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飞快的资讯时代里,我们为你准备一则知识涵量十足的国际讯息,在视野重训里我们心胸广阔、精准阅读。

2017 年 4 月 5 日,上百个荷兰人牵着彼此的手,走上阿姆斯特丹街头,声援上周日遭受恐同暴力的一对同志情侣。这起暴力事件席卷了全荷兰公众的情绪,透过平静而充满力量的游行,人们充分展现“爱”拥有的能量,远比仇恨与恐惧来得深刻与动人。


Photograph: Michael C Corder/AP

在阿姆斯特丹的街道之外,世界各地的男人们不分性倾向,纷纷在这几天挺身而出——并且手里紧握着另一个男人的手。

从纽约到伦敦,从澳洲首都坎贝拉到荷兰阿姆斯特丹,不分大人物或市井小民,各地男人纷纷在社群媒体上传自己的“男人牵起手”照片,并且附上一条hashtag:#allemannenhandinhand (英译:all men, holding hands)。

这股风潮的延烧,来自上周日发生在荷兰东部小镇 Arnhem 的一起恐同暴力事件。

4 月 2 日早晨,31 岁的 Ronnie Sewratan-Vernes 和男友 Jasper Vernes-Sewratan 走在回家路上,因牵手而遭到一群年轻人围殴。 他们两个人都受伤了,其中一人被剪锁钳打落四颗牙齿、嘴唇裂开。

Ronnie 告诉 Dutch News 记者:“为了不激怒他人,我们通常不会在公共场所牵手。但那天我们以为街上只有我们两人,没想到却忽然出现六到八名摩洛哥年轻人,当我意识到发生什么事的时候,已经被其中三个人打倒在地。”

“男人牵起手”hashtag 迅速卷起全球社群动能

事件发生之后,荷兰一名杂志创办人,同时也是记者的 Barbara Barend 在推特上发了一则向大众请求的推文:“这一整周,能否请所有男人(不论是异性恋或同性恋)都牵着手走在路上⋯⋯”

接着,政治人物、运动员、演员、警察、医生与商人们纷纷响应了 Barbara Barend 的呼吁。

荷兰副总理 Lodewijk Asscher 于 4 月 3 日清晨七点,率先在自己的推特上传了自己与劳工党的同僚财政部长 Jeroen Dijsselbloem 牵手的照片,并且hashtag #allemannenhandinhand。


荷兰副总理与同僚财政部长

很快地,从纽约联合国总部、伦敦、到澳洲坎贝里,在世界各地荷兰大使馆工作的男人也纷纷加入响应了这场反对恐同暴力的社群运动。


驻伦敦荷兰大使馆

这周一,荷兰民主 66 党(Democrats 66)的党魁 Alexander Pechtold 与该党党员 Wouter Koolmees,甚至高调地牵手走入海牙的新政府筹组会议。


荷兰民主 66 党的党魁 Alexander Pechtold、与该党党员 Wouter Koolmees

位于荷兰东南方的城市 Nijmegen,该城的足球队 NEC 也分享了他们的声援照片,“NEC 绝对反对(turns its back on)恐同暴力。”

鹿特丹的警察、以及荷兰 Waarder 市的两名宗教领袖 David van Veen 、 Erick Versloot 亦挺身而出。


鹿特丹警察声援


宗教领袖 David van Veen 、 Erick Versloot 

这项“所有男人牵起手”的 hashtag 社群活动的动能仍在增加,世界各地的男性仍在持续分享、上传并拒斥恐同暴力。

世界首个同性婚姻法制化的国家,人民仍要经历恐同暴力

事实上,荷兰虽是全世界第ㄧ个合法化同性婚姻的国家,但荷兰的平权工作者提到,这个国家仍未完全摆脱恐同症。

2001 年 4 月 1 日,荷兰的同性婚姻终于在国会通过。十六年后的 4 月 2 日,荷兰同志社群年度庆祝的隔日,街头却发生严重的恐同暴力,这是荷兰恐同情绪反扑的现况。

荷兰的 LGBT 社群组织 COC Nederland 曾统计,过去六年至今,荷兰针对同志的恐同暴力不断增加。从一年四百起,增加到一年六百起。但是在上千件恐同暴力案件之中,只有九位犯罪者曾在 2015 年被定罪判刑。

Philip Tijsma,COC Nederland 的公共事务经理曾在 2015 接受 CNN 访问时说:

“每十位 LGBT 人士当中,即有七位曾因性别认同而遭受身体或言语上的暴力。许多 LGBT 学生都曾在高中有一段痛苦的时光,高中自杀或受到霸凌的比率,比其他时期来得高上五倍。 ”

