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比小姐写单身女子之于寂寞,无人倾诉的情绪都沉淀为岁月带来的成熟,成熟让妳懂,孤独是种美学,其中滋味只有自己能体会。

天气潮湿,喉咙整天痒痒的,春天是个忽冷忽热的骚货。讲话时不得不一直清清变调的嗓子。

“你又一个人跑去唱 KTV 了是吧?”我在阳台用极小量的水浇花,利亚在旁边抽烟,同时审问我。

“都是整天吸你的二手烟啦。空气已经够糟了。”我呛声,顺道把窗边凋谢的兰花,丢到种芦荟的盆栽里去。连葱都长出花来了,不知名的一根绿芽,在地砖的缝隙中冒起,各种东西只要稍被忽视,就会长出意想不到的霉菌。春天,让寂寞变成坚强的催化剂。

听说一个人去唱歌,是“寂寞的忍耐力指标”的第五级,入门版是独个儿去茶餐厅和看戏这些鸡毛蒜皮的事,过了第五级,就是独自长途旅行、独自搬家,和极限级的一个人静悄悄去做手术。屈指一数,我都经历过了。(推荐阅读:【赌城单身女子周记】孤独是最新流行,自己吃饭是新的时尚

“我早就过了极限级了!”利亚笑说。

“什么手术?该不会是去把胎儿打掉吧?真是伤天害理。”

“大学四年级那年去做智慧齿拔除手术,压着神经线,要开刀,之后整整一个星期吞不下口水、吃不下东西。”

人对寂寞的忍耐力的极限到底在哪里,我想大概就像临盆的母亲对疼痛的承受能力一样,到了那个关键时刻才知道,阵痛每上升一个等级,如同被打断一根肋骨。但有时候处理孤寂,就像过关斩将打怪兽,挑战越多,困难越多,越尊重敌人。一个人的团年饭很难吃,一个人的平安夜很难过,一个人旅行自拍很悲哀,然后很不容易捱到了两个人、三个人、一个家族一起过活,又怀念起自由自在的日子,又怀念起寂寞这个对手。人真是多愁善感的动物。(推荐阅读:没人教过的独处学:你的孤独,是为了让你感觉自由

“我必须大量的独处,我的成就都是基于孤独的努力。”任何像卡夫卡那样明白独处美学的人,都不是苦口婆心的传道人。达摩在石洞里面壁 9 年,也不说法,不言语,只留下一个身影。

寂寞没有内功心法,没有满血复活,没有升等晋级,它甚至像一个钟楼驼侠,默默地守护你,天长地久地等待一个可以衷心接受和爱上它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