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母职与工作间的重心分配,试着争取自己的权利,藉由沟通打破职场藩篱,从中平衡生活。

“为人母这件事对我来说,就好像是撞上一堵砖墙:因为,我真的很喜欢当妈妈。”“我想把每件事情做好,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你必须要在某个时间点上决定,自己要追求的是哪种成功。”一位在亚太区投资银行担任策略副总的学姐如是说。

这天,我在新加坡国立大学 MBA 参加学生会社团”Women in Business”(就是职场女力啦)的系列讲座,听 3 位校友分享她们在新加坡的职涯历程。在狮城工作资历都超过 10 年的她们,一位来自澳洲的华裔家庭,两位则是印度裔移民。

提到新加坡,不免令人联想到严刑峻法、父权专制、民族多元、金融中心等形象。然而在成长转变快速的东南亚地区,新加坡对多元文化、性别平权、员工参与度等价值的重视,也是与日俱增。我也很好奇,在新加坡,女力们所关心的课题,与其应对的方式。

母职与公司职的取舍

“我很清楚,自己是适合公司该职位的候选人。所以即将为人母的这件事情,并不会影响我去争取该机会。”“公司在上千份履历中,最终要挑出一个人担任该职位,大家要知道,这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如果你是真正合适的人,你待产育儿的计画,其实并不会影响公司录用你的决定——但你自己一定要先有这个观念。”(推荐阅读:【范琪斐答一问】谈兼顾一切,也谈梦想平等

“这对我来说,同时是另一个正向的挑战。正因为我热爱当妈妈,又希望能继续我的职涯发展,两者叠加的结果,便刺激我一定要找到一个很能满足我、很能发挥我长才的工作。”“当妈妈,对我的成就感是无比巨大的。如果有一份工作需要我减少在母职所投入的用心,那个工作必须也要能勾动我足够强的热情与动机。”“这样的正面循环,反而让我跳脱了在两方面都消耗的困境。”

大胆追寻工作的发展

“当你跟女儿谈起这段经历时,这就会是一个很好的英雄故事。”另一位学姐十分认同,接续说道。“要成为你的女儿或儿子的人生道路启蒙者。永远不要让他们觉得,妈妈为了他们所以放弃了自己的职涯。这不是他们这世代应该要有的观念。”这位学姐,是一全球网路巨擎公司在东南亚与印度区的技术服务负责人。

这位学姐的公司有着出名的最愉快、最鲜艳的办公室,众人凝神倾听。

“你们知道吗?每年我们公司每个职位收到上千上万份履历,但我们往往还是觉得男女比例不够平衡。于是我们实验了一下,把职缺的工作描述简化再简化,使得职务说明的篇幅变得很小一段,但条件基本上并没有更动。你知道发生了甚么事吗?”

“女性申请者的数量倍数增加!男性申请者通常只要他们的履历条件符合 60% 就会登录申请了,而女性只有在她们自己条件 90% 符合,才会登录申请。所以各位,永远不要低估你们自己。”(推荐阅读:【人类图气象报告】不要攻击自己,不要轻视自己

“我们对工作的追寻,可以更大胆奔放。我常跟员工讨论工作与生活平衡的课题,我都说其实这是优先次序的问题。资讯愈见透通的这个时代,‘做决定’不该变得困难,而应该变得更容易。永远都会有转圜与解决困难的方法的!要对职涯的发展保持信心,这对男人女人,都是一样的。”

沟通消除藩篱

“我想谈的点很简单:沟通能够消除藩篱。”第 3 位学姐来自全世界最具创意的玩具公司,担任区域品牌经理。

“相较于男性,女性通常被认为是语言能力、谈判交际能力较强的那一方。然而我们面对许多既有的障碍,比如说玻璃天花板、薪资不平等、尊重态度等问题,却很退缩不前,常常心态上已经认输。”(推荐阅读:性别平等不只是女生的口号!从漫画开始,让“平权”成为动词

“这样是打破不了藩篱的。需要支援?需要资源?就举手开口要求。在亚洲,埋头苦干还是大部分人的行为模式,但当公司聘请你发挥创意、发挥组织能力、发会执行功能的时候,你不能闷声吞下这些困难。”“任何语言文化、性别、职能的藩篱,都要靠沟通来突破。”学姐露出乐高玩具的单纯笑容,“别浪费了我们在大脑区块先天就这么发达的天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