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分享 TED 演讲,当性侵受害者与施暴者站在同一个舞台,他们会说出什么样的真实故事?就从约会强暴开始聊起。

你听过约会强暴吗?你知道根据卫福部的104年度统计,在性侵案件通报中,有两成(2000 多件)为熟人所为的约会强暴,平均每天发生 6 起性威胁的约会强暴吗?

近期引起讨论的 TED 演说,《South of Forgiveness》的共同作者——性侵受害者与施暴者站在舞台上说了一个故事,属于他们的真实故事,约会强暴从不遥远,正在发生。

约会强暴撕裂的不只是当下的关系,左右的更是两人往后的人生。我们是否明白如何善待自己的心理伤痕?我们有没有让施暴者认错的可能?我们有没有还给自己平静的机会?我们是否会知道,进入亲密关系之后,我仍拥有我的身体自主权,我有说不的权利,你不拥有我,我不属于你?(推荐阅读:目睹约会强暴,她选择直播而不是报案

故事必须从头说起。

约会强暴的现场:煎熬的 7200 秒

1996 年的冰岛,Thordis Elva 认识了 Tom Stranger,Tom 是来自澳洲的交换学生,19 岁,Thordis 16 岁,两人都青春,相恋牵手。一次舞会后,Tom 护送 Thordis 回家,他趁她酒醉脱下她的衣物,强压她身上,由不得她说不。

Thordis 想着,这跟她在电视上看到的强暴不一样,Tom 明明是她喜欢的人,不顾她的反对意愿强暴了她,她数着煎熬的 7200 秒,眼泪滑了下来,感觉好痛苦,身体就要裂开。

其后,Tom 离开回到澳洲,Thordis 意识到自己真的是被强暴了,却不知道要跟谁说。她也质问过自己,是不是因为我喝醉了?是不是因为我让自己意识不清?是不是因为我的呼吸里有酒气?(同场加映:为什么当年,我向强暴我的人道歉?

“这个世界教导女孩,如果你被强暴定有原因,那一定是你的问题。”——Thordis Elva

在那之后,她随身携带笔记本,因为当她一个人的时候,她会忍不住读秒,想起那天,心生焦虑。在偶然的一天,九年之后,她决定写一封信给 Tom。她要告诉他,你伤害了我,但我希望我们和解,我要主动逃出你让我背负的苦难。

“我要寄出这封信,因为无论他值不值得我原谅,我想我都值得还给自己静好人生。”——Thordis

告别强暴文化:让施暴者有机会承担错误

“我不要再责怪自己了,当天晚上,我之所以被强暴,不是因为我的问题,不是因为我的裙子,不是因为我的微笑,不是因为我的信赖,而是因为他选择强暴我。”—— Thordis

“我当时没有意识到我在强暴她,我以为她的身体属于我。事后我很后悔,我用这是两情相悦的做爱而不是性侵说服自己,依然感到负疚,因为我知道这是谎话,我知道自己做了错事。”——Tom

Tom 长年将记忆封箱,藏在心里的黑暗角落,逃不过自我咎责,他知道自己不该如此。而那一天,他接到了 Thordis 的信。

他回信写下忏悔自白,叙说这些年来他其实非常后悔,他知道自己欠她很多句道歉。这个过程不轻易,但却是诚实的。经过长年的通信书写,她从自己不该承担的束缚中挣脱,而他全心全意的承认自己犯下的错误。

书信往返的整整八年之后,Thordis 向 Tom 提出见面邀请,她要与这个曾经伤害他的男人碰面,她要试着能不能看着他的眼睛原谅他。他们在冰岛与澳洲间取了中心点,相约在南非的开普敦见面。

复原之路漫漫:告诉自己,耻辱不是我该承担的

“想复仇是很容易的,甚至也是很直觉的。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想伤害 Tom 如他当年伤害我一样。”——Thordis

在飞机降落的前一刻,她都怀疑着自己在做什么?为什么她不找个心理谘商师跟喝个烂醉让自己遗忘就好?为什么她要直面伤痛的来源?她后来告诉自己,选择面对他,就是告诉自己,这耻辱不是我该承担的。

南非开普敦,他们花了一周时间见面,聊了许多,他们试图真诚聆听彼此,细数那个可怕夜晚后两人各自的人生,他们约好必须诚实,必须要承接性别暴力的重量。诚实带来真实的疼痛,也带来了压力源的拆卸与涤清。

记忆的废墟里,慢慢有生命新生;在强暴之后,还有希望的可能。尽管这条路如此漫长,他们走了这么久,共同写下了《South of Forgiveness》这本书,这是一本他们年轻时希望听过的故事版本。

“这个世界不该采用粗糙的二分法,当一个人被认定是受害者,他被贴上次要的、耻辱的、破坏的;当一个人被认定是施暴者,人们下意识称呼他是魔鬼、怪物、他不人道。”

“但是,如果我们不愿意承认这些暴力都是人为的,我们不愿意给予一个承担错误的可能,我们只会继续忽略人类社会里,持续进行的暴力。如果,我们持续让受害者觉得自己是次要的,我们又如何能让他们重建力量?”

面对错误之路:打破沉默,承担责任

“当我试图承认错误,我本以为我会以自己为耻,我本以为我会崩溃,但实际上,我是被给予了真正去承担责任的机会。当我承认错误,我知道自己曾做过错事,但不代表我就是坏人,在这么多年之后,我才真正可以原谅了自己,接受了自己。”

“我们的社会经常咎责暴力幸存者,而不是施暴者;漠视与否认让我们不愿意面对残酷现实,但不要小觑了语言与文字的力量,向 Thordis 坦承我的错误,承认我强暴了她,改变了我如何设想自己,也改变了我跟她的关系。

“最重要的是,我把本该由我承担的责难, 从 Thordis 身上拿了回来。”

当然不是所有伤痛都会愈合,Thordis 跟 Tom 的经验不见得是适用所有人的药方,因为没有任何一个人有权利告诉别人:你该如何处理你最深沉的伤痛或面对你最黑暗的错误。打破沈默是不容易的,甚至许多国家,公开谈论“自己被强暴”可能招致噩运。(推荐思考:我的痛苦不能和解 专访林奕含:“已经插入的,不会被抽出来”)

Thordis 说,“我知道自己是幸运的,我可以公开谈论我的被强暴经验,而不至于被流放或被处死。我于是也知道,我必须谨慎使用我的幸运,带着那些无法说的人向前走。”

“我自己的经验里,习得相关性别暴力的知识对自我治愈很有用。我阅读,我书写,我谈论,我于是反覆确认了,这不是我的问题。而当我到世界巡回谈这个议题时,我经常发现多数的出席面孔都是女性。但我想说,正是时候,我们不再把性别暴力视为女性议题,我们必须让男性加入讨论。”

性别暴力不是单一性别的议题,如果我们所有人,能打破沉默,共同面对,我们才能翻转既有的加害与受害的单向循环,让施暴者承认错误与承担责任,也给受害者一条真正能重建力量的路。(同场加映:男性性侵受害者的二十个常见迷思:“你有反应就是很想要”

这会是一条,我们正在走上,也应该继续走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