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晓振在挫折中明白,演戏是她愿意花一辈子热爱的事物,当目标确立眼光灼热,她只求专注做到极致,不愧于心。

15 年过去,孔晓振仍然像颗太阳,在最高的位置绽放光芒。她自然大笑、撒野,就足以构成你喜欢她的全部理由,她有股魔力,让你忽略她光灿外的另一面,就想靠在她身上取暖。

三月底台湾天气仍有些阴晴不定,我们提前几天飞到距离不到 3 小时的城市—首尔,为了专访孔晓振准备。抵达后手机气象显示首尔正受雾霾垄罩,明明太阳露脸,却只能感受到温温的暧昧光线。拍照当天,雾霾散了,为戏剪去长发的孔晓振,一张素脸走进位在首尔郊外的拍摄地点,米色毛衣随性扎进高腰蓝色牛仔裤,没什么特别的简单装扮,却少有人能穿得这样好看。

进行拍摄的地方是一栋三层楼住家,80 年代打造的洋房,草地上一片枯黄掺了些许冬尽春来的绿。往里走些,站着一棵木槿,顺着白色花朵生长的方向往上,是孔晓振位在二楼的休息室,她没拉起帘子,孤傲地架起防备,大家忙进忙出同时,都能见她笑着吃紫菜包饭,和身边的人说笑。

《饼干老师星星糖》是我看孔晓振的第一部戏,已经是 10 年前的事。作为女主角,比起当时正红的韩国女星全智贤、宋慧乔等人,萤幕上的她实在普通。不过再美的女星,由于收视群的关系,不是沦作欧巴男神的陪衬,就是让人有距离感。少有女星能像孔晓振一样,让女人爱进心坎里,甚至听到她的名字失声尖叫。

吃苦当吃补

孔晓振在镜头前露出放松的表情,或毫无防备的大笑,那是她最爱的两种表情。她的比例极好,似能驾驭各种“不合理”的服装款式。在旁边暗自数着她有几头身,最后暗自惊呼,那是逼近 10 的惊人比例。不过,比起去年访台时,孔晓振似乎又消瘦了些。

“最近投入舞台剧演出,2 小时内要一直讲话,不能忘词。为了背台词,压力非常大,我一直掉头发,也吃不下东西,瘦了 7 公斤,直到中半段才慢慢适应。”孔晓振说。(推荐阅读:职场笔记:努力的报酬不是成功,而是成长

过去两年,她以《主君的太阳》《没关系,是爱情啊》2 部电视剧红遍亚洲,接着又立刻投入、探讨女性成长的舞台剧《Educating Rita》。演出舞台剧是演员将演技提升的压力测试,韩国媒体因此将她视为坎城影后全度妍接班人,因为全度妍也曾出演相同的高难度作品。“连续剧每天都是不一样的诠释,我有时候也不知道隔天要演什么,对我来说是很新鲜的感觉。我很喜欢尝试从来没试过的东西,新的剧情、新的舞台,对我来说都很有趣。”(推荐阅读:人鬼不殊途!从倩女幽魂到主君的太阳:生死之间,我记得爱过你

去年 6 月拍摄《没关系》期间,孔晓振乘坐的保姆车变换车道时与货车相撞,后方货车刹车不及导致连环事故,问起当时的感觉,她乐观笑说,“还好我平时都有运动,事故发生的时候,我的背部受到很大冲击,不过我背部没有受伤,只有手骨折和脚的轻伤,反而前座的工作人员还滚出去,伤得更严重。”

“我没特别产生什么重获新生,或是一定要重新开始人生的想法,只是觉得,一定要继续保持运动。”访前她对拍摄没什么要求,只希望在棚内进行,不要太多身体动作(因车祸留下的伤尚未完全复元)。

