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在 2017 年成为全世界对女性最友善的国家,他们做了些什么?又是如何办到?

瑞典向来在各种进步指标中榜上有名。2017 年,瑞典成为全世界对女性最友善的国家这项调查由历史悠久的顾问公司 BAV Consulting 、 新闻社 U.S. News & World Report 与世界最顶尖的华顿商学院 UPenn's Wharton School of Business 共同研究公布。同为北欧的丹麦排名第二,挪威第三。


图片来源:Infinity House

为何是瑞典?瑞典的儿童、长者与性别平等部长( the Minister for Children, the Elderly and Gender Equality ,下文简称性别平等部长) Asa Regner 会告诉你,这并非一朝一夕的努力,而是长达数十年对女性权益的提倡,以及联邦政府系统以各种政策、立法,支持女性工作与生活的结果。

瑞典的性别平等里程碑甚至可回溯到 13 世纪 50 年代,当时的国王比耶.亚尔(Birger Jarl)通过反对暴力对待女性的法律,禁止强暴和诱拐女性。1845 年,瑞典即开始实施男女平等的遗产继承权制度。1974 年,瑞典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用父母育儿假取代母亲产假的国家,是促进男女平等的重要一步。

瑞典也是全球首个女性主义政府——A Feminist Goverment——他们甚至在政府网站如此自称,并且宣示:在政策决定和资源分配上,达成性别平等是瑞典政府的首要顺序。


图片来源:瑞典政府官方网站

从 2006 年世界经济论坛首度公布年度《全球性别差距报告》以来,瑞典在经济、政治、教育和卫生等领域的性别平等状况,始终保持世界前四名的高位。

瑞典的性别平等部长 Regner 表示,瑞典之所以能够持续缩小性别不平等,有几项关键的政策在背后支撑:

1. 以育儿假取代育婴假

在育儿议题上,瑞典拥有全世界最慷慨和弹性的政策。生育或收养小孩的父母可以共同分享 480 天的育儿假,直到小孩八岁之前都可以请休。单亲家长则可独自使用全部的 480 天育儿假。

在 480 天育儿假中的 390 天,父母有权获得工资收入的 80 %(每天最高是 946 瑞典克朗,约合 102 欧元或116 美元)。其余的 90 天,政府每天补贴 180 瑞典克朗。没有工作的父母也有权享受带薪育儿假。


图片来源:Susanne Walström

480 天的育儿假,父母是否看得到却吃不到?瑞典政府早一步想过这问题,法律规定父母每人每次生养小孩均需至少休 60 天育儿假,不可相互转让。

育儿假还能拆开请休,可以按月、周、日甚至小时为单位使用,这使得父母可以自主调配时间,平衡工作与生活。许多研究证明,这样的政策创造出对女性更友善的职场,促成更多女性投入其中。过往,多数职业女性若要成为母亲,必须面临非常艰难的抉择:要不必须职场与家庭择一,要不则肩扛两边的照顾责任,而一旦离开职场,重返工作岗位也很难保持离开前的薪资水平。

瑞典的政策不但帮助了母亲,男性也可同女性一样请休育儿假。今日的瑞典,平均有四分之一的育婴假是由父亲请休,然而瑞典政府对这项数据仍然极不满意,依旧想方设法提高男性请休的比例,希望男女请育儿假的比例达到 1 : 1。  

这些友善的育儿政策,并非政府的慈善施与,而是来自人民的主动争取。

政策契机起源自 1930 年代。当时瑞典面临严重的人口萎缩, 1935 年生育率甚至跌至 1.7(但仍比今日台湾来得高)。当时,保守派将生育率下降归咎于女性不愿担负传统家庭主妇的角色,这不但毫无帮助还使情况恶化。于是,工会团结起来,挺身向民意代表施压,争取育儿福利。“工会的行动,对政府的政策决定起了很大的作用”,瑞典国会劳动市场委员会主席、从 1998 年起即任议员的佩尔西宁(Raimo Parssinen)在回忆政策历史时如此说道。

育儿政策的改革,成为促进性别平等的契机。瑞典经验,亦是台湾面对人口严重老化与极低出生率的重要启示。


图片来源:瑞典官方网站

2. 以个人税制,取代婚姻的联合税制

瑞典的独特税制,更相当程度地支持了育儿政策、并且赋权女性。何以税制能够促成平等?

