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期许这个社会能乘载更多异质性,当腐女成为逾越性别污名的行动者时,愿你也试着开放眼界,理解社会各种性别可能性。

2016 年 2 月唐绮阳还叫唐立淇的时候,在一次直播里公开自己的腐女历程,当时来自中国的 BL 网路剧《上瘾》红遍一时。时隔一年,日本排球联赛举行全明星赛,两队球员山本涌与高松卓矢在球场上发生争吵,即将引起暴力事件的前一刻,二位球员一吻化解,影片迅速在网路社群传播。

逾越性别的污名:从文本阅读到社群互动

喜欢 BL(Boy's Love)的女性在今日被称为腐女,这群多半作为异性恋的女性,过去通过阅读逾越性别的非真实文本获得“愉悦”的阅读快感,借林奇秀(2011)的说法是“因逾越而愉悦”,愉悦感来自“跨越道德禁忌”,这种与社会道德价值相悖的情节,往往是对立的结合,例如师生恋、近亲恋、男男恋,双方处在对立的社会位置或关系。

这种“不受祝福的爱情”之所以特别受腐女欢迎,是因为具有颠覆性,反抗传统对性别、对爱情的定义,那种“愿意为对方放弃全世界”的爱情美学和情欲展演,都成为文本读者对于“纯爱”幻想的一部分。(推荐阅读:【腐女科普】BL、超越二次元!只要有爱就可以的腐文化

在正式学术研究上,基于研究伦理很少能探讨到未成年者对 BL 题材的观点,并且在过去的社会氛围底下,腐女背负的污名标签来自社会对同性恋群体污名身分的转嫁,很多人必须高调宣称“自己是异性恋”、“阅读 BL 文本只是兴趣”来摆脱自己所受到的异样眼光,因而当唐立淇高调公开自己是“腐女”时引起话题,甚至下标“出柜”来描述腐女从“在地下阅读”到公开自我真实日常的身分。

在这个过程里,以往难以被想像,或者被想像成一群“怪奇模样”的腐女子从观看文本的受众,成为主动逾越性别污名的行动者,自身情欲的样貌、对爱情的想像,都逐渐能够在社群媒体上公开,例如日本排球联赛贴文在社群扩散的样貌,许多腐女子、同性恋甚至异性恋男性,都大方在社群中与该话题互动。(推荐阅读:【BL小学堂】我们用头脑做爱,而非肉体

真实日常里男男恋污名消解的可能?

日本排球联赛事件的特殊性在于,这既不是漫画小说文本、亦不是《上瘾》的网路剧情节,而是真实世界里的事件,特别是发生在强调男子气概的“运动”场上。当然排球运动或许在运动场上特别容易被认为不那么阳刚,可是这并无损于事件的震撼力——球场上阳刚的 2 个男子以亲吻化解冲突。

无关于事件主角的性倾向,2 个男性亲吻的真实互动,并且在社群快速传播、得到多数社群的正面回馈,已经是日常社会里少见的情况。尤其在真实社会里一般同性的亲密行为,即使只是牵手、接吻都仍受巨大社会压力。对比看见排球赛男男接吻“腐魂”上身的人们,皆大赞养眼,实际生活上同志牵手却往往遭到非善意的眼光。(推荐阅读:异性恋男生的性别告白:我习以为常的世界,原来对别人满是压迫

尤其媒体再现上,同志的亲密性更是被贴上各种污名标签,例如同样以夜店为场景的电影《红楼梦》和《台北夜游团团转》,今年开拍的《红楼梦》在媒体版面往往被贴上争议标签,尤其将情欲和亲密性在镜头下呈现的这点更成为讨论和评论话题;2015 年的《台北夜游团团转》纵然票房不佳,但再现“(异性恋)夜店捡尸”文化,甚至被包装成台湾版《醉后大丈夫》,都显见同样再现“亲密性”(intimacy)对台湾社会而言,异性与同性仍然存在双重标准。

迈向一个更具有包容性(tolerance)的社会,我们要让这个社会乘载更多异质性,不会因为不一样而有差别待遇。那么或许藉着更多腐女的现身、更多人以“腐魂”来认识社会,更多文本走入现实的禁忌出现在社会,对于污名的消解能有正向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