什么都喜欢,只“爱”演戏

孔晓振 1999 年时以电影《女高怪谈 2》出道,那时的她懵懵懂懂,只是觉得有机会就演了,“拍第一部电影时,我其实没有太大的抱负,但演完后,身边很多的朋友说我演得好,那让我有种想要更上层楼,突破自己的感觉。我对很多事情都有兴趣,什么都喜欢,像是钢琴、料理、插花等等,但只有演戏会让我会有源源不绝的好胜心,以及不断进步的冲劲。”

第一部电影受到注目的孔晓振,很快也碰上瓶颈,“2000 年初时,我遇到蛮大的低潮。对于自己该怎么表现角色很困惑,苦无新的角色可以尝试,心里只有迷惘,甚至对演戏感到倦怠。后来碰到出道时合作的金泰勇导演(怕我不知道,她特别强调了是汤唯的老公)他给我从来没有尝试过的角色,我才发现原来演戏是无穷无尽,可以一直进步,那时候才开始慢慢找回对演戏的兴趣。”(推荐阅读:职场笔记:专业会超越一切

以后的孔晓振像是开窍了一般,在百想艺术大赏、青龙电影奖等各项韩国影视大奖中大放异彩,只要有她的戏就与票房收视率划上等号,甚至有人说她是最会挑剧本的女明星。

总是入戏太深

作为一个女演员,孔晓振总能将不同的角色性格诠释得丝丝入扣。《最佳爱情》中的具爱贞、《主君的太阳》里的太恭实、《没关系》中的池海秀,她可以是性格刚烈的过气女星;卑微渺小的女人,关键时却有转身就走的决绝魄力;以及冷静自我,带着心理创伤心理医生,所有角色被她演活了,可贵的是她们都散发浓浓的孔式风格。(推荐阅读:《没关系 是爱情啊》编剧卢熙京:亲爱的初恋,谢谢你抛弃我

“挑剧本时,我希望不要接到重复性太高的角色,所以这几个角色没有一个是过于类似,或跟我的个性一样。硬要说,可能某个角色的某部分和我有些类似。诠释角色时,我必须全然入戏,而我的个性也会一直随着剧情改变。最近朋友都说我很像池海秀,只听我想听的,说我想说的话。”

“《没关系》是让我入戏最深的戏,杀青之后,身边的人还是继续叫我海秀。赵寅成还是会继续叫我姊姊,但我要他不准那样叫我了。”说完她也不禁大笑。

孔晓振给人感觉坚强,但不是逞强的那种,是一种由内而外散发的自信与自若,让她在车胜元,苏志燮,赵寅成,甚至接下来的要合作的金秀贤等一票鲜肉男神旁,不但无损光芒,还能连带拉抬他们的人气。就像当天她斜靠着栏杆,木槿花前,看来毫不费力,却让四周景物更加明亮。

最受伤的事

演艺圈充斥面孔姣好的人,多数人认为外貌是先决条件,不过孔晓振从未受那些针对皮囊的评语影响,“我无法改变身材跟脸蛋,也不想改变,顶多在造型或发型上下功夫,所以慢慢释怀了,转而在自己的工作、演出上下功夫,尝试不同的角色。”(推荐阅读:孔孝真、全智贤、朴信惠示范!刚柔并济的西装穿搭

孔晓振宁愿在演技下苦功,对于初入行时所受的负面话语、不看好,她不愿多谈,“再怎么样也是过去的事,不愉快的回忆我选择遗忘。”

“真的没有因为别人说的话感到受伤?”我试图勾起她过去可能有的委屈,甚至愤怒。孔晓振低下头,搓着手指,那是她认真思考时的习惯动作,沉默了一会她开口说,“最让我感到受伤的话跟外貌无关,而是不管我怎么演,大家都觉得我演得差不多,所以我才会一直都在角色上寻求突破,如果这方面这么努力了,仍得不到大家肯定,才会让我觉得很受伤。”

原来,外貌这件事只是我们自以为是,强加在她身上的烦恼。她曾说,世界很多事无法尽如人意,不喜欢变得自卑,也不喜欢伤感过去,“所以我专注在自己能做到的,只求不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