性别平等部长 Regner 对《商业内幕》网站解释,性别平等若不想停留在口号,必须进入到“非常枯燥乏味的技术层面——也就是以个人为基底的税制。”从 1977 年开始,瑞典的婚姻双方并不联合缴税,必须各付各的。因此不论你是否走入婚姻,亦不论性别,你的税制基底都是以个人收入为准,你所获得的福利,也会根据你个人的需求调整,而非从家庭的集体需要出发。


瑞典性别部长 Åsa Regnér。图片来源:UN Women

换句话说,早在2009年瑞典通过同性婚姻法之前,福利照顾的核心单位即不是以异性恋家庭为准,“个人”才是。

“从 1970 年代开始我们便这么做,人人都意识到自己是为了自己缴税,这形成了一种正向的循环,督促政治人物必须为(各种性别的)选民好好工作。”性别平等部长 Regner 这么解释。 

这是个人主义社会的极致,个体的存在空间受到国家保护,保护根源自税制,这也是瑞典式国家治理的重要特征。

瑞典常在“最快乐国家”评比榜上有名,其实也与瑞典的个人税制不分性别地回馈至个体、支持更平等的社会环境有关。

3. 严格调查公司与产业间的性别薪资差距

瑞典目前仍持续施力的工作,是确保公司行号遵守同工同酬的法令。

2008 年,瑞典签署了《瑞典反歧视法》(the Swedish Discrimination Act),拥有 25 位以上员工的公司,每年必须调查公司内的薪资性别差异,若差距过大且没有采取改善行动,政府则会要求公司支付罚锾。

平均而言,即使在瑞典,女性目前的月薪仍不到男性的 87 % —— 如果把产业的差异等因素考虑进去,那么前者是后者的 95 %。省议会里,两性之间的薪酬差异最为明显。差异最小的职业之一是蓝领工人。Regner 说,“同工不同酬的差距仍可透过政策达到,比较令人头大的,反而是如何让传统上被认为该由女性从事的工作价值被肯认,例如护士与长者照护。”


瑞典女性在议会中的代表比例在全世界名列前茅。图片来源:Melker Dahlstrand/Riksdagen

照护工作的价值,不论在哪一国都有待社会文化层次的翻新认识、肯定、乃至政策支持,让工作不再性别化,才可能进一步达到产业间的性别平等,更全面地缩小性别同工不同酬的差距。

4. 落实性别平等主流化

瑞典政府花费很大心力在落实性别平等主流化。因此,性别平等主流化对瑞典人而言,并非一个空洞的词汇,它是真材实料的。

2014 年,瑞典政府指派 41 个政府机构,在 2015 年至 2018 年间积极投入到“政府机构中的性别平等主流化”(GMGA)合作项目的工作里。他们的目标是整合各机构在各方面的性别平等工作。政府一共拨款 2600 万瑞典克朗,给这项为期四年的项目。

瑞典政府的官网里有这样一段动人宣示:

女性和男性,必须拥有相同的权利去塑造个人生活与社会。这是人权,也关乎民主与正义。当社会面临挑战,性别平等将提供部分解方。现代福利国家在考量经济发展与正义时,性别平等是理所当然的议题。而性别平等主流化则是政府在实施女性主义政策的重要工具,对性别平等反应敏捷的预算编列即是性别平等主流化的重要部分。 Women and men must have the same power to shape society and their own lives. This is a human right and a matter of democracy and justice. Gender equality is also part of the solution to society’s challenges and a matter of course in a modern welfare state – for justice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The Government’s most important tool for implementing feminist policy is gender mainstreaming, of which gender-responsive budgeting is an important component.

写到这里,当我明白这并非口号,而是政府行动准则的此时,心里激动非常。性别平等主流化绝非难以执行的高大上理想,我们确实能够如此要求政府,而政府,更应当履行平等对待各性别公民的义务。

女人迷性别小学堂

性别平等主流化

Gender Mainstreaming

性别平等主流化是联合国在 1997 年创造的词汇,用以描述将性别平等理念融入各级政府部门的工作中。它的理念是:性别平等不是一个单独、孤立的问题,而是一个持续的过程。为了实现性别平等,政府在分配资源、制定规则和做出决策时,必须顾及性别平等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