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场导演谢淑靖应邀答一问:女人能兼顾一切吗?她提到,女人对自己少点苛责,想要兼顾一切,要先学会用两种节奏过活。

谢淑靖导演今年的行程满档,去年制作的台湾首部街舞舞剧《梦舞街》三月底将登上广州大剧院,跟中国的观众见面。下半年亲子音乐剧《走吧!寻找最棒的自己》、老歌怀念音乐剧《旧情绵绵》跟新住民音乐剧《我的妈妈是 ENY 》也都将展开环台巡回的行程。除了一直在进行的音乐剧编导工作外,她今年还跨足连续剧剧本、纪录片拍摄跟书籍的编写。身为一个导演、一个编剧、一个作家,她更是一个妈妈,时间该如何分配?要如何兼顾这一切?让我们听听她怎么说。



去年九月《旧情绵绵》排练照

有时抢手是看起来而已,善用时间其实逼不得已。

2016年年底,在收关之际,就开始接到许多单位的邀请,有的是加演,有的是新制,有的是自己熟悉的领域,有的深具挑战性。零零总总、洋洋洒洒,一字排开直到2018。

众多邀约,对于一个自由创作者来说,听起来好像是件好事,但事实上,这是一份没有一例一休保障的工作。如果七个业主,每一个都很宽容的只占去我每周中的一天,尽管日复一日,夜复一夜的加紧赶工,都很难跟业主说“对不起,我刚做完别人的案子,很累,我想先休息一下,妳的晚点再说。”

在最紧绷的时刻,其实对工作跟家庭都感到很厌倦,觉得自己只是在赶赴一个又一个的角色,却没有下戏的时候。拿下导演的面具、戴上编剧的、拿下编剧的、戴上妈妈的,坐下来喝一杯咖啡时,都感觉尝不到味道。然后我们要去向谁说,我有了幸福的家庭、满档的工作,但我觉得厌烦,觉得好累?那妳接这么多事干嘛?不会分给别人做喔!

我体会到一件事,有时“想要的,负担不起;想丢的,又舍不得抛弃。”人生的痛苦是不是都从此而来。

毕业的那几年,因为觉得剧场的受众太少,所以投身连续剧剧本的写手工作,希望自己的作品有更多人可以看见。但是有时工作量过大、有时案子断头、有时资方跟制作莫衷一是,这看似报酬跟曝光率都比较好的媒介,却让我感觉到一种摸不到边际的空虚。于是回到自己熟习的领域,剧场,不管规格大或小,只要敲定档期,几乎不会发生开天窗的事,而且剧场与演员、观众面对面的这件事,让我所做的一切,都能这么清楚的看见成效,看见自己对他人的影响,所以这些年来,就一直静静地待在这里。

写连续剧本本来不在预期,但是一个吸引人的题材、声誉良好的电视台跟统筹,让我忘了曾经的痛苦,先生鼓励我再试一次。但连续剧编剧跟剧场导演的时间使用方式实在落差很大,有时排完戏回到家,却有突如其来的进度要赶,即使在家了也无法好好陪小孩。

先生跟婆婆已经 cover 了大部分带孩子的责任,我为了自己在家中的缺席,感到深深焦虑。连续剧剧本短又急的工作状态,打乱我生活的节奏,看着自己日渐流失的生活品质,我开始萌生退意。

我跟先生表述我的心情,剧场妈妈这个名词,好像意味工作与家庭兼顾,但事实上是不是两样都只做一半,没一样及格?(推荐给你:【剧场妈妈第一幕】孩子,不是你的负担

我知道自己必须新检视身上的重担,哪些是可以婉拒?但又保留关系,哪些是要继续进行,但是必须找人协助。我在冲突最深的时刻,重新检视生命中的排序,有时压垮自己的不是业主,反而是自己不肯放过自己的,所谓“工作上的荣誉心”。有时明明可以坦承自己的困境,与对方商量,以进为退,以退为进,就看自己要舍多少,留多少。世界上真的没有什么工作,是不能被他人替代的。

