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女人节之后,听听安海瑟薇的联合国动人演说,推动有薪产假制度,目的是为了将女性从“家庭必带”解放,也建一条让男人能共同照护家庭的路。

光辉灿烂的三月八号,安海瑟薇站上联合国讲台,她是今年度的联合国亲善大使,她一开口,直截了当地提到产假问题多有缺漏,更直指美国是所有已开发国家中,尚未建立完善有薪产假制度的国家。

去年产子的安海瑟薇感触深刻,她在演说中点出,现行的“母职产假”(maternity leave) 已不适用,我们该建立的是双亲皆能自由应用的“有薪产假”,赋权女性同时,我们也该关注男性困境,有薪产假,必须包含女性与男性身影,建造一条让女性与男性都有权投身家庭的路。(推荐阅读:性别观察:安海瑟薇不做辣妈!怀孕不胖个几公斤怎么过瘾

因为女性主义,是为了连结众人,而非制造对立。

她从自己的故事说起,与你分享她动人的联合国演说,从重新定义亲职角色开始,我们的情感需求,应该应允我们拥有更好的未来。

亲职的重量

当我还是个孩子,我父亲常常问我,“北方在哪里?”尽管一开始我的方向感很差劲,持续练习之下,我有越来越清晰的方向感。我父亲让我知道方向感多重要,于是长大成人的我,坚信我能够领航自己的人生,是我父亲给了我这样的自信。

去年三月,我第一次成为母亲。当我握着孩子的手,我深感那种难以言喻却又宇宙共有的感受,我觉得灵魂颤动,感觉到自己人生有了更重要的目标。

我同样也记得,我开始思考,我是否有能力保有我对职涯的热爱,同样珍视着重要的关系。跟多数的父母一样,我开始思考,我该如何平衡我的工作,以及我生命中的新角色——作为一个母亲。

而在那一刻,我的脑海里闪过美国现阶段的产假状态,女性有十二周的无薪产假,而男性则无任何产假可请。(同场加映:Yahoo 执行长的产假争议:没有典范,我们就为自己创造一个

被经济惩罚的母亲们!现有产假反映的性别问题

这个资讯背后反映的是,就我自己的经验,产子后的一周,我根本还难以下床移动;这个数据背后反映的是,双亲被期待度过三个月毫无薪水的日子,并能立即回归原先生活。

我不禁想,12 周的无薪产假,对大多数的家庭,会是多大重担?资料显示,每四个女性就有一个在产子两周后旋即重回职场,因为她们巨大的经济需求,让她们必须再次投身,承担家庭支出。

同时,即便有 12 周产假,多数女性依然难以请满,因为她们会受所谓“母职惩罚”(motherhood penalty)所累,遭人质疑她们在职场上不够投入,或是被绕过升迁机会与职场加薪机会。

我自己成长的家庭环境中,我的母亲就面临“职场”亦或“抚养三个小孩”的选择。而选择后者,让她成为一个无薪,付出被过度低估的家庭主妇,因为她找不到同时支撑他投身职场与家庭的路。(推荐给你:【一问首问】女人该如何兼顾一切?

而我跟父亲的互动经验,也让我感触良多,因为他是家中经济的主要来源,我跟哥哥与他的共处时间分秒必争,我们争取着他工作后的“剩余时间”,而我知道,我们已经是非常幸运的家庭了。

我因此深感有薪产假的重要性,因其将撼动既有的性别结构,并能真正带来女性平等与自我赋权。


图片来源

重新定义双亲角色:解放女性束缚,也要解放男性束缚

我们需要重新定义男性角色,并且赋予他们承担亲职的途径。为了要解放女性束缚,我们同样也要解放男性束缚。女性应当肩负家务责任,是非常固着的性别刻板印象,不仅加深对女性的歧视,也限制男性参与及男性与家庭成员的互动与连结。

我们明知这样的刻板印象复制,将有损家庭结构与儿童成长,那么为何我们持续贬低父亲的投身,同时又加重母亲身上的重担?

