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Fanning Tseng 写与孩子的相处之道,她不以教出“好孩子”为目标,只愿看见孩子的快乐并且与她共同成长。

“妈妈,我打电话给 OMA 唷!”女儿和 OMA(奶奶)几乎每星期都会通电话,年龄差距 60 多岁的祖孙俩叽哩咕噜可以聊上一个小时;女儿有时窃喜、有时大笑,不禁令人好奇两人都说了些什么。有天我实在好奇问了,你都和 OMA 聊了什么呀?

“没什么,就是她这几天做了什么,我这几天做了什么呀。”女儿挑挑眉,一副稀松平常的模样。这么些寻常小事可以聊上这么久时间?“嗯,说她上教堂、看牙医、OPA(爷爷)花园里开了什么花、邻居小孩生病了。我还跟 OMA 说 Amelie(女儿班上一位女同学)今年暑假要到香港玩呢。”(推荐阅读:重新定义餐桌的温度:打破只吃饭不谈心的家庭聚会

其实刚与米夏尔认识的时候我与 OMA 处得不太好,她一直误会我是造成米夏尔与前妻分手的原因;所以那时候女儿刚出生,OMA 也对这个小娃儿不上心。后来随着时间解开误会,我们才渐渐熟络;这当中喜爱说话的女儿占了很大的功劳;每次 OMA 打电话来与儿子说话的时候,这个孙女总是抢着聊天,逗得老人家开开心心。

几年下来,祖孙两通电话成了一种习惯;聊的都是寻常小事,却也因为这些生活芝麻联系起两人间的感情。这让我有很深的感触;血缘是与生俱来的,但是亲子间的关系却必须以情感来维系,无法随着时日自动更新。

曾偶尔提过我与原生家庭间感情较为淡薄,一家四口各分东西一年通不上几次话;刚开始总觉得遗憾,心里似乎缺少了些什么,自己却不明白。等我自己有了家庭,亲身感受了米夏尔与女儿之间的互动,我才瞭解自己性格上的某部份缺陷是来自于与原生家庭间所缺少的亲子关系。

大部分的我们提到家庭与孩子时,总不忘教养;也因此不管在书籍出版、网路文章等这类亲子教养的大类总可以获得青睐与点击,如果再冠上那个国家的教养守则,那么销售率肯定再攀高。我的父亲在教养上的确做得满分,在他高压强权的手法下,我们一点不敢逾越本份,乖乖地守在安全范围内;出门在外是彬彬有礼的孩子,回到家来成了军队里的二等兵一个口令一个动作。(推荐阅读:台湾孩子心中有三种爸爸,但没有一种记得陪孩子成长

教养成功,却在亲子关系上完全失败;当初那个 100 分的孩子,如今在面对自己时,总有满目疮痍的性格缺陷。归根究底,当我们成为父母亲之后,应该把注意力放在培养维系一段良好的亲子关系,而非着眼如何教出一个好孩子。而我从米夏尔身上看到,良好的亲子关系是以一样的高度站在孩子身边开始;当我们站在同一条线上,面对相同的视野,才能了解孩子们眼里的世界;这一切才有彼此连结的契机出现。

女儿出生之后,在照顾养育上全然没有问题;但我却不知道如何与她互动,只知道按照当初父亲的教养方式,我也想“好好”教出一个女儿。这个小娃儿察觉我的严厉,自然避而远之;而我在强迫自己“不下达指令”之后,竟然吱吱呜呜不知道怎么和女儿聊天说话。是呀,当初在原生家庭里甚少有闲聊的机会,对我来说父母是在我成年之前的监护人,而并非一起相处生活的家人;少了这些耳濡目染,我自然也不懂得与自己现在的家人相处。

米夏尔不同,我以为他夸张、装疯卖傻地与女儿一起玩只是为了扮演好“父亲”的角色,后来才发现,每次与女儿在一起时,“他是真的觉得很好玩”,以这种将自己投入的姿态与女儿相处,两人就连斗嘴都好起劲、好有趣。(推荐阅读:妈妈不是家庭保姆!瑞典育儿学:父职母职都是好职业

女儿想学小提琴,这个当爸爸的也借了一台中提琴一起上课;别误会这不是身教,而是米夏尔小时候一直想学才艺却没有机会,现在有了女儿这个机会点刚好可以圆梦。周末假日两人关在房间里拉二重奏,咿咿呀呀的竟也觉得悦耳。上个星期女儿参加的课后体操队有期末表演,在看台上观赏地津津有味的米夏尔突然冒出一句话:我想问问看女儿的体操教练,家长是否可以一起上课练习;你看,这多有趣呀。

女儿知道,爸爸认为她觉得好玩的事是真的好玩,并且有兴趣一起尝试、一起动手;这样一来,哪有不被征服的孩子呢?这时候哪还需要说教养,当父母与孩子们一起做事时,就是最好的身教机会;我们的行为说明了我们教导的观念,孩子不是听命令行事,而是和我们一起做着。

女儿开始与周遭环境有情绪上的互动之后,我却陷入不知道该如何当个妈妈的旋涡里;白天和她两眼相瞪、晚上却难过自责。一天晚上在女儿眼中看见自己幼时对父亲有的相同恐惧,这彻底地将我击垮,无法克制地流泪哭泣。那天晚上米夏尔让我明白,因为过去的家庭背景,让我过度地着眼在“当好一个妈妈”的议题上,而“教出一个好孩子”则成了盲目追求的目标。

米夏尔提议,先把“好孩子”应该有的标准拿掉,试着换上“快乐的孩子”的模样;这的确简单多了。小时候父母不曾把我抱入怀中、不曾和我们散步聊天说废话;于是,我动不动就把女儿抱入胸口中、母女俩推着娃娃车在小区里散步、说着稚气毫无逻辑的故事与笑话,女儿这才慢慢地对我展露笑容。不过,这不容易,对我来说是重新学习如何与“家人”相处的历程。(推荐阅读:学会和孩子双向“谈判”,比单向“命令”更有效!