即使是在荷兰,高中教育里仍对于同志的主体性闭口不提,且同志仍有很高的机率会在街上被人称为“肮脏的娘炮(dirty faggot)”。

“许多人以为荷兰在某程度上是‘同志的天堂’,事实却是:人们对同志的接受程度,比想像中来得低许多。”Tijsma 补充。

有民意调查显示,大约有三分之一的荷兰人认为,在公共场合看见男同志亲吻,会让他们感觉冒犯;相较之下,只有十分之一的人会对异性恋情侣在公开场合亲吻有相同不舒服感受。

平权之路迢迢,不论在荷兰或是台湾,我们仍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在路上牵手,不该是令人担忧恐惧的事

对同志族群来说,在公开场合表现对彼此的情感,从来不是一件轻易的事。即使是牵手这样的小事也是如此。

各种对同志权益的提倡乃至广告都经常使用同志牵手的意象,向大众揭示同志日常生活的艰难。

2014 年,全美第二大的 Allstate 保险公司释出了一只动画短片,以 Eli Lieb 的新创作〈Safe in My Hands〉做配乐,这只短片也是当年 LGBT 活动“Out Holding Hands”的一部分。广告文案看似向同志族群诉说,其实是对着整个社会大众:

“被看见,不该是使你们更脆弱的事。”(Being visible should never leave you vulnerable)
“每个人,都值得被放在手心呵护”(Everyone deserves to be in good hands.)

而短片主题曲〈Safe in My Hands〉歌词是这样写的:

In the night every road you take
In the night brings you back to me
you don't stand alone I'm right here.
So take my hand don't be scared
we can go anywhere
you don't have to run, you don't have to hide,
‘cause I got you
safe in my hand


2016年,澳洲澳盛银行亦曾以一支让人看了都落泪的《Hold tight》广告,钜细弥遗呈现同志情侣在公众场合表现情感的艰难。

同志时常迫于社会压力,必须放开牵起的手,这支广告鼓励同志伴侣不要轻易放手的同时,也向社会释放讯息:健康的社会,不该让人畏惧在公开场合牵手。(延伸阅读:澳洲观察:“亲爱的,让我们理直气壮牵起手”让人泪流的《Hold tight》广告


然而,同志的牵手广告,有时也会引起同志社群内部的争论。

例如 2012年雷朋眼镜的广告“Never Hide”,巧妙运用同志牵手不该隐藏,映射出“Pride”意象。

性别平权人士对于这类商品广告向来有多元的讨论。有些认为,这是利用同志以及同志议题的争议性抢曝光率;也有人说同志并不单薄,岂是广告能消费得了?就没见人批评市面上的广告消费异性恋爱情啊!另外一些人则担忧,大量广告将同志形象定型为性感的中产阶级菁英,相较之下,其他同志的主体性不曾平等地受到媒体关注,面临更加边缘化的处境。

2017 年在纽约地铁 Second Avenue 站,一名艺术家同样以同志伴侣牵手的图像作为艺术表达的主题之一。这一项创作获得了广泛的好评,人们说,正是因为这两个人没有模特儿般的外貌、菁英或嬉皮般的生活风格,使得它更具实感,更贴近真实,也更能撼动人心。

另外一则掀起全国热烈讨论的同志牵手广告在义大利。

2011年,IKEA 在义大利的广告以同志牵手作为视觉,主打“我们欢迎任何一种家庭”(We are open to all families)。

这则广告在天主教国家义大利引起众怒,当时的义大利首相 Silvio Berlusconi 反弹剧烈,他自称家庭价值的守护者(尽管他时常以性丑闻上报),他指责 IKEA 并非旨在提倡同志权利,而只是一种广告行销手段,并且说这是“瑞典帝国主义的入侵,试图让所有人在获得廉价家具上拥有平等。”

或许真是如此吧,不论是贩售商品还是品牌形象,广告终究有其目的。但我们很期待台湾的企业、银行、保险公司、家具品牌等,愿意透过广告创意挺性别平权、将同志生活示现,就像我们的广告老是兜售异性恋生活与爱情那样;也期许政府官员更有骨气地守护平等价值,不必因为几通民众投诉电话,就轻易将挺同广告或艺术在捷运站内撤下。

台湾人害羞,我们不要求政治人物像荷兰男人一样勇于牵手表态,但至少要去实现选前诺言。以政策平等捍卫同志权益,就是在漫漫性平长路上,与同志牵手并进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