就我看来,有薪产假不仅只是中离职场,更是让我们握有重新定义性别角色的自由,我们能够重新选择如何投资时间,并且建立新的,正向的行为循环。

来自瑞典的研究显示,男性职员若是拥有请产假的权利,女性薪资因而能有 6.7% 的成长,6.7% 的成长幅度意味着更长足的家庭经济自由。另一项联合国数据同样显示,多数父亲表态,若是自己能拥有更多与家庭共处的时光,他们渴望能降低既有工时,走入家庭。(推荐阅读:霸气请两个月产假!马克·佐伯格证明自己是脸书执行长,也是一个父亲

我也想问在座的各位,在我们成长的经历中,你们是否觉得自己跟父亲的互动足够?你们是否感觉到父亲一角的存在?而在场的父亲们,你们是否常常与你们的孩子共处?

如果要扭转劣势,我们必须互相帮助,缺一不可。

有薪产假的未来:我们不该因为情感需求,而被经济惩罚

因此,我要向全球的公司与机构大声呼吁,我要邀请我们一同向前迈进,骄傲的促进有薪产假的未来。我也期待从联合国自身情况改造开始,我们可以成为典范,共创一个男人和女人不再因想组成家庭,而被经济惩罚的社会。

无论你想不想生养孩子,我们都会因为有薪产假制度的重新设计,活在一个更好的社会——我们的情感需求不至让我们软弱,而是让我们真正成为一个完好的人。

目前以性别角色设计的“母亲产假”(maternity leave) 尽管看似立意良善,但它同时加深了女性单一负担起家务责任的印象,并阻挠了女性重回职场的路径;它也阻隔了父亲与家庭互动的机会,而我们也知道,当代社会不只有一种家庭组成,不只是男与女。

更何况,当代社会,许多家庭有两个爸爸,现阶段的“母亲产假”制度该如何服务他们呢?(推荐给你:致 2017 的职场笔记:做一个兼顾职场与家庭的爸爸

建造一条让任何人都能投身家庭的路:我们的情感,使我们更加强壮

今天是国际女人节,我想谢谢所有致力让制度更加完善的前人们,让我们敬重他们的付出,并且在既有基础上,将负担从性别角色上移掉,而转向机会的拥有。

让我们向自家父母的牺牲致意,并且建造一条让父亲能够投身家庭的路。有薪产假的制度,将让双亲有更多时间与孩子共处,而这将全盘改变孩子眼中看到的世界,他们因而能够透过观察,去想像更多未来的可能。

我也要向美国疾呼,我们是所有已开发,并且高所得国家中,唯一尚缺完善产假制度的国家。而纽约、加州、纽泽西、罗德岛、华盛顿等洲,已开始着手进行有薪产假的设计。

改变,不仅是那些有迫切需求的人的责任。我们必须问自己,我们的明天该怎么样比我们的今天更好?当我们愿意站出来,当我们明白着,即便性别有诸多不同,爱就是爱,世界会变得更好。

谢谢大家。

【翻译后记】兼顾一切,该是男女共同面对的问题

翻译安海瑟薇联合国演讲,我对萤幕听打,心里激动,想着女人迷近期释出“一问”服务,闪过脑海的各种念头。

听安海瑟薇说,产下首子成为母亲那刻,她感觉自己生命有了新的重心,她也同样问,自己有没有能力在追寻职涯与照护家庭中取得更好的动态平衡?她因而从自身困境拔升,提出“有薪产假”的解方。(推荐阅读:理想的产假

我们持续想着,有多少女人曾这样问过自己?有多少女人会认为“无法兼顾一切”是自身能力不足,而不是结构缺失导致的结果?世界视家庭照护为女性责任,而我们想说的是,家庭照护该是双亲责任;兼顾一切,也该是男女共同面对的问题。

一问的诞生,是因为我们深信,女性的选择,应该有更好的制度辅助。我们也应该群聚解套的各种方案,让女人逃离责怪自己的恶性循环里。全职母亲也好,职场母亲也好,我们的情感需求,应该协助我们建立更好世界的样态。

一问谈“女人能兼顾一切吗?”也是向世界提问,我们固然没有标准答案,但我们正走在寻找多重解方的路上。


点开一问,让世界听见你的故事,共同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