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野重讯,1000 字短篇与你分享重磅世界事,在飞快的资讯时代里,我们为你准备一则知识涵量十足的短讯,在视野重训里我们心胸广阔、精准阅读。

3/26 香港举行特首选举,林郑月娥在 1186 张选票中拿到 777 票,胜出特首选举,她成了香港历史上首位女行政长官,面向香港的政治动荡,与一系列社会问题:包括人口迅速老化、社会流动性下降、经济增长放缓,以及世界上贫富差距最大的地方之一的社会矛盾。林郑月娥感谢对手、团队、传媒、青年,以以下当选宣言揭开了新的起步:

“我看到自己的不足, 明白必须要加把劲。”

“香港、 我们共同的家, 今日存在颇严重的撕裂和积累了很多郁结。 我的首要工作就是去修补撕裂和解开郁结, 团结大家向前。”

“对我来说, 团结是要实实在在、 一步一步建立起来的。 我会用具体的工作和扎实的政绩去答谢支持我的人, 以及赢取未曾支持我的人的认同。 我深信: 行动比说话更有力。”

“我特别希望发挥青年人的力量。 青年人充满活力, 更重要的是, 青年往往是走在社会的前端, 带动、 推动我们整体前进。 在今次选举中, 我深深感受到青年人强烈的诉求和对香港的热诚。 我无论是落区、 出席研讨会、 遇上示威、 或是接到电话、 电邮和脸书留言, 很多时候最敢言的都是较为年轻的朋友。 而我在政纲里面的不少内容, 其实都是受到青年人的启发。”(全文请见:林郑月娥当选感言全文:选举过后 团结向前

林郑月娥与香港人的距离

许多人关注着这位“女行政长官”的下一步,七月林郑月娥即将上任,媒体纷纷盘点起林郑月娥的政绩,她在政坛以“奶妈”之名行闯江湖、人们说她“好打得”(善于解决冲突)。熟识的工作夥伴喊她 Carrie,有作风强硬、不屈不挠的女强人意味。

林郑月娥上任一体两面,建制派选委欢呼,民主派选委显得相当失落,部分人忍不住落泪。林郑月娥难以获得民主派支持,27% 的民调显示是否能获得市民支持将是下一个重要课题。林郑月娥的“一国两制”离香港人民的意志遥远,人民恨中国当局对真普选的打压,香港七百多万人口中,只有 1194 人有投票权的最高行政首长选举,林郑月娥真是香港人民的理想吗?有待她未来的实践。(同场加映:香港占中两个月落幕?民主,永不退场

作为中国政局唯一支持的特首候选人,人们喊她“梁振英 2.0”,林郑月娥承诺要打开港人的郁结,可许多港人并不想“维持现状”。港人记忆起占中运动时尤其心痛,政府发放了 87 枚催泪弹,民众公开呼吁林郑月娥,不再与梁掁英坐一条船。林郑月娥没有割席,反而一路坐成了首长,近亲为林郑月娥辩护“忍辱负重”,香港人一盼再盼,只是领悟了“不要把民主寄托在某个人身上”。

林郑月娥会不会是“梁振英 2.0”有待观察,但在七月上任前,人们已经细数她扛着的政绩与过去,也不乏“女领导人”的身份讨论。

女强人与第一先生

香港首位“女行政长官”,林郑月娥的性别备受关注。

当选后她在商台节目说明,先生林兆波十分抗拒有人以“第一先生”称呼他,表示称林兆波为“行政长官配偶”较好。未来也可能不会携手丈夫出席政治场合,让家庭受到影响:“兆波是个好低调好低调的读书人,我多年来职位愈升愈高,他都是坚持低调的原则。”

林郑月娥在宣布参选时曾公开说:“我必须感谢我的先生和两个儿子,在过去短短-个月,他们三个都要从期望与我多些时间相聚的心态转变过来;他们都要从担心我的体力能否支持而尝试劝退的立场,改变为背后支持我参选的最大动力。由于他们都是低调的人,我恳请传媒朋友在未来的日子,尊重他们的私人空间。”

作为一个有领导力的女性,是否能“兼顾家庭”眼看是媒体将琢磨的新议题。


(图片来源:来源

另外,香港特首选委颜宝铃也几次为林郑月娥塑造“好女人的形象”:“这个女人不简单!她不管位置多高,在适当的时候要陪在孩子身边,体现了对家庭的责任和一颗妈妈的心。现在,香港的形势复杂,她依然走出来竞选特首。她出来不是为了什么,就是用一颗‘香港心’爱香港,把香港当作自己的家,要带领香港走出一条发展的道路。”(同场加映:

林郑月娥本人更坦诚了“我每一次的决定都会问他(指先生),其实我也只是个小女人。”

真假难辨,但话一出,身为女性的我们或许心更酸。林郑月娥是如此激昂而梗咽地让自己的软弱摊于媒体之下,在大女人与小女人的天秤下又特别绑手绑脚。我们更担心,拥有家庭的女性一定要属于“一种样子”,才能在志业上找到被认同的途径。


(图片来源:来源

女强人也必须有“小女人”的一面吗?

社会喜欢看总统携着妻小拍摄家庭形象照,暗示齐家治国;社会期待女性不要模仿男人,交际与说话都要刚柔并济。女性在政治的传统阳刚场域,要一一累积政绩,还要一一击破刻板印象。

特别在林郑月娥说的“对不起老公,你要为香港市民继续牺牲”这句话下意味深长。

暗示着:女人出头是抱歉的,女人“不安于室”是亏欠的。 

过去林郑月娥倒是不强求自己形象刚强,她喜欢穿旗袍、在镜头前掉过泪,算是近年女性政治人物敢于表现自己阴柔气质的。现在她更刻意强调自己的“小女人”身份了。

当女性主义鼓舞女性走出家庭、争取领导职位与权力,是否也特别苛责女性要展现“阴阳得宜”的特质与行事手腕?

还记得人们称林郑月娥是“梁振英 2.0”时,她回答:“我和梁先生差别很大,他是男人,我是女人。”可是她却未曾提及妇女权益政策。

林郑月娥或许有中国政府、建制派与家庭的青睐,然而更多广大地得不到家庭与结构支持的女性们,还在职场与家庭的跷跷板上动荡、还在女强人与小女人的身份里犹疑;广大不被中国政局瞧一眼的香港子民,仍在许诺的“维持现状”里失落与失根。(推荐阅读:香港教师眼中的六四意义:建设不靠一个人,靠一群人

无论是对港人的存疑或女性主义的提问,林郑月娥都还有长远的一哩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