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未婚妻》里的爱是跌撞闪耀的,与青春同样。轰烈爱恋让你更认识自己,那些在爱里渴望的自由,要从自己的心里去寻。

有一次在咖啡店听见邻座莫约 30 出头的男女聊天,其中女方感叹年纪越大越难展开一段恋情,因为年龄不只带来皱纹,还让她过于理性地了解自己。有些人根本不必试,就知道行不来。就像资深网拍买家,学费缴多了,光看照片就能判定这件衣服版型与自己不合、那件实际衣料铁定不佳,连订购、试穿、退货的流程都不想跑。毕竟人到中年,时间宝贵。

30 岁在爱情碰壁,是因为太清楚自己的限制和能耐;而 20 岁的爱情,则是必定要跌跌撞撞的。(推荐阅读:30岁与20岁的爱情对话:爱,一辈子的“生长痛”

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自己 20 岁爱情的模样?是宁愿彻夜聊通宵,隔日直接睡掉早八也在所不惜的轻狂;还是带着些许忐忑,同时却享受着不确定性的矛盾。

电影《东京未婚妻》的爱情,是这样子的。

20 岁的爱蜜莉留着比利时的自由血液,在日本出生后只待了短短 5 年,就回到属于自己的国家。然而,日本对她而言从来就不只是“出生地”,还是她一心向往的远方。她渴望东京、渴望成为日本人,甚至期盼自己有朝一日可以成为一个“日本女人”。于是 20 岁那年,她毅然决然背起行囊,展开日本的新生活。

东京的超市是新鲜的,东京的人也是新鲜的。透过一份法文家教工作,爱蜜莉认识了崇尚法国的 20 岁日本男孩凛吏。试教的第一天,爱蜜莉为了纠正凛吏发音的嘴型,下意识地轻触对方的嘴角,而凛吏由惊吓转腼腆的神情,一闪而逝却千回百转。

青春正盛的爱情,总是始于一种无法言传的意会。

到了很久以后才明白,那时的小心翼翼,实际上只是缺乏勇气。在一起前不敢说破,深怕交付的真心要不回来;在一起后不愿直视两人的鸿沟,总要到杯盘烫手摔个满地才肯罢休。

正式交往后,爱蜜莉一个人在公寓里又唱又跳,再轻快的乐曲都无法完整描述她内心的兴奋。那是爱情世界里的初生之犊才有的轻狂。而爱情教会我们的第一课,往往不是如何爱人与被爱,而是先重新认识自己。唯有了解自己,才有爱人与被爱的可能。

然而日子一久,爱蜜莉渐渐觉得有些不对劲。曾几何时,令她生命有了光采的爱情,成了鞋里的石子。她不喜欢凛吏总是故作神秘的姿态,也不懂自己为何总在两人相拥入眠后,一人睁着空洞的双眼呆望,觉得人生贫乏至极。内心有股声音不断暗示她,该是分手的时刻。但美好的记忆让她舍不得又放不下,更何况凛吏没有感受到丝毫异状、持续付出的模样,令她更为心软。

原来“戏棚下站久就是你的”这句话,并不适用于恋爱上。因为时间就像流水,只会朝着单一方向冲刷,让原有的事物一再深化。在时间的洪流里,伤口被抚平、依恋被加深,而水流不会转弯,破败的爱情也不可能逆转。(推荐阅读:单身日记:我爱不起不爱我的人,我的青春也爱不起

为了沉淀心绪,在一次独自爬山健行中,不幸碰上大风雪的爱蜜莉,在历劫归来后彷若大彻大悟般,对着空气喃喃地说:“ 那天,我学会要自由才可去爱”。

她领悟到没有自由的爱情,就像是相互凝望的恋人,那不是她要的爱。同时,她也认识到,爱情只能是甜点,浅尝让人生滋味更添层次,但不能当作人生的全部。每一次的分手并不是用来提醒我们自己有多失败,而是让你在一场或长或短的双人舞蹈里,了解怎样的舞伴适合自己,反省自己原先的舞步有多拙劣、多容易踩伤人,接着在下一次的翩翩起舞中,与另一个人回旋出更和谐的舞姿。(推荐阅读:【现场直击】永远修不完的《恋爱课》学分:在疼痛里温柔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