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员留下“死亡是幸福的”遗言,反思日本过劳文化,当加班过劳成了常态,从社会风气开始改起。

2016/12/29 更新:28 号,电通集团社长石井直发表声明,表示对无法阻止新人高桥茉莉过劳感到“非常懊悔”,而且“真的很抱歉”,因此将在明年 1 月辞去社长一职。石井直宣布辞职前,厚生省劳动部已经就高桥茉莉一案起诉高桥前上司,并针对电通公司的整体劳动状况展开调查。

对此,一名电通员工表示石井直“辞职止血”的决定并不让人意外,但是他对整个企业文化会因此改变感到存疑。

去年圣诞节,一名在日本“电通集团”任职的女职员自杀,带出了日本长期以来的过劳问题。无独有偶,厚生劳动省也在上周五(7)公布了一份过劳调查白皮书。


图中的男子寺西彰因为过劳,而在 20 年前跳楼自杀,他的妻子寺西笑子将他的衣服吊起来,代表着就是这身衣服让他成为有工作的男人。Photo|MediaStorm

东大女孩的过世

东大毕业的高桥茉莉,在 2015 年 4 月进入电通集团公关部门任职,并在同年 6 月转到网路广告部门工作,24 岁的她常常在 twitter 上发表遭到上司羞辱、工时过长的状况,一直到 2015 年 12 月 25 日,她从公司宿舍跳楼身亡。

高桥的家人在今年 4 月向政府申请过劳调查,报告内容也在 10 月初公布,证实她确实因为过劳导致了自杀。

红眼办公室生活

报告指出高桥平均每个月都加班 105 个小时(以每月有 21 个工作天计算,平均每日要加班 5 个小时),远远高过劳资协议的最高工作时限,加班时间严重压缩到她的下班休息时间与假日。(推荐阅读:“我们愿意打前锋,终结过劳时代”华航空服员罢工现场看见性别与阶级问题

高桥的母亲表示,高桥告诉朋友自己一个礼拜只有睡 10 小时左右,她每天都好想好好睡上一觉。这一切也让高桥在 11 月初出现了忧郁症倾向。


报告中指出,高桥光在10 月就加班了 130 小时(平均每个工作日多出 5.9 个小时),11 月则加班 99 小(平均每个工作日多出 4.7 个小时)。图片|路透社

遭到霸凌?

除了严重的过劳倾向,日本媒体也认为高桥遭到职场霸凌,在她的 twitter 帐号中常分享前辈指责她的话语,像是“妳在这里多工作 20 个小时对公司也没有什么帮助”、“在会议中顶着一张睡眼惺忪的样子,代表妳的自我管理不足”、“要多工作是妳能力不足”、“妳的头发简直一团糟,不要带着妳充满血丝的眼睛来上班”。(推荐阅读:新闻主播的霸凌课题:管不了别人的嘴,但能为自己活下来!

“死亡是幸福的”

随着时间过去,高桥的 po 文出现了自杀倾向,有一天她提到自己只睡了 2 个小时,并写到:“这种情况再持续下去,我宁愿去死”、“死亡是幸福的”。2015 年 12 月 16 日,她写下:“每天都在想着我好想死,每天压力都好大。我真好奇如果我克服了它们,接下来等着我的是什么?”

女儿再也不会回来

高桥的母亲在报告发表后召开记者会,希望政府好好处理这件事情、妥善规范企业。“我的女儿再也不会回到我身边。”她说道。

过劳文化弥漫在日本社会

事实上,高桥茉莉的例子在日本绝不是第一个,也不可能是最后一个。长期以来,超时工作的企业文化便根深蒂固在日本社会之中,而厚生省也终于针对这样的状况进行了实际调查。(推荐阅读:真正扼杀员工潜能的不是老板,而是公司文化?


2014 年,日本通过《预防过劳死法》,这份法案要求政府每年都要针对日本社会的过劳状况进行调查, 近日公布的白皮书正是针对 2015 年的过劳、过劳死情况所汇整出的数据。Photo:|hiroo yamagata

有五分之一的企业超时工作

这项调查针对 1 万家公司与 2 万名劳工调查,实际回收了 1,743 家公司与 1 万 9,583 名劳工的问卷。在调查中指出,有五分之一的企业出现超时工作、让劳工面临过劳死风险的情况。(推荐阅读:工作取代你所有的生活吗?别再当老板的机器人!

高过“过劳死线”的工作时数

日本政府设立了“过劳死线”标准,劳工每个月加班超过 80 小时,便有过劳死的风险。根据白皮书调查结果,10.8% 的公司表示他们的员工每个月加班 80 到 100 小时,同时,有 11.9% 的公司员工每个月加班 100 个小时。

劳工觉得疲劳、有压力

白皮书统计到,有 36.9% 的劳工表示,他们在工作时感受到高度压力,32.8% 的劳工觉得很疲劳,45.6% 的劳工则认为他们的睡眠不够充分。

根据官方记录,去年有 96 起劳工因为过劳导致中风、心脏疾病,向政府申请赔偿的案例,但由于赔偿标准极为严苛,因此白皮书认为,实际过劳死的劳工数量可能遭到严重低估。警政统计数据也指出,2015 年有 2,159 人因为工作相关因素自杀。


除了提供大量数字参考,白皮书也提到过劳问题从 1980 年代就延续到现在,相关政策设计必须要从完全根除这种社会风气着手。Photo|Evan Blaser

受害家属对调查表支持

过劳死受害者家属联盟代表,67 岁的寺西笑子(Emiko Teranishi)对这份厚达 280 页的白皮书所呈现出的调查结果感到满意,认为这份报告对于反过劳法案很重要。她也希望政府可以对于处处想钻漏洞、违反法规的企业严加处罚。

笑子的老公在 20 年前因为过劳跳楼自杀,当时的打卡记录透露出他一整年共工作了 4,000 个小时(平均每个工作日工作 15.9 个小时)。

日本政府动起来

日本政府也已经设立目标,希望在 2020 年以前,可以让加班时数超过 60 小时的劳工比率降至 5%,而且所有劳工可以好好地放到 7 成的有薪休假。(推荐阅读:你为何工作?把工作意义还给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