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 Valentina Sampaio 、Andreja Pejic 到 Hari Naf ,一起看首登时尚杂志封面的跨性别超模如何演绎前所未见的“性”感。

2017 年三月,巴黎《Vogue》邀请巴西跨性别模特儿 Valentina Sampaio 登上封面,总编辑亲自为其造型,封面这样定题:“跨性别之美:看他们如何震撼世界”。


图片来源:Vogue

照片里的 Valentina Sampaio 眉宇勃发英气,圈着黑眼线的双眼闪烁着性感的挑衅,像一只萤光斑斓的猎豹在丛林里攫住你,她的眼神同标题透着一样的讯息:“跨性别,是你们前所未见的新性感。”

巴黎《Vogue》封面点燃时尚界的话题,除了作为时尚杂志的领头羊首开全球《Vogue》封面先例,人们还讶异于时尚界启用跨性别超模做封面,来得竟然这样晚。

紧接着在巴黎版《Vogue》之后,葡萄牙版《GQ》也开全球《GQ》首例,启用澳洲跨性别模特儿 Andreja Pejic 担纲封面。


图片来源:GQ

封面两个 XX,象征的是超越性别。在 Andreja Pejic 出生的澳洲,第三性的概念落实在护照以及个人文件的申请上,除了性别栏位“F”或“M”的选择,还另外开设“X”的选项,每个人都能选择第三类“X”的性别,无论是否接受过变性手术或激素疗法。(同场加映:拥有他的帅和她的美 中性模特儿 Erika Linder

巴黎《Vogue》封面的 Valentina Sampaio 体现来自南半球的狂野性感,葡萄牙版《GQ》封面的 Andreja Pejic 的性感是空灵而纤细的,她们各自呈现己身的阴性面貌,但是跨性别模特儿在时尚产业的“跨”意涵,并不止于传统阴性气质的展现。


图片来源:Vogue


图片来源:GQ

让我们看看史上第一次在封面启用跨性别超模的高端时尚杂志,不是《Vogue》、也非《GQ》,而是向来以议题经营着称的英国版《ELLE》。在 2016 年九月号的封面上,英国版《ELLE》请来美国知名跨性别超模 Hari Nef 哈丽・奈夫当封面人物。当期英国版《ELLE》并不以“跨性别”作为议题,而是以“叛逆者的崛起”(Rise Of The Rebel)诠释 Hari Nef。这或许是因为在跨性别超模中,Hari Nef 确实是更为叛逆,不轻易让时尚摸头的那一位 。


图片来源:ELLE

与前两位跨性别超模相比, Hari Nef 的中性气质更为明显,身为哥伦比亚大学的毕业生,对于性别,她有许多深刻看法,而她最知名的名言是:“性别随心所欲!”(Gender is Whatever !)

什么是“性别随心所欲”?她曾这样说,“在理想世界中,我不用改变我的身体,不用经历所有身体改造的历程,我不用变‘漂亮’或‘有女人味’。”当跨性别女性模特儿在杂志封面展现阴性气质、获得赞赏眼光的同时,她的思考更细致——为什么跨性别女性非得是富有阴性气质的,非得天衣无缝地呈现比女性更女性的样貌。比起二元性别建构的阳刚/阴性气质的表现, Hari Nef 对性别的想法毋宁更自由。

性别随心所欲!Gender is Whatever !

Hari Nef

她在 Coveteur 的访谈中说,“衣着对于跨性别者而言,可以说是两面刃,多数人期待跨性别女性表现出刻板的阴性化形象——裙装、耳环、化妆。但人们也容易视这种跨性别风格为‘表演’,是‘假的’。尤其当人们讨论跨性别者的衣着风格时,跨性别的人们往往被刻板化为‘戏剧化的’与‘非本真的’(inauthentic)。”


图片来源:Coveteur

时尚界习以“阴性气质”呈现“跨性别女性”的视角,是否可能使“跨”的流动意涵固着在“女性=阴性气质”的刻板印象,或者,这样的标榜会否使人们习惯从跨性别者的衣着表现中,寻找“假冒者的破绽”或“假冒者的猎奇感”,她有这样的顾虑。

因此,她自己坚持性别模糊(gender-ambiguous)、阴性特质更细微(而相对不那么明显)的样貌,曾经使得她在时尚界更容易被拒绝,并且在真实世界里也更容易招致人身危险。确实,当我们回想台湾的历史,媒体早在 1950 年代就肯认以跨性别手术全面拥抱阴性特质的跨性别女性。但对于身上同时具有阴性与阳刚特质的人们,媒体往往充满更多不理解与恶意。(同场加映:【纪大伟专文】在白先勇之前,同志文学史的关键十年

除了对跨性别风格的深刻思考, Hari Nef 更深刻剖析时尚产业的“跨性别美学热潮”。

她问:“有多少跨性别者获得了时尚产业里的重要工作,例如模特儿、设计师、摄影师?我们可以用不只一只手掌算出这个数字吗?时尚界此刻正在疯‘跨性别美学热潮’,但并不是真正在意‘时尚界里的跨性别议题’。”

她对自己在时尚产业的优势,也多有反思,“我在时尚界能获得一番成功,其实并不难理解,我是白人、我来自第一世界,我的性别认同刚好座落在人们认肯的二元性别对立中的女性座标。”她说,“我对未来的期待,是有更多跨性别的故事能在时尚界被诉说,而且是更多不同类型的。”

当时尚界对跨性别愈趋友善之际,我们看见愈来愈多跨性别者出现在时尚杂志的封面,但接续着 Hari Nef 的追问,我们更期待除了白人、年轻的、纤瘦的跨性别女性以外,能在时尚杂志封面看到更多跨性别女性的不同样貌,让人们知道,你不需要拥有白皮肤、纤细身形、甚至是固着的性别认同,你的美就可以是独一无二,也才真正实践首登巴黎版《Vogue》封面的 Valentina Sampaio 所言:“美超越身体,从灵魂而来。”(Beauty is something that transcends your body. It comes from the soul.)如果可以,这将会是时尚界启用跨性别者带来的深刻启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