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琪斐答一问:在面对家庭与梦想间的挣扎时,让我们试着定义自己想兼顾的“一切”,将梦想也规划进去。

我的老公 Roberto 跟新朋友提到我时,最喜欢跟人吹嘘两件事。一个是:我的老婆很会骑马,另一个是老婆虽成为美国人不到 10 年,但写了一本有关美国文化观察的书。

事实上我骑马技术很不怎样,现在还是只比初学者好一点,至于那本书嘛,从事文字工作近 30 年,只写了一本,全部所得版税可能不到 10 万台币,人家称赞,我都不好意思。

两件事看来毫不相干,一动一静,但我知道对我老公来讲是一件事:这是老婆的梦想。他会说:你去骑马,家事我来做。(推荐阅读:【蔡瑞珊答一问】梦想与现实间,做个站在中间的人

虽然他偶尔也会跟朋友抱怨:my wife is a bad wife 因为,这个,我扫地扫得很马虎。Roberto 跟朋友这样说时,我心中很感动,因为我这美国老公诸多不是,极为难搞,但对我的梦想,他总是全力支持,而且引以为傲。

当女人迷来跟我邀稿问我,对“女人是否能兼顾一切?”时,第一个来到脑海的想法是,美国社会对女性追求梦想的态度,是较亚洲社会平等的。

我也许离开亚洲太久,但在我成长的过程里,听过太多这样的说法:

“女孩子读这么多书干嘛”
“女孩子事业心太强会影响婚姻”
“女人还是应该以家庭为重”

最讨厌的一句是: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成功的女人。

屁!

美国观察:在职场与梦想挣扎的女人们

这不是说美国己经完全走出这种以男性为中心的沙文思想,不然希拉蕊竞选总统时,就不会把打破玻璃天花板拿来当作口号,川普也不会当上总统。(推荐阅读:美国梦属于所有人!希拉蕊败选感言全文:总有一天,我们会撼动玻璃天花板

我曾与专研女性议题的芝加哥大学教授 Rebecca Sive 谈起此事,她说现今美国年轻女性最关心的议题,正是女人迷问我的:我要如何能兼顾一切?也就是说,美国女性仍在如何兼顾家庭、职场与梦想之间挣扎。

传统的家庭价值观,要求女性将先生的梦想,孩子的梦想摆在自己的梦想前面。社会的期许也是要求女性先做好太太、好妈妈、然后才是女强人。(推荐阅读:性别观察:卫福部“黄金怀孕期”说,女人的肚皮要回应多少社会期待?

在这一点东西文化也许没有太大的不同,但在美国,美国女性可以很大声的跟先生孩子说:"How about me?"

我没有自私到觉得女性的梦想要摆在最前面,但社会也不应该老是要求女性要把自己的梦想摆在最后面。

在一个核心家庭里,爸爸妈妈孩子的梦想应是平等的,至少应该承认女性有为自己梦想争取平等地位的权利。

这是为什么能理直气壮的说这个 How about me? 很重要。有太多女性为了所谓的“和乐家庭”,很习惯的把自己的梦想自动摆到后面去,连说都不说。这些女性的梦想不是被老公孩子扼杀,是自己就先放弃了。

任何关系不管是跟配偶、父母、孩子、朋友、同事,要走得长久的关键,都在意见不同时如何取得共识。

但你如果不说,你的老公孩子爸爸妈妈公公婆婆如何知道此事对你很重要?所以第一步,就是要在家庭成员前,勇敢表达自己的想法,让爱你的人知道,你的梦想是什么,然后经过不断的沟通,异中求同。(推荐阅读:女人过了 25,为什么不能再有自己的梦想?

把自己的梦想往前放,从讨价还价开始

还没有对象的女性朋友们,我建议可以采取脸书执行长 Sheryl Sandberg 的建议。找对象时就应该把能尊重你梦想的这一点纳入考量,而且还能以行动配合。不能一方面说尊重你的梦想,另一方面又要你把所有家事工作一肩扛,剩余时间精力才能去实现你的梦想。亲爱的女朋友们,看到金光党时,要知道快闪。

这个沟通过程不会容易,但不是不可能。

我跟 Roberto 之间常讨价还价,很多亚洲朋友听了觉得很不可思议。但我觉得能不伤感情的讨价还价是一种艺术,双方都要极力为自己的想法辩护。最后采取折衷做法,如果这次听你的,下次就换我作主。

女性朋友常采取的策略是忍一忍就算了,或我自己做比较快的态度。因为害怕沟通或冲突的结果,形成长期累积的怨怼,总有一天要爆发。最糟糕的是到了五六十岁才在问自己:我这辈子都干了什么了?

美国年轻一辈在两性平权上比我这一代,己经又进步很多,很多年轻小夫妻在沟通及分工上,合作更加协调。

比如 Roberto 的侄女 Emma 跟先生 Patrick,五年前结婚时住西雅图。Patrick 当时在私立小学教书,Emma 则在大学里做博士后研究,生活很稳定简单。但两人除了共同的梦想是有两个孩子之外,Patrick 想成为专职作家,Emma 则希望在研究工作更上层楼,两人于是同意,接下来八年,先以 Emma 的工作为主,Patrick 辞职,搬到密西根大学所在的 Ann Harbor。(推荐阅读:致 2017 的职场笔记:做一个兼顾职场与家庭的爸爸

每天早上四点到七点 Patrick 在书房工作,七点全家起床后,一起早餐,八点 Emma 上班 Patrick 带两个小朋友一个三岁一个两岁,做小朋友该做的事,并整理家务。

四点 Emma 下班接手,带孩子煮晚餐,Patrick 则在书房工作,六点全家吃晚餐,八点小朋友上床。两夫妻此时会一起看看电视或说说话,十点熄灯。听起来好像很军事化,但一家四口感情好得不得了。

Emma 告诉我,她很喜欢她的工作,如果可能她当然希望能多些时间投入,但她觉得目前状况是折衷之后的最好状态;Patrick 己经出版了一本书,第二本书正在筹画当中,他也说他当然希望,他每天有十个小时不间断来写作,但一个和乐的家庭生活也是他梦想。

两人说好,小朋友达到学龄时,将再度调整。我看 Emma 两夫妻的合作模式,自叹不如。因为我知道 Patrick 绝不会说 Emma is a bad wife. 但在美国生活就有这个好处,我可以对”bad wife”这个头衔一笑置之;因为我知道 Roberto 在此时对 wife 的定义,是指能持家煮饭打扫洗衣的传统定义。我的确在这方面,又没兴趣,又没能力;所以我过去二十年都是努力工作,花钱请专人来做。

bad wife 就 bad wife 呗,完美妻子这个头衔对我来讲,没有吸引力。但我知道我在 Roberto 心中,绝对是世界第一配偶,毕竟还有谁可以为了他想去非洲登山的梦想,去健身房苦练一年?

当你问着自己:我如何可以兼顾一切时,表示你是个有野心的人,什么都要。我最喜欢有野心的女性了,有欲望才会敦促自己努力。但“一切”是个很困难的境界,所以第一步就是要看清自己,问自己想要什么,自己定义你的“一切”。(推荐阅读:挺身而进只对了一半!为何女人总要努力兼顾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