于是我将两个案子介绍给信任的朋友接手,一个案子告知对方时间太赶,档期很卡,但是释出未来我可以协助的种种可能。连续剧则找了有兴趣也有能力的朋友一起参与,大大降低我工作生活无法兼顾的焦虑,也建立朋友中年转业的契机。然后呢,就是善用手上的时间,把其余的作品做得更好,才不枉我承担可能坏了交情的割舍。

而其实最跟我讨时间的,是孩子。陪他吃饭、陪他洗澡、陪他念故事、陪他玩游戏,不会有收入、也不会有纪录,没有考绩也没有商机,很多男人不愿意做这件事,因为对累积社会成就感跟增加家庭收入无益。于是男人宁愿在职场征战厮杀,把带孩子这样没经济效益的事丢给太太或母亲。但还好,我老公有不一样的目光。

孩子是一辈子的事业,亲情是一辈子的投资,虽然缓慢,但是值得。所以要兼顾工作与家庭,必定要配备两组时钟,一个快、一个慢,快的像打击魔鬼一样,对付有时效性的工作,而慢的留给家人,用永恒的时间琢磨家庭的面容。(同场加映:【剧场妈妈第二幕】爸爸,你不只是赚钱的机器

我一样会焦虑孩子的种种,作息、饮食、洗澡、刷牙、学说话,是否正常?是否养成好习惯。潘雨一直有着自己的步伐,有他的弱项与强项。我无法用度量衡去度量他的成长,有时明知他在某些地方落后了,却也殷殷期待他其他部分发芽。

只是有时,看着别的孩子可以有很正常的作息,早睡早起,生活规矩被父母或祖父母好好要求。自己的孩子却要陪着我,这里巡回那里加班,有时晚睡有时早起,有时火车有时飞机,无法总是在正常时间用餐。别的孩子都在午觉,他却醒着,或许他很小也要像爸妈一样,学会自由与孤独,学会特立独行需要付上的代价。


(与孩子潘雨一起完成的水墨画作)

想兼顾一切,首先要学会接纳焦虑、面对失望。

要把时间极大值,我觉得有几个要点:

一、要降低焦虑。很多时候是焦虑把的时间吃掉,不然大块的时间可以处理大块的事情;零碎的时间就处理零碎的事,快快慢慢总会前进。而焦虑容易造成误判,瞎忙一通或是拉低整体心情,影响效率,要延长战线,一定要快速排除这类情绪上的障碍物。(推荐给你:现代人的焦虑症候群:学着,让自己安静下来

二、平常就要累积人际关系的资本,因为不管在工作上或是育儿上,很多时间强碰的时候,就是无法亲力亲为,凡是想要亲力亲为,最是造成时间强碰,内心纷扰的主因。所以在工作、家庭上都必须安排代理人,才能让事情多线并进。

而这些分身,就是我必须去关注的对象,他们的状况是否良好、心情是否得到照顾、我们之间的资讯是否高度的联通。跟老公感情要好,要能互相支援,不然我们就算是再好的妈妈,也只是好辛苦的妈妈。

三、学习面对他人的失望,或是自己的。能把所有事情顾好,固然很强,但拥有多少就意味着失去多少。拥有名声、金钱,失去自我、失去健康、失去跟家人相处的时光。拥有亲子时间,但自我成就受限;拥有家庭,但是失去冒险的天空…在此地出席,意味着在某地缺席,看开了,也就容易平衡了。可以的话,化被动为主动,彰显自己想要的价值,主动出击才能突破他人期待的困境。

四、跟时间做朋友。把目标的达成线拉长,因为所有的生命曲线都是缓慢的,有时时运不代表实力,我们的努力总要座落在大的时间循环之中,有时等待时机,有时借力使力,有时累积能量,也需要时间帮我们平抚伤口,或为我们的委屈平反。在暗处坚持,等待明处发光。(推荐阅读:“与其管理时间,不如管理压力”提高工作效率的十个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