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发现,原来给予的同时也在获得,透过文字的力量,用自己的体悟,让他人勇敢坚强。

自己曾经有一段很封闭的时期,推算起来约莫是在当全职妈妈的那段时间。

育儿占据了每天大部分的时光,疲惫的精神状态,也没力气再去跟朋友维持交情。或许不能当藉口,但我想世界这样,有天生厨子手的人妻,也有天生育儿脑的妈妈,而我在进入人妻及人母的世界时,是手足无措、迷惑茫然的,是沮丧挫折、自我否定的。

这样的自己,没有人会喜欢,我这么相信,于是我更加逃避与人交往,甚至在把小孩送到幼儿园以后,当起大律师的小助理,我还是觉得看不到自己的价值。(推荐阅读:全职妈妈的心酸告白:大家往前走,只有我原地踏步

我想,人对自己的评价,很容易影响到自己的表现。当你觉得自己不行,你会连踏出第一步都觉得万分困难,所以虽然和朋友交际越来越少,对婚姻关系的怒气越来越多,我怪的从来不是自己不长进,想的只是什么时候苦难会结束。

甚至即使在无意间被出版社发掘成为作家之后,我还是认为,所有的路其实都不是自己铺排出来的,那些邀约、注意都让我喘不过气来。我想要龟缩在自己的蜗牛壳里,那样我就不会在得到之后,还要面对失去。

然而,有一天,一则讯息,跳出在我的未读通知里。

“谢谢妳的文字,陪伴我度过最难熬的那段日子。”哎哟~你不觉得太浮夸了吗?

只是,如果是客套话,她求的是什么呢?我不明白。

然而这不是唯一一次的讯息。

开始出现第二则,然后是第三则……

当我发觉我有能力疗愈别人时,我的心情似乎像是发现自己有特殊力量的蜘蛛人,会有点退缩,但血液却是沸腾的,因为有人需要我。(推荐阅读:津村记久子写失落世代:废柴日常也能是疗伤文学

后来我才渐渐理解,原来自己还没完全从之前封闭的世界走出来,我害怕再回到那种不被需要的状态,我担心一切控制在我手中的,很快又不再受我控制,那些曾经伤害我的,依旧有能力再伤害我。

直到有意识地出手,开始帮助别人,我才感觉到自己的坚强正在一点一点建立。当我鼓励了别人,我也渐渐可以相信那些听起来像口号的激励文字,的确有催眠的力量。当我扶起了别人,我才会知道,自己的手臂绝不是只能用来掩面哭泣。

“那是妳,我又不会写文章。”

唉⋯⋯我还觉得自己除了快速生成一些挖人痛痒的文字,好像也没其他长处了,地永远扫不干净,煮汤老是忘记关火,连小孩的便当都会忘了送。

但当那个她带着伤口而来,轻描淡写最近的困境时,我就像看见了书中主角自己没看见的曙光似的;或许,只要我敢抬手伸指,她就愿意尝试那条她即将放弃的道路。

在给她希望的同时,她朝向未来的炯炯目光,也照亮了我的道路,原来疗愈别人,也能够疗愈自己,因为看见自己的能量其实多到可以分给身边的人。

我察觉到,原来一手被孩子拉扯、一手缮打着即将截稿的文章,有一点点值得骄傲。我说服自己,菜煮得不好吃,不用觉得不好意思。我开始能够⋯⋯屏息,不用一再一再地确定自己被爱,才能够爱自己。(推荐阅读:专访蔡淑臻:爱自己,成为自己也欣赏的人

只要伸手交给别人你给得起的力量,你就够资格爱你自己。

甚至你会忘了自己身上的伤,直到伤口真的不痛为止。

“这样说来,那根本不用疗伤啊,越疗越伤!”你或许会说。

哈!好像真的是这样。

你是因为帮助别人而更有能力,而不是有能力才能帮助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