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裸”也逐渐资产化的世代,性工作、情色报复和裸条信贷的出现,应使社会大众反思该谴责的主体是性别或是威胁行为?

近来伴随数位经济的浪潮,女性主义和性别平权尝试在新经济的思维下提升女性赋权和性少数的经济自主,如共享经济主打的兼职和自由业,正逐步翻转“正职为王”的刻板印象,进而提升长期担任兼职者和自由业的女性和弱势族群的经济地位。(推荐阅读:劳动结构中的女性困境:共享经济是网路女权运动?

此外,数位金融的“去现金化”,让金流快速流通,致使网路借贷、小额信贷急速火红,去除银行中介,省下利差,借款人和投资人透过网路快速媒合,提升融资弹性,借钱变得容易许多。为了增加融资弹性,可供担保的“资产”定义逐渐扩张,不再限于传统实体的动产和不动产,越来越多投资人还可接受借款人提供信用、劳务、智慧财产、资料,甚至是“网路人气”等虚拟的“资产”作为担保标的,松绑网路借贷的限制。

当“裸”成为虚拟资产担保

然而,在网路免费色情泛滥,无人愿支付对价购买“裸”的今日,却意外因数位金融“去现金化”促使“资产”定义进而扩张,“裸”的价值似乎再次受到关注,结合着作财产权、名誉权与隐私权,以虚拟资产方式呈现,成为担保交易的标的物。

2016 年 6 月,报载中国大陆有高利贷向女大学生要求传送“手持身分证件”的自拍裸照,年轻女性以同时拍摄身分证和裸照的方式提供给放贷人,放贷人会以相关资历、长相和借贷纪录给予小额贷款。许多女大学生为提升借贷额度或资金周转的速度,主动传送具身分识别性的自拍裸照,提供给投资人争取小额信贷。

这类手持身分证的自拍裸照,人称“裸持”或“裸条信贷”,目前以中国大陆最为盛行。

裸条信贷恐成无限期担保

为了突显裸条信贷的特性,可以比较裸条借贷与性工作之异同。性工作是以性行为服务作为买卖标的物,裸条信贷则是以具身分识别的裸照作为担保标的物,两者皆将“女体”物化、资产化,且当事人皆出于自愿。

而其最大的差别在于,性工作是“实体”、“一次性”的买卖,银货两讫后就结束,折旧速度较慢;裸条信贷则是“虚拟”、“永久性”的担保,因网路不会遗忘,所以一旦散布出去后就很难永久删除,折旧速度极高,折损的不仅是借贷额度,还包含名誉和隐私。当裸照成为担保品,债务又无法清偿,赔上的不只是裸照,而是人生。(推荐阅读:亲密关系暴力!拒绝复仇式色情:没人有权散布你的私密照

另外,同样是裸照外流的情色报复(复仇式色情),与裸条借贷相比,可发现两者皆以散布裸照作为威胁的凭据,且一旦散布后损害几乎难以回复。但相异之处在于,情色报复裸照拍摄之本意非为交易,当事人拍摄之初也未预料到会被散布,裸条信贷的裸照则本是为了争取投资人的信任和借贷而拍摄。不幸的是,地下网路集团也另动歪脑筋,鼓励利用人上传并广为搜集情色报复的裸照,以“不给钱就散布”的威胁手段,成为新型的集团性网路性勒索(Sextortion)。

藉由比较裸条信贷、性工作及情色报复,可以了解“裸”在实体世界和虚拟世界的变化和转型。“裸”似乎永远是交易的物品、要胁的把柄。

自拍裸照,错了吗?拿裸照借钱,错了吗?

性工作的道德是非,最难获得共识的地方在于所谓的“选择”到底是“完全出于自由意志地选择”,还是被迫地“只有这个选择”。

即便是自认完全出于自由意志地选择,是否自由意志的潜意识仍然被众多偏颇的思想捆绑,这些疑问在讨论中成为循环论证,至今似乎仍未有解答。裸条信贷也会有同样的疑问,当事人的“选择”究竟是出于自愿,还是被迫地“只有这个选择”?女学生没有钱缴学费,到底是“选择”去从事裸条信贷或性工作,还是被迫?

即便情色报复的裸照“遭散布”是违反被害人之意愿,但被害人往往仍因裸照“拍摄”是出于自愿而遭到异样眼光,被害人因“选择”自拍裸照而遭严厉谴责。性工作和裸条信贷更因选择和自主性的比例“似乎较高”,“好像”皆出自于当事人自愿,故被害人遭外界谴责的程度更远大于情色报复。(推荐阅读:裸照外流不是你的错!遇见恐怖情人该如何自保?

裸的交易,究竟谁赚谁赔?

性工作、情色报复和裸条信贷,三者的被害人几乎都是女性,被谴责的对象几乎都是女性,但令我最难过的是,谴责这些的人也不乏女性。

之所以称参与这些行为的人为“被害人”,是因为他们几乎都是弱势,或是“相对弱势”,即便是名流或是名模自拍裸照,都是在性别结构的角力中,相对失势的女性或性少数。为什么会作出这样的选择,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循环论证,把负面评论放在被害人身上无济于事,反而只会模糊问题焦点,让被害人不敢出声。

反观应该思考的是,为甚么被害人几乎都是女性,为什么被遣责的人不是压榨性工作者的人蛇集团,不是专收裸条信贷的放贷人,不是裸照外流的散布人、勒索人?

裸的交易,究竟谁赚谁赔?还是终究总归“男赚女赔”,男生看与被看都是赚,女生看与被看都是赔?(推荐阅读:女人只能是裸照外流的受害者?从“男赚女赔”的逻辑到大法官眼中的猥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