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年,女人迷【性别观察】单元展开全球连线。在墨尔本读书生活的 George Hong ,将以【澳洲观察】为女人迷读者带来同志平权与爱滋议题的前线视野。

Once upon a time, there was a little boy who wanted to love another little boy…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小男孩想爱另一个小男孩⋯⋯

The Normal Heart, 2014


图片来源:The Normal Heart 剧照

在二月份的时候,澳洲澳盛银行(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Banking Group Limited)为三月份澳洲雪梨同志狂欢节(Sydney Gay and Lesbian Mardi Gras Festival)推出了一支广告:#holdtight 。

广告内容很简单,找来各式各样的伴侣,男男、女女,男女⋯⋯各种伴侣,在广告一开始很高兴的牵着手,但在不论上公车、电影院,走回原本家庭等情境下,意识到外人眼光的时候,就一一地把原本紧牵的手给放开,另一个人看着松开手的那个人,怅然但又“我能理解”的表情。


广告文案是这样写的:“Even in 2017, the simple act of holding hands is still difficult for some people即便于2017年,牵手这个简单的动作仍对某些人来是困难的。”让不少全世界的同性伴侣深感戚戚焉,不论在澳盛银行脸书页面或是 youtube 影片上,都有不论国籍与年纪的同性伴侣不约而同分享切身之痛。

这已经不是澳盛银行第一次宣示支持同志权利了。澳盛银行向来是雪梨同志狂欢节的主要合作银行,从前些年至今年都把雪梨同志狂欢节大游行的 Oxford Street 现场提款机改成 GAYTMs 。

今年,澳盛银行除了拍这支 #holdtight 宣传平权理念,更找几位在该银行服务的同仁,不论是否有同性伴侣,邀他们在镜头前分享对于牵手这件事的看法 ,影片一开始就是分享他们在公众场合下同性伴侣牵手所受到的歧视:被嘲弄、被吼骂、被吐口水已是家常便饭,有人直言:“我不在乎其他人怎么想 — 我并不在乎这件事,但我在乎的是他们所可能做的事。”,许多有同性伴侣的员工一一表示:“我从不在公众场合牵起伴侣的手。”更有个员工用一种哀伤的语气说着:

有人只因为单纯牵着另一个人的手,就必须担忧他们自身的安全性⋯⋯那实在太不可承受了。
That somebody does have to be concerned about their safety, simply by holding somebody else’s hand is…
too much.

什么时候让这么简单展现爱的手势不再单纯了?只是牵着自己所爱的人的手,为什么得受到异样的眼神?后半部的影片开始让所有员工想像可以怎样牵手⋯⋯是夸张的拉扯式呢、可以是很简单的十指紧握呢,重点是:每个人都应该是在觉得自然而且愉悦的状态下牵起自己所爱的人的手。不过就是牵起手啊,不就是一般人所做的吗?(It just holding hands, and it’s what humans do.

最后影片在这段话作结:

“这是一个爱与尊重的象征,让彼此的手柔和纠缠,是我最爱的事之一,因为那比起任何文字的力道都来得重。”

雪梨同志狂欢节(Sydney Gay and Lesbian Mardi Gras)

雪梨同志狂欢节已于日前盛大展开活动,这个被称为世界第二大的同志盛会并非浪得虚名,除了主游行(parade)外,更有好几个活动从二月17日开始直到三月5日结束,是此不单只是游行——更被称为狂欢节,今年主题是 Creating Equality(创造平等),找来数名男同、女同、跨性别、酷儿等(LGBTQ+)以三点不露的方式于镜头前“骄傲现身”,这个活动主旨:我的人们|我的聚落,My People | My Tribe 


图片解说:雪梨同志狂欢节游行后派对现场

而整个节庆的高潮:大游行在雪梨时间晚上八点左右开始,与台湾游行不同,雪梨大游行是把整条 Oxford Street 给封起来,要事先报名的团体才可以走在其中,早在下午就有人排在护栏两侧准备一睹这一年一度的盛会,周围的商店与住家无不挂上彩虹旗,每个人无不盛装与会,在此时,路旁的唱片行播了 Whitney Houston 经典名曲之一:〈I wanna dance with somebody〉

在封街的状态下,每个人听到经典的旋律与歌词:

Oh! I wanna dance with somebody
I wanna feel the heat with somebody
Yeah! I wanna dance with somebody
With somebody who loves me

无不停下脚步,在封街的大马路上直接随着旋律与歌词舞动起来,在这个盛会里,无论是不是 LGBTQIA 的一份子,也不管互相熟识与否,大家彼此相视笑着,dance,享受此刻的欢愉!更有甚者,会有人伸出友善的手,邀你一起与其共舞,骄傲秀出自我。

同一时间的台湾呢?

相较之下,在雪梨大游行举办的当天(Mar. 4, 2017),台湾的街头出现再也荒谬不过的戏码,一群自称素人家长带着小孩上街吃阳春面,诉求反同性婚姻与相关教育。看着台湾友人的脸书,似乎处在平行时空——澳洲这里极力大呼我们对同志环境仍不友善,主要合作银行更拍摄广告声援同志处境,而回过头来,台湾一群人不但假藉着反对婚姻平权之名更反对性别平等教育进入校园,连一个性别平等厕所都可以被拿来炒作成性骚扰犯罪率提升或是疾呼不知道怎么教小孩?

二月初于墨尔本大学进修,一座单一性别厕所(Unisex Toilet)就这样设立在街上的轻轨站上,有需要者直接确认里头是否有人就自行使用,从来没有人感到困惑。要说性骚扰犯罪率提升?去年八月的新闻,墨尔本才又蝉联全球最宜居城市第一位,的确,移居城市评比这件事见仁见智,但是若拿单一性别厕所设立与否来说会导致性别错乱与性骚扰犯罪率提升,进而炒作台湾不适合宜居,就真的让人觉得居心可议了。


图片说明:在墨尔本大学街头的单一性别厕所

本文开头引用的是 HBO 于 2014 年播出的《the Normal Heart》,一部深刻描写当时 HIV/AIDS 肆虐纽约同志圈,但无论是医护人员或一般民众皆束手无策。这段落是男主角道出面对挚爱发病时无助却又那么深爱的感受,这段台词最后是这样作结的:

It’s hard to believe in much these days. But we must never stop believing in each other.

the Normal Heart

这段时日要谈互相信赖是那么困难,但给在台湾为同志教育或婚姻平权努力的夥伴们,我们必须一直相信彼此,唯有相信彼此,我们才有可能战胜那些制造偏见与歧视的人们。就让我们坚定地牵起手,给那些不停创造歧视、偏见,或是假见证的人们看见我们的爱:

牵手,一个简单,但又比任何文字的力道都来得再重也不过的动作。 #holdt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