上个星期,为了一个母亲节特别企划做了访谈;或许在一来一往的对谈中可以更精准地说明我与女儿之间的关系与情感。

随着孩子成长,教养的能力与技巧是否一起增长?

其实在我们选择成为母亲之后,真正的为母学习之路才正式展开。孩子在每个年龄点都存在着让我们担忧的关键点,以及为人母必须面对的状况与问题。孩子刚出生呱呱落地,我努力撑着意志直到确认五官、四肢都正常,才猛然昏了过去。学爬、学步、长牙、学语的阶段,只希望自己孩子的成长曲线落在正常范围之内。

上了幼儿班、幼稚园,孩子是否能和乐地融入大团体玩乐比起学习说话、认字来得更为重要;上了小学只要成绩在平均之内,五育平衡才能是我真正期待的发展。女儿接下来马上迈入青春前期,这代表了会有不同的问题与情况出现。我想,我永远都不会是一个够好、够标准的妈妈;但是我希望,我会是一个让女儿可以信任的母亲;信任在亲子关系中对我来说占有重要的关键。(推荐阅读:“在捷克,妈妈是我最好朋友”尊重个人空间,家庭关系更亲密

自己如何看待自己所扮演的“母亲”这个角色;家人眼中的自己呢?

比起当女儿的母亲,我更期许自己在她的人生中当个好前辈。如同我在文章里提过:“在亲子关系中,父母与孩子们其实更像是职场上前辈与菜鸟之间相处的玄妙关系;前辈有的是多一些的经验值,而菜鸟也不是永远都学不会,也有一天成为后进。不过,很多时候,当父母的都忘了,我们往往以过往狭隘的年资与自我价值观在孩子们正启蒙的认知上铺天盖地地设下限制,而抹煞了让孩子们自我探索这个真实世界的机会。”这段文字,很确切地描述了我为人母在角色上的设定。

不过,我在家里另外两个成员眼中,其实是个有整理洁癖的妈妈;希望保持家里环境整齐清洁。总是在餐桌上说:靠着吃,不然屑屑会掉到地上。而家里两个老外都会学我的语调说这句话。我们甚至开玩笑,哪天我不在了,他们都会很想念我唠唠叨叨的性格呀。

希望自己成为什么样的母亲;如何朝“理想母亲”一职迈进?

我希望自己是个孩子可以信任的母亲。在亲子关系中,彼此的信任很重要。如果我们信任孩子,孩子也容易建立起自信;如果孩子们信任我们当父母的,他们会毫不犹豫地与我们分享他们内心里的大小事。所以,我是个颇为诚实的母亲,包括自己在情绪上的表露;如果开心,我当然会在女儿面前大笑,如果伤心难过,也不客气地流泪,并且跟她说自己掉眼泪的原因。

我希望女儿了解,喜怒哀乐与高潮低潮的情绪是每个人都有的,在她面前,我不是超人,只是一个比她年长的女人,所以会哭、会笑是很正常的。(推荐阅读:母亲节快乐!酷妈大女子一周报:让母爱成为职场力

另一方面,因为诚实,所以我说话算话。比如说,女儿很挑食,没见过、听过的吃食决不碰;不过,我不会强迫她吃不喜欢的食物。我会把食物的美味程度分成五大类,从非常好吃、好吃、普通好吃、不好吃到非常难吃。如果遇上了她不喜欢、不愿意尝试的食物,但是在我清单上却是“非常好吃”的等级,那么我就会强力推荐。在一两次推荐过后,女儿知道我这个当妈妈的不打诳语,所以在推荐食物这一点上,她对我有百分百的信任。食物是小事,但是可以延伸为人生中其他的大事,如果今天我的意见只是站在“希望她好”的立场上,那么这就是把难吃的食物说成非常好吃的等级,以这样不诚实的心态来呼隆她,等她再大一点,就很难以“前辈”的经验来辅佐她了呀。

 女人是否应该以家庭为重;又该如何兼顾呢?

以家庭为重的观念是母性使然;可是后天的环境与需求让我在家庭与“自己想做的事情”间有自己拿捏的轻重缓急。我期许自己是个与女儿一起长大的母亲,所以在家庭之外,我会拨一半以上的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这些事现在成了我的工作,而取得平衡的关键也正好是“信任”二字。另一半对我的信任会转成他支持我的助力;而女儿对我的信任让她了解,有些时候我也得做自己的事,不过这并不代表我不在乎她、不关心她,事情忙完我就会来到她身边。如果一开始在比例上拿捏得当,等到我们想做的事占有越来越大的比例同时,孩子们也到了差不多独立的阶段,可以独当一面了,刚好顺水推舟呢。(推荐阅读:【范琪斐答一问】谈兼顾一切,也谈梦想平等

在工作、家庭与生活之间如何管理时间?

延伸上个话题,其实只要睡少一点,慢慢地就可以揣摩出安排时间的诀窍。有时候真的会因为睡眠不足而感到劳累,不过因为都是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所以也甘之如饴。以心态来说,我把自己的工作当成正职,而做家事的时间我把它当成“休息”的片刻。我的工作占有很大的比例得坐在工作桌前写稿、修片,可以“站起来”做点其他事的反而是好事;以这种心态来刷马桶、洗衣服、下厨其实就会拥有无比正面的能量。

血缘是与生俱来,但是我们却都忘了,亲子关系和人与人之间、或是两性关系都一样,都必须花心思建立维系。拥有良好互动的亲子关系,远比执着于“教出一个好孩子”来得更为有意思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