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微雷,女人迷主编写《逃出绝命镇》里头令人不寒而栗的人性之恶,自由主义下人人穿戴表象,看似多元实则布满歧视的孔疮。

“如果欧巴马选第三任总统,我一定会投给他。”白人女友父亲如是说,咧开嘴笑,看来和蔼可亲,他一边揽克里斯,一边喊他 My man。啊,他们可是白人中产家庭,不是歧视外显的川普,而是进步一派,歧视藏得更深更巧妙的那一种。

当克里斯牵起女友的手,走进白人家庭,老爸如数家珍,家里固定旅游,是故各国文化的纪念品都得买回来,你看像你是黑人可是追到我女儿嘛,多元有其必要,克里斯没敢开口问,怎么你家的纪念品像极了文化标本?

白人们暗地盯着他瞧,掐掐他胳膊,彷佛他是奇珍异兽,他走进一个比明摆着歧视更恐怖的小镇,这里绝口不谈歧视,喔不,歧视是不存在的,不可能的,对不对?他们眯起眼睛笑着问他。(推荐阅读:“抱歉,我只跟白人交往”澳洲种族歧视严重吗?

《逃出绝命镇》以 450 万美金的制作成本,上映第一天票房就冲破千万美金。编导乔登.皮尔的尝试生猛,狠狠踩上时代软肋,炸下种族主义的犀利批判。你们以为川普的歧视可怕?不,你还没看过真正的恐怖。

有一种真正的恐怖,是揭穿一切只是表演

有一种真正的恐怖,平静无波,暗生波澜,如你潜意识最幽深的黑暗;有一种真正的恐怖,是众人选择不闻不问,穿戴进步外衣,政治正确是场盛大的秀,看谁演得像样。

有一种真正的恐怖,是斗胆揭穿一切只不过是表演,而肮脏事扔进地下室,眼不见为净,只有你死了,我才可以继续活。

事情是从哪一刻开始不对劲的呢?

比方说妈妈面带微笑,敲着杯缘,问起克里斯母亲失踪的那晚,眼神毫无关爱;比如说,那夜半朝他直奔而来的黑人园丁,眼神像要撕裂他;再来,是那全是白人的聚会上,偶一出现的黑人仕绅,拿他的恐惧当笑话,“你说我在场让你觉得安全?喔,别开玩笑了。”克里斯朝他拍照,那仕绅浑身不对劲,冲着他怒吼,滚出去,快点滚出去,get out!(推荐阅读:《关键少数》的时代启示:身为少数,更要投身改变歧视

或许他没说的是,Get out 趁你还有本事离开的时候。

也许他真该走,他自觉自己像头待被猎捕的小鹿,他打起寒颤,这难道不是二十一世纪吗,我们不是已经走过废除黑奴,迎向自由的进步时代了?

亲爱的二十一世纪,隐藏在进步美名下的恶意,人人宣称爱老虎伍兹与欧巴马,所有人都对你笑了,都说爱你,谁还蠢到明摆着行隔离政策(好吧川普)。(推荐阅读:职场笔记:一个川普,不会让世界灭亡

亲爱的二十一世纪,种族主义悄悄复辟,众人生而平等,索性忽视结构,我们都各凭本事,我们眼中的对方都非常扁平,黑人体格强,原住民会唱歌,女人生来就体贴。

亲爱的二十一世纪,真正的恐怖正在发生,白人中产阶级的一家子,诚实地倒映我们最丑恶的样子。

新型恐怖全面入侵:好人能够做出最坏的事

这是一部从头到尾你都提心吊胆的电影。

提心吊胆,因为电影距离现实很近。卫报上的评论写得巧妙,“《逃出绝命镇》,一部斗胆点名美国自由种族主义可怕之处的电影。”

他们看来都是好人,可能是你的邻居,可能是你的父母,他们是受过教育的知识份子,而他们可以毫不犹豫地,做出最恐怖的事。

提心吊胆,也因为这是“入侵式”的新型恐怖,心理谘商盛行,外科手术进步,我们把意识与身体交托专家(他们是那些好人,受过教育的知识份子),我们适度地“处理”自己,但会不会,那是另一种,控制你吞噬你收编你取代你的可能?

提心吊胆,更因为这部片嘲弄进步,戏耍身心,点出当代“多元”论述渐渐去脉络化的危险,是了,其实我们并不陌生,有多少例子以进步为名,行收编之实,收编是割除威胁,眼不见为净的当代实践正在进行,你我都是共犯。(推荐阅读:人性的恶之华!《目击者》:“最后一页最可怕,千万别翻开”

提心吊胆,于是这是一部走出电影院,望见天光,你引以为戒的电影。

最后,让我还是卖个关子,有一种真正的恐怖,你得进电影院才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