予一些意见,而当女客人遇到感情的问题,第三性公关,又可以转变为女孩子的角色,静静倾听,或是一起咒骂做错事的男生,这就是许多女客人是第三性公关死忠客户的原因。”

只记得快乐的事

如今离开八大产业的昆凌,不做酒店公关小姐之后,有比较开心、快乐吗?原以为会因为工作的关系,有比较多的负面情绪或着压力,“我一直都很快乐啊,不论在做酒店的时候,或是离开之后,因为日子总是要过,所以我都只让自己记得快乐的事。”昆凌说。

我们也问,为什么她会这么大方得接受采访与拍摄?因为相较起他人,其他第三性身份的人,总是希望掩蔽自己的过去,希望在有朝一日完成全身的变性手术,并且完成身份更换登记之后,就可以完全得遗忘过去,终其一生不要再被别人知道那段往事,这样子在与恋爱对象交往的时候,也更不会有阻碍,做一个真正的女人。

现在的昆凌认为,应该更大方地向外界承认自己的身份与故事,才能有更大的机会获得真正的幸福,她也举了相当多一些圈内的例子,或许可能可以用第三性的身份,对男朋友的家人隐瞒一段时间,但日子久了,终究还是会被身为女人的男方家人发现,届时苦心经营的感情,将可能一夕之间崩毁,这不是一个长久之计。

既然上天对她开了这么大的一个玩笑,也只能学着接受,昆凌也举了艺人利菁的例子,“因为利菁公开了自己的身份,勇敢面对外界的眼光与批评,才能有更大的机会去找寻到对的人,也让对的人有更大的机会去找寻到你。”(推荐阅读:一个人权运动者的死去:杀死 Hande Kader 的不是跨性别身份,而是仇恨

为成为更好的女人努力

“假如我失败了,那一定是我不够努力,我必须检讨自己的缺点,而不是怪罪别人”,这是昆凌放在自己 Instagram 首页的文字,用来鼓励、警惕自己必须更加努力、成长,别把自己的不成功怪罪到外界对自己的不理解。

这段文字,其实是昆凌从天后蔡依林的报导文章所阅读到的。当社会对边缘族群不了解、不信任的时候,可是却有人愿意站出来为他们说点什么、做点什么,这才是台湾真正在进步的价值与证据。

在林森北路有几间第三性公关酒店,而其中一项客人所喜欢的节目,就是小姐们会在固定的时间表演排舞,总能获得客人满堂彩以及更多的小费,女孩们更可以趁机把握为数不多的公开表演机会,并释放表演欲望。

因此在林森北路的各式各样店家,例如美式酒吧、新的酒店开幕、民歌餐厅,都有可能邀请第三性公关酒店的小姐们出席表演,或许她们的表演不是最到位,身材不是最纤细火辣,但现场的客人们常常会受到她们对追求自己理想、梦想的热情所感动,并且获得最大、最大的掌声。

在那群跳舞的女孩身上,每一个舞动的瞬间,她们都不再记得谁是谁。在这里,她是昆凌,是舞台上的巨星。

在表演的时候,常常可以看到另一个不一样、充满自信的昆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