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平权的未竟之业,于苗博雅,她深蕴眼眸里有坚定信念:我能为台湾做的,就是运用专业,还诸人人都能尊严幸福的社会。

第一次和苗博雅见面时是在一家巷弄里的小咖啡厅,低头翻着 menu 的时候我突然看到在页码旁边有小小的一行字写着“禁止摄影”,我顿时想说糟糕(因为访谈后原本预定在咖啡厅进行拍摄),正要抬头和苗博雅讨论这个问题时却见她从柜台边走了回来,对着我说:“我已经问过小姐了,他们说可以拍摄没有关系”。

那是一个愉快的午后,苗博雅的妈妈也在现场参与整场访谈,她们是如此自在融洽的聊着这在多数家庭是禁忌话题的故事,苗妈妈说:“做自己是很重要的,就像是花园里头如果只有一种花,那也太单调了吧。”(推荐阅读:【向输过的人致敬】苗博雅:撕不下身上标签,但能选择不只用标签理解世界

从苗博雅小时候所展现出来的言行举止,苗妈妈内心其实就有了底,但是她想只要不伤天害理,也没什么好震惊或是觉得不可思议的。后来苗妈妈加入了热线(台湾同志谘询热线),和很多的同志父母分享经验,她说想法其实很简单,回归内心的初衷,就只是希望孩子能够自由快乐。

苗博雅说她是幸运的,我想正是因为家庭给她的这些空间,让她心中的信念能如此坚定,从政的一路上,面对平权问题,她深深的相信:“不喜欢我是你的自由,但是受到平等的对待是我的权利。”

“在这些过程里头,是什么让妳充满动力继续下去的?”我问。“在探讨这些的时候,我能去做不同想法的交流,让别人理解我,形成共识,这样的过程当中可以发现台湾这个社群能走向一个共同而且更好的未来时,那样子的状态让我感受到充满希望”。(推荐阅读:“相信自己做得到,台湾没有时间等我们变老”苗博雅专访

和苗博雅的第 2 次见面是在将近 1 年以后,一样的蓝色衬衫,西装外套,皮鞋,皮带,手提公事包,记得她那时候有提到,因为相较同领域的人们,自己的年纪比较轻,所以一定要再能改变的地方让自己看起来更具有年龄之上的成熟和稳定度。

这让我想起了自己每一次在外接案聊到年纪时,对方几乎都会因为我的年纪而感到惊讶,有些人惊讶之余态度会跟着转变,有些不会,常想,外在和年龄在这个社会里到底扮演着什么样子的关系,苗博雅认为,外在和年龄都不是操之在己的,对于一个政治工作者而言,找到一个自己可以接受,选民也可以接受的外在表现方式,或许是工作上要想办法完成的任务。今年刚好就要满 30 岁的她,对于外在和年龄,她想,能够找到一种令自己感到舒适的状态,就很好了吧。

阳光透过叶子的缝隙落在我们的身上和四周,沾着苗博雅平易近人的笑容,她说:“我想做为一个台湾人,我能为台湾做的事情就是,运用我所拥有的专业知识,让台湾成为一个不只是独立自主,而且还是人人都能够尊严幸福自由的国家。”写到这边的时候我想起了电影《一代宗师》里的一段台词,练武有 3 个境界: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推荐阅读:【影片直击】苗博雅:“让所有不一样的人,有同样的机会完成梦想”

同样身为年轻一辈的族群,我想苗博雅让我感受到的是“见天地”,这段话她轻轻地说出,风吹过,字字句句却都没有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