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海苔熊与心理师 Evita 谈女人为何会希望兼顾一切,成为觉醒女性前,我们需要好好倾听自己的内心。


昨天晚上感谢 the planet 星球咖啡的鼎力支持,还有两个幕后的小帮手(没想到我在一开始就闹笑话了,竟然没有人提醒我啊啊~~),Evita 心理师非常厉害,影片的最后只用一招打趴下面 3 个让人感到矛盾的问题(并没有)。

一如往常,我也整理了笔记,提供给大家参考!(推荐阅读:【性别直播】海苔熊X心理师:母爱内建、兼顾一切,女人为什么这么累?

1. 为什么女人会需要思考“兼顾一切”的问题?

你有没有想过,“男主外,女主内”的刻板印象是怎么来的?其实,如果从演化论最喜欢讲的分工来看[1],在石器时代,的确是男主外,女主内。男人负责打猎砍柴,女人负责照顾小孩,那时候还没有奶瓶,而且资源匮乏,这样的分工让大家的确比较容易生存。问题是,为何时代已经进步到有奶粉和奶瓶、而且物质不匮乏的今天,这样的想法还是存在?

这里有两个重要的时间点,其中一个是工业革命,另外一个是世界大战。

(1)工业革命的时候,需要大量的劳力(想像一下以前的生产线左右都会站着无限多的工人不是吗),由于劳力不足,所以女性就要一起出来工作。在台湾的情况则可能是,女性白天要去工厂上班,晚上还要回来照顾小孩,或者左手在做家庭代工,右手在推摇篮。

(2)世界大战爆发以后,男人都去打仗了,女人原先被期待照顾小孩、守住家庭的情感性特质不但没有消失,还得一肩扛起原本是男人要做的养家活口的工作(也就是传说中的工具性特质),等到男人打完仗回来之后(当然我是指那些没死在沙场上的),女人已经好不容易在事业上打拼出一些成绩,却要把原本的职位让给这些男性,因为当时的男性普遍还是有“女生比较笨、能力比较差”的刻板印象,女人终于看不下去了,于是开始更积极反动,希望可以争取工作权。

“其实应该是说,更早之前女人就在争取工作权了,但男人直接用‘女人做不来’的理由不让女人做,结果在战时女人有了机会证明自己做得来,就更努力争取了。”Evita 说。(推荐阅读:挺身而进只对了一半!为何女人总要努力兼顾一切?

好啦,故事说到这,在这两个历史脉络之下,似乎演变成:

  • “家庭和养育小孩的情感性特质”是女性“份内”的工作

  • “工作和赚钱当工具性特质”似乎变成一种“是你自己要做的我没有逼你做,你做这件事情只是想要证明和男人一样厉害而已”的加分题。

于是,至少现在一部分的女性心里面可能会有一种矛盾是:“如果我要在事业上有所表现、得到我想要的成就感,那么或许第一步我应该要做的就是把家里面的‘本分’做好,才有‘资格’去做我想做的工作。”

接着,你就会看到许多把时间一边燃烧给家庭、一边燃烧给工作的女性们,希望两边都兼顾,可是却搞得自己非常辛苦。更辛苦的是,还要面对自己内在的声音。(推荐阅读:【谢淑靖答一问】兼顾一切的两种节奏:快工作与慢生活

2. 内在媳妇的出现

不过,尽管妳已经开始怀疑“家庭真的是本分吗”、尽管双薪家庭越来越多、尽管婚前说好家务分工一人一半,你的“内在媳妇/内在女人”还是会影响你,脑袋很清楚,情绪和行为还是过不去,当老公又说他没时间接小孩的时候,妳还是提前请了 1 小时假下班先到幼儿园——等等,为什么不是他请假?

就算有些“觉醒的女性”知道这样做大概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可是心里面还是会有声音自我鞭打:

  • “妳把孩子丢在家里面给老公顾,假日还去加班开会,这样对吗?”

  • “都已经过了30岁了,还不结婚,难道就不怕嫁不出去吗?”

  • “女人家在外面抛头露面的,邻居和亲朋好友们会怎么想?”

  • “书读到这么高有什么用?赚这么多钱有什么用?会不会妳越有成就,反而越难找到对象?”
     

为什么会有这些句子出现?明明就是非常不平等的句子啊!而且明明已经觉醒了,这些句子还是会不断地在心里面响起,好烦 RRRRRR~

“你觉得,你要改变一个习惯容易吗?”Evita 问我,我突然想起“对厚,心理师从来不给答案 der,只会有很多无限的问题。”不过,我倒是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思考起点——如果日常的习惯都很不容易改变,你又要怎么期待一个横亘好几千年的刻板印象,可以瞬间从心里面消失?(推荐阅读:中国性别观察:女人“兼顾”的是谁的一切?

