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陈太阳从《动画人生》谈自闭症孩童,当世界只看见自闭症患者的不同,他们仍努力踏出的步伐,定义自己的人生。

“你会不会跟我说晚安?Good night , angel”

《动画人生》这部电影,描述自闭症的欧文,以及欧文一家人,如何不放弃一丝希望,让欧文开口说话,面向这个世界。

欧文小时候与一般孩子无异,他可爱、天真、活泼,喜欢迪士尼动画,某段影片是欧文与爸爸在院子里一人扮演彼得潘、另一人扮演虎克船长的模样,那次是欧文最后一次开口讲话,从此以后,欧文变得不喜欢说话,走路时头总是低低的,外界的人在说什么,在他听来都是一阵闹哄哄,他没办法回应,小儿科医生说,这样的欧文,超出他能够诊断的范围,因此欧文的父母带他去专业的医生那,医生却说欧文罹患了自闭症,也许一辈子失语。(推荐阅读:摺与被摺的人生关系:第一出为泛自闭症者打造的剧场

在他 3 岁的时候,从前的欧文消失了。

测验的时候,欧文的爸爸放手,让欧文走,就像平时一样走路就好,走到妈妈那儿,妈妈就在医院走廊的尽头等着欧文,张开着双臂,可是欧文走得摇摇晃晃, 3 岁时的欧文,真的回不到从前了,没有人知道原本的欧文去了哪里,像是迪士尼动画里的小鹿班比,跟妈妈一起奔跑,跑着跑着,回头却找不到妈妈,像在黑暗的森林里头迷路,他不断回头,仍然找不到他最爱的家人,欧文也是,爸爸妈妈像是生活在同一个空间却彼此在不同的国度,他们喊着他,但欧文却无以回应。

欧文不说话,不代表对这个世界没有回应

“只要你的声音!”,这是欧文自 3 岁被诊断出罹患自闭症后,第一次开口说话,欧文的爸爸压抑激动的情绪,继续扮演迪士尼动画里头的角色与欧文持续对话着,他们看见了希望,从此他们用迪士尼动画和欧文沟通,欧文的父母相信欧文不只是像只鹦鹉,相信欧文仍然能察觉世界、还能对这个世界有所反应,并且还有机会能够参与周遭的对话。(推荐阅读:寻路日记:与忧郁症对话,我们的心中本来就有光

《动画人生》里头,欧文就像是活在迪士尼的每部动画里头,透过这些电影来理解这个世界,理解孤独、成长、挫败、恋爱,一开始欧文也曾经去上过实验学校,里头的同学们多半都有一些障碍,像是阅读障碍,欧文很努力,但 2 年以后,学校还是告诉欧文一家,他进步的速度依旧太慢了,所以判他出局。

欧文其实和我们一般人并没有两样,都会遇到挫折,也会因为挫折而低潮,那是一种情绪,并不会因为欧文患有自闭症而有任何差异,可是他们都说他进步的太慢,后来还有同学恶意霸凌他,欧文的世界也有黑暗,同样有人会欺负他,但他的世界渴望简单,因此他相信同学真的会放火烧了他的家、会攻击他最亲爱的家人,他好害怕,所以他躲在地下室里,画着一幅又一幅的画,都是迪士尼动画里头的配角,因为欧文那时想着:“自己在这个世界从来就不是主角”。

不是主角的日子很难熬,也许你我的日子里头也恒常出现这种感觉,并非随时都要有个舞台华丽出场,但我们都需要朋友,我们都想在人生里头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推荐阅读:梦想与务实生活的距离:真正的独立,是选择为自己活

有时爱不匆忙,孩子才能感受到父母真正的爱

欧文父母对他的爱是不匆忙。

有意义的人生是谁定义的?孩子必须自由地走出自己的路。

《动画人生》

给欧文时间,虽然比一般孩子慢,但那又如何?人生该如何活才称得上有意义,不该给他人定义。

欧文在电影的最后,站在舞台上面对许多欲了解自闭症的人们,来自世界各地的,他们坐在台下等着欧文开口。

欧文说:“我们想要的跟一般人一样”,并且说着:“独立的意思就是⋯⋯很棒很美好”。

他们也想要独立,想要的其实跟一般人一样,但时常当我们面对一个人的缺陷时,是我们的眼光不同了,外人觉得他们不可以、没办法、放弃希望、不抱期待,但欧文的父母一路走来都怀抱希望,他们知道欧文也许还无法跟旁人一样,但在他的世界里,他同样追求着未来。(推荐阅读:16岁自闭症女孩撼动人心的 TED 演讲“为什么我们追求正常,而不庆祝独一无二?”

相信或许就是,认同任何一个人都能拥有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