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给女儿的深情告白,来自她跌撞的生命经历,她总说:别在意。我们该把心力放在创造自己的价值上,小事就别在意了吧!

在我 60 多年的人生里,我的孩子看着我扮演过不同的角色。

我是一名模特儿、一名录音艺术家、一名办公室经理、一名执行助理、一名零售店老板、一名作家、一名慈善家、一名心理学家,一名联合国代表、一名珠宝设计师,也是一名玻璃吹制工匠。50 岁的时候,我拿到了心理学博士,我写了 14 本书。

我相信孩子从我的身上可以学到一件事:一旦有了目标,想清楚该如何达成,就卷起衣袖,好好干活;在达成目标前,绝不松懈。

在教养孩子的过程中,我持续不断重复的一句话是:“别在意”。基本上,这句话在我们家的意思就是:“别被小事困扰”。为真正重要的事储备能量——总是会有这样的战斗等在前面。对我们来说,这句话变成一个信条,在大多数的时候都给予我们很大的帮助。(推荐阅读,:给母亲的一封告白信:妈妈教我爱的一切,妳值得闪耀每一天!

做为母亲,我们对于孩子的心智和道德感的形塑,有着极大的影响力。如果这么重要的事能以白纸黑字清楚地写在育儿指南中,让我们在生孩子之前就熟知这个道理,那该有多好。

尽管缺乏这样的资讯,有时,一个充满挑战的人生,也会让我们受用无穷。我在这样一所特殊的人生大学里,花费了许多时间学习。我的大女儿和二女儿就像看台上的观众一般,观察着我的一举一动。这个学校,让我们最终都获得相当重要的教育。

我的女儿——蒂芬妮与海蒂——看着我挣扎过两次的离婚、许多不同的职涯生活、两性之间的权力斗争,以及我在 18 岁被强暴的事件后,不时出现的情绪漩涡。

我如何因为自身的经历而成为女权运动的热烈支持者,蒂芬妮与海蒂陪我一路走来,历历在目。而我的四个孩子——三个女儿与一个儿子——都比我年轻时对性别议题来得更有意识。他们都以优雅、尊严、与更平等的态度来面对这些事情。

我出生于 1950 年代。在加州圣地牙哥一个中下阶层的住宅区里成长。我在那里能接触到的女性形象,多半是穿着围裙的女性,端着刚烤好的蛋糕、或展示最新式的家庭清扫用具。我被要求学习打字、速记,为成为祕书做准备。我不知道该有什么目标,也不被鼓励拥有伟大的梦想。

当我 18 岁被强暴之后,我才发现,要挑战根深蒂固的性别刻板印象多么地困难。当时,我必须面对一群警察和调查人员——他们的态度,全都认为我被强暴是个人的责任。(推荐阅读:参与拍摄 Lady Gaga 控诉校园性侵新曲的告白:“社会请停止怪罪性侵受害者”

我的强暴事件发生在嬉皮、与所谓的“自由的爱”当道的年代。当警察看到我穿的性感上衣和喇叭裤后,我就没有翻身的机会了。他们让我成为二度受害者。尽管他们都知道,强暴我的人是个坏蛋;尽管我满怀恐惧地答应出庭作证,但警方始终没抓到加害者。

在那个年代,也没有为强暴受害者设立的心理治疗系统。我必须独自承受性暴力所造成的心理创伤。这需要花费时间——非常多的时间。现在,我自认是个幸存者。

40 多年过去了,我很惊喜地看到,许多女性前仆后继进入各行各业,涉足科学、科技、工程、数学等不同领域,追求成为企业家的梦想。这些事情,全都以一种我年轻时无法想像的速度在发生。然而我的女儿们,仍必须面对令人心惊的各种威胁、强暴与暴行。尽管已证实女性在各方面与男性同样杰出,男性对待女性的态度,却彷佛是社会默许般,仍持续存在惊人的落差,这是一个全球的流行病。

在欧巴马总统的任命下,我自 2012 年秋季起,担任美国在联合国大会的群众代表与特使。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讨论之一,是有关妇女受暴事件的泛滥,以及如何终结此种暴力等议题。每三个女人当中,就有一人在一生中可能遭受暴行,加害者却仍然逍遥法外。为什么?全球弥漫着一股巨大的阻力,阻拦那些想接受更多教育、享有更高能见度,拥有更多自主性、更多力量、更多自由的女性。令人难过的是,这些阻力经常以暴力形式展现——这需要被制止。这个问题是如此无所不在,我们都需要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

几年前,我曾写过一本书《你的自我价值何在?女人的验证指南》(What is Your Self-Worth? A Woman's Guide to Validation)。我创立了“雪莉儿・萨班妇女与女孩基金会”,拥有 1000 万美元的赞助金,会旨为帮助女性勇敢跨出下一步。我要每一名女性都能享受医疗照顾、教育权、工作权,并且时时刻刻都没有任何威吓、感觉自己是安全的。多年来,我的基金会提供经费给帮助女性的机构——透过奖学金、小型借款与其他形式。(推荐阅读:辅大性侵案的性别反思:培力性侵受害者前,轻轻捧起伤痛

其中一笔经费挹注在“联合国女性计画”上,我们共同打击全球各地对女性施加的暴力。对我而言,回馈社会是生活很自然的一部分。我相信帮助他人是一份殊荣,我也感到有责任这么做。我有幸拥有这么多资源,能够帮助有需要的妇女和孩子们改变生命。

在我生命经历过的高低起伏中,我以行动教导女儿们去培养具有弹性且积极的态度,去找到自己的声音——妳们需要这些工具来为自己的人生导航。我曾遭遇过暴力,所以我告诉女儿要随时小心──保持警觉,远离可能的危险情境。我的目的就是保护她们的安全。

当我终于能完全感觉到自已确实身处于安全之中──察觉自我力量,找到生存之道──我便能以一种平衡、和谐的方式,以健康的心态去爱与被爱。也就是在这时,我遇见了如今已结婚超过 27 年的丈夫——我的儿子和最小女儿的父亲。

当我最大的女儿成年时,我希望她能避开我在她这年纪所面对过的困难。我建议她们去上大学,暂时抛开结婚与热恋的念头。我希望女儿们去探索这世界,找到自己的热情,获得更多实务的经验。我要求她们拨出时间与自己独处,在与另一半结为连理前,好好感受独处的滋味。我也深感庆幸——尽管已成年的孩子们也许并未对我的建议全盘接收,但至少也聆听并遵循了许多。

我们告诉女儿们的话十分重要,但是,教导儿子成为两性生活里真正的夥伴也同等重要。我很幸运,能在一个了解、并拥抱性别平等价值的男人身上找到幸福。但对于世界上大部分的女人而言,要找到具有如此特质的男性,仍是件困难的事。(推荐阅读:性别平等不只是女生的口号!从漫画开始,让“平权”成为动词

当今世界,已与贝蒂・克罗克(Betty Crocker)(注18)的旧日时光大不相同,但挑战仍无所不在。女性主义正在经历改造重生的阶段,在这么多年后,这自然是件好事。我们的女儿们会用不同的词汇来描述它——她们会创出新的字句来启发我们,带领我们在女性赋权与性别平等的征途上,往新的方向迈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