那该怎么办呢?先别急,最后会有一个具体可以操作的方法。

3. 弱弱相残的女人们

最后这题其实是一个有关于猪队友的故事。

相信你身边一定有一些朋友、婆婆、妈妈,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性别角色当中的位置(或者虽然她们意识到了,却选择胳膊往外弯),明明自己是女人,却还帮男人说话、或者是顺从着刻板印象的压迫,然后用这个压迫来压迫“觉醒的你”,让我们看看下面的例子:

  • 你真的要外派去大陆啊,那你老公和小孩怎么办?(想像一下同样的问句,会不会出现在男人身上)

  • 你的公公婆婆好‘开明’,‘愿意’让你在外面‘抛头露面’⋯⋯

  • 我们女人家本来就是要多让着男人一点啊,他们只是爱面子,想要的话就给他们。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啊!

  • 你不结婚,家人都不会说话吗?

女性在争取平权的过程中,必须遭受更高的“道德”检验,并受到来自内群体的反对,为什么会这样?明明这些人自己也是在性别不平等的权利底下受苦的人,何以要说出这样的话呢?其实有两种可能,第一个是消灭异端的心态,第二个是自尊的威胁:

(1)消灭异端:

想像一下你们一群人被关在一个牢里,虽然过得很痛苦,每天被虐待,但还不至于死掉,而且三餐还有得吃。今天有一个人突然想要趁守卫打瞌睡的时候,利用铁丝撬开门偷偷逃跑,你知道如果被发现了,大家可能都会没命。请问这个时候的你,是愿意和他一起冒险,还是就这样在牢里面度过下半生?或者,当他被抓到的时候,你和其他人一起大声说那是他个人的行为,和我们大家无关?

前面谈到的猪队友的例子其实跟这个很像。改变是很困难的,所以当我们在“虽然不平等但尚可活下去”的环境当中苟延残喘时,如果出现了可能会让状况变得不确定的异端,我们可能会选择把她排除在外团体、或者是劝她归队。(推荐阅读:女力职场的下一步:决定优先顺序,比面面俱到重要

(2)自尊的威胁:

一个研究发现,菲律宾籍的美国人如果对自己的种族有比较多的认同,他们反而会有更多的忧郁情绪和症状[2]。Kenneth 与 Mamie Clark(1939)另外一个经典的“Clark Doll experiments”研究[3],让美国黑人小孩从黑人洋娃娃和白人洋娃娃当中,挑选出一个“聪明、漂亮”的,结果发现这些黑人小女孩都会挑选白人洋娃娃;问她们觉得哪一只洋娃娃比较坏的时候,她们会回答:“黑人洋娃娃”,但最后问他们:“哪一个娃娃比较像你?”,他们却也会回答:“黑人洋娃娃”——怎么样,没有觉得有点伤心?

事实上,当你的种族、性别、阶级,在这个群体里面是属于比较低的时候,选择往“高一阶的人”迈进、崇拜、而贬低自己这个阶层的人,可能会让你比较好过[4]——虽然这个做法非常的讽刺。

为难自己,才能走出为难

说了这么多,包含历史的脉络让女人似乎要兼顾一切,一方面要面对内在媳妇的声音,另外方面又要面对其他猪队友可能会拖你下水,还要在乎身边重要他人的看法,那该怎么办?

Evita 提供了一个非常神奇的方法(我最近发现心理师都好像习惯用意想不到的方式来思考问题啊啊):“如果你内在有两个声音很矛盾,请先记得人生不是本来就有很多矛盾(听到这里我觉得很像废话)。如果你常常会有一些声音在心里面打架,那么不如放手让它们好好一吵架吧,你可以跟朋友讨论你的为难,或者是哪一张纸分成左右两半,把它写下来。或许,当你认真地‘和自己吵’之后你会发现,那些看似矛盾的两个声音,背后想要达成的可能都是同一件事情。”

有时候愿意让自己尝试争吵和为难,反而可以让自己跳脱困难。例如,当你很在乎妈妈会怎么看你、街坊邻居和江东父老(其实你根本不住在姜东也没有父老)会怎么想的时候,可以思考“我为什么会有这个担心?这个担心的背后,我的需求是什么?”

这时候突然有人在直播的时候留言问了一个问题:“其实我连我妈妈那一关都过不了。”是啊,有些时候就算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可是还是会不得不受到身边重要他人的期待影响,怎么办?很多时候,我们都被表面问题困住了!(推荐阅读:向世界提“一问”:与其孤独无助,不如一起找解

“假设妳妈妈(娘家)的要求是‘妳干脆辞职在家顾小孩’好了,那么也得去想妈妈这个要求背后的动机,而不是只停留在‘要不要辞职在家顾小孩’的表面问题上。如果妈妈要求‘辞职在家顾小孩’的理由,是担心女儿因为工作忽略小孩而让婆家指责,那么重点绝对不是‘要不要辞职’,而是一个妈妈担心自己的女儿受到不好的对待。但是,到底一个人有没有受到不好的对待,自己最知道啊!!所以只要就‘不会受到不好的对待’的方向让妈妈安心,加上有工作可以增加自己的快乐,我相信妈妈也会乐见这个状况的。”Evita 说。

有时候,那个“在乎别人、想要孝顺”的自己,会和另外一个“不管那么多,就做想做的事”的自己互相打架。但当你好好的和自己打过一顿,看清楚到底彼此真正在意的问题以及真正造成伤口的原因,或许就有机会走出那些你一直以来所逃避的困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