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离开家乡,去冒险需要很大的勇气,但抛下自由回乡的决定,除了勇气外还有成堆的现实等着,让你检视自己。

那天看到一篇文章,他说道,出走之后,不要把心遗落在返乡的路上,我的心,落了一拍,因为,那谈的正是现在,当下,我的状态,回来台湾已经 2 个多月了,但是却觉得,自己人在台湾,但是心跟状态,却是在新加坡的,那是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甚至我自己都始料未及,毕竟,决定要在合约结束后返乡,不是偶然,而是有计画,并且下定决心的,但为什么,我会如此的怅然若失?这不就是我想要的吗?我不断的问我自己⋯⋯

有的朋友会问我,你后悔吗?我愣了一下,我想我是有后悔过的,尤其当我一次又一次的面试,一次又一次的感觉面谈的过程是非常的顺利,感觉到自己是非常的备受肯定,然而,每次谈到了薪资的时候,总是只能不断的自问,这就是我的价值吗?或者该说,难道这就是台湾幼教老师的价值吗?然后在这一次又一次的过程中,我不断的自我价值澄清,我要的是什么?我回来的原因是什么?如果只是追求薪水,当初就不该回来的,如果薪水不是最重要的,那么,我能够怎么在想要的生活还有现实中,得到平衡?(推荐阅读:留学书单:食物是家乡的记忆

过程中也有人问我,想回去吗?我那个当儿我同时问我自己,我想了一想,我摇摇头,回来了就不会再回去了,因为那样当初那样的分别就没有意义了,要对自己的决定负责,既然已经走上归途,就要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要凄风苦雨的走,还是开心乐观的走,都是自己的选择,但既然选了,就不要回头,就像以前每次从台湾回去新加坡的时候一样,跟朋友道别之后,再不舍,也要拉着行李,头也不回的往前方走,2 个月了,才开始感觉到自己坚定的心跳声,才开始有尘埃落定的感觉,我想,这就是人家说的接地气吧?

但,我真的没有想过,我得重新适应我的家乡,如果是在我还没回来的时候,有人这样告诉我,我大概会嗤之以鼻吧,毕竟我几乎每 3 个月就回台湾一次,谈什么适应,有人会对自己的家水土不服的吗?

结果跟朋友谈起这件事,才发现,不只是我,因为,其实不管是出国打工游学,还是到外地去工作,都可以逃避一点在自己家乡的现实,每一天每一天的把自己眼前的生活、日子过好就好,除了要返乡之前的一点焦虑,那时候其实不用想得太多,但是回到家乡之后,就得要好好的计画自己的生涯,自己的未来,满满的满满的,会忽然充溢在你的脑袋跟生活中,很容易让人莫名的焦虑。(推荐阅读:为什么我们对台湾失望,却又舍不得离开?

朋友 R 早我一步从澳洲回来,我还在新加坡的时候,正好是他最焦虑的时候,想着对未来的计画,一边无所事事的,面对身边亲友的关心和询问,难免都是压力,当时他跟我倾诉那些心情,我完全无法同理,担心的只是行李会不会超重啊,还有每天把握时间的玩乐,但是当我回来之后,每次打开家门,遇到邻居,他们总是会问,你什么时候回去啊?

听到你不回去了,下一个问题就是,你回来工作喔?在做什么?然后只好有点羞赧的说,啊,我在休息⋯⋯不知道为什么,说完后,总会有种尴尬弥漫在空气中,对于那些年长的阿姨们来说,休息就是失业,就是无所事事,这种外在无形的压力,好像加剧了心中的那些惶恐跟不安感,但每次焦虑莫名的时候,也会忍不住的嘲笑自己,真是劳碌命啊,连休息一下子都会觉得有罪恶感,一起回来的朋友们,有的人正在享受生活,甚至是安排了许多的旅行,看到我这样,总忍不住笑我说,你就不能放松一下吗?工作强度一直那么大,该趁现在好好停一停⋯⋯

一被这么说之后,想起新加坡同事在我回来前,提点我的其中一件事情就是,不要为了工作,而随便找工作!!听到的当下,觉得蛮搞笑的,但是现在回想起来,这真的是把我看得很透彻之后的中肯建议。(推荐阅读:你为何工作?把工作意义还给自己

当然我觉得,这也不是出走再回来台湾才会遇到的状况,之前出走到纽约和峇里岛当特技的表演者的同事也是,当她回到新加坡了,她瞬间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虽然也是有幼儿园跟她招手,但她却觉得不是自己想要的,但是如果不做这个,应该要做什么呢?在新加坡当特技演员,并不是那么容易生存的,于是她一边在度假村表演打工,一边找寻自己想要的工作,我当初不太懂她的心情,但是现在,我已经可以体会她那种,因为好像知道自己不想要什么,但是对于自己的要的,却还一知半解,所以感到茫然不安,而在一次一次不同类型的面试过程中,有的时候居然发现,对于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反而越来越清楚了。

偶尔会开玩笑的跟朋友说,当初觉得台湾是舒适圈,想要跳出去,后来,反而新加坡变成了我的舒适圈,回家,变成了一个冒险,出去,跟回家,都需要花上很大的力气,说服自己,告诉自己,无论如何都可以做得到!

回来 2 个多月了,生活慢慢地找到自己的运转方式,也开始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或许还不知道是好是坏,但我想,我的心,终于也已经跟着我,在返乡的归途上了⋯⋯

坚定,而有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