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诗意即尽情经历生命,不抱期待地去拥抱生活,看见日常里的微小美好,感受平静中生命的鼓噪热烈。

诗意本身是最难捕捉的,它生于转瞬、灭于弹指,看似平凡却是人类存在孤寂的救赎解药。

香港作家陈慧形容:“诗意就是 TIMING,节奏,长短句,一下子的 INTERCUT,无前因后果,突然截断出现的神来之笔。可遇不可求。”[注1]刘志祥则在《诗意与禅意》一文中表示:“诗意是平静中的热烈,而禅意则是热烈中的平静。”[注2]两者的描述都可以在《派特森》一剧当中看见,那种每天看似繁琐重复的细节中,迸发出某种跳脱常规的雅致。(推荐阅读:【为你读诗】带一片诗意走

《派特森》的剧情用一段话就能够交代完毕:

“名为派特森的公车司机,住在纽泽西的小城派特森,每天 6 : 15 分起床,吃口味一样的谷类早餐,走着相同的路上班,开着重复路径的 23 号公车,下班回家吃老婆 Laura 准备的晚餐,饭后带着英国斗牛犬 Marvin 散步,途经社区酒吧与黑人酒保 Doc 喝啤酒闲扯,回家后早早上床睡觉,日复一日。”

但仅是这样的描述则失去了太多太多在剧中更有朝气、活生生的细节,故事如同七行诗般展开每天平凡、规律,却有不同的生活记事,时间节点日复一日的重复出现,生活中不断重复的元素也用不同的形式每天重新来到派特森的生活当中。

看平凡无奇、百无聊赖,却会在意外中绽发某些非常枝微末节的趣意,让人会心一笑。不禁想起人类学家李维史陀接班人艾希堤耶的着作《生命中的盐》:很多人以为小确幸就是吃到好吃的蛋糕、看场特别的电影、静静的坐看云起时,但往往这种无法预料的小趣味,在来临之时能够深刻感受到“活着真好”,才是小确幸的真谛,才是生命中的盐。(推荐阅读:【简嫚书书单】致人生卡关的你!接受生命好坏,才算活着

在情节里,一直不断出现美国诗人威廉 · 卡洛斯 · 威廉斯,而“派特森”正是他一套诗集的名称,创作灵感来自于自己在无用生活中捕捉到的景象。他是一位诗人,却也是一位医师。与主角身为公车司机的身份呼应,传达身为诗人无关于职业、成就、年龄跟环境。

生活即诗,由某种固定的结构跟少许的变异组成,开启诗意之眼即是享受生活,不抱期待的拥抱生活,就能发现其实每个瞬间都是如此巧合的呈现,每个片刻都是不可思议的安排。

任何人皆可以拥有诗意,成为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