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瑞珊应邀答一问:女人能兼顾一切吗?她说,从自身出发,思索中间和适当,让兼顾一切的动态平衡能不断练习着自我调整。

关于事业:做个站在中间的人

女人能兼顾一切吗?早晨醒来时这问题在我脑中打转,幻想若此刻能拥有默契般的好夥伴,正在煎蛋为我准备一顿美味早餐,保留我能专注写作的动力,又能兼顾肚子和脑子(笑),想着的时候,彷佛鼻子已闻到蛋汁香。

回到现实,我依旧一个人坐在家里的书桌前,依旧望着眼前这扇落地窗,此刻屋外的阳光照射进来,屋内变得暖活也扫去昨日的10度寒冷。我叹了一口气,将电脑阖上准备踏往书店的步伐。“兼顾”对于追求梦想工作的我来说,太过于奢侈,人生总是要在折冲中让步,在欲望和舍弃间,在梦想和现实间,做个站在中间的人,就好。

这天是茶屋进驻的日子,茶屋内摆放了作家林磐耸手绘10多年的明信片,他从2004年底开始进行的我的台湾MyHomeland的系列创作,每天持续抄录般的日记式书写,将学术研究用的空白资料作为载体,在台湾时所见所闻与不在台湾的所思所感一一记录,经年累月下来有一定数量,林磐耸:“简单的事情,做多了就不简单;不简单的事情,做久了就简单。”

画着时,他以简单的笔触,将繁琐的思绪和奔波世界各地的游离,将瞬间的意念和思念的意像跃然纸上,将思念邮寄回乡,邮戳上的日期和地点,是纪录心灵与时空的对话,他与画和明信片就像一座茶屋,读了信和书就像待在茶屋一样,找回宁静和心。在画画的片刻里,自己与手形成独立的小宇宙,对望身后的大世界格外迷人。

林磐耸特意手绘了一张明信片给青鸟,他说:“每张明信片的背后都会写上回家的路,将思念寄回家中,也有一些迷途尚未知返的信,可能是遗失了。”他淡然一笑的闲适态度,像是心牢牢定着等待着每一封漂泊的浪人回台。而自己依旧在漂流,心也依旧靠岸,以适当的思念传递刚刚好的温度。

在我眼里,他的书写和明信片就是一种兼顾,在思念与归乡之间“做一个站在中间的人”。

茶屋的指导教授李清志:“希望人们在茶屋找回清闲之心”,传达青鸟不追求表象的功成名就,或是肤浅的虚华热闹。书店里的书像是青鸟,穿越在阳光与书柜中互补于不同层次里,三角窗象征在面临世俗环境始终坚守信仰而或许倾斜的状态下,以鸟儿意象让中心点被牢牢抓住,稳定又飞翔,高高盘旋在华山上像是一座文化灯塔,拥有无限自由与无限视野。

我望着包围青鸟的三面三角窗,光线从窗外的玻璃透进,晨至昏醒阳光也随着东起西落的变换不同光影,与屋内的昏黄灯光交织成美丽风景,此刻内心自由的青鸟正处于我心里最中间的位置。(延伸阅读:好的工作就像“理想情人”:理解你的挫折,陪伴你的成长

关于关系:努力成为适当的人

上个周末,男朋友跟我求婚了。对于女人能兼顾一切吗?这段婚姻路开始之前就有了不安的讨论。

他:“如果妳有小孩,那么工作该怎么办?”

我:“你也是一半责任体阿。”

他说:“可是妳连自己都无法照顾好,总不可能让小孩每天吃土司配花生酱。”我哑然失笑了,的确在青鸟书店里,我每天都是土司加花生酱,更长时间是忘了吃饭。

日本作家冈田尊思出版的《母亲这种病》,问道:母亲,究竟是什么?:“想要获得肯定拼命努力,与追求完美的心情连在一起的,就是过份努力,为了尽义务、责任,或者为了达成目标,明明已经尽最大努力,还是会强迫自己再加把劲。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就会觉得自己没有价值,认为只有这么做才能获得身边人的认同。然而这么做是把极大的负担强加在自己身上。”

我不想成为《母亲这种病》后的婚后埋怨,不想过度勉强,用负担和压力来为难自己来获得认同。那么婚姻是什么?是过份追求完美的开始吗?

相对于追求事业的成功或梦想的往前,指标是容易的,只要倾听自己心里的声音就能找到方向。与另一半共处,或许试着在自我与期许间找到取舍之道。(同场加映:拥有开心、满足、幸福生活的基本条件:忠于自己

我说:“如果不结婚维持现状一直下去,好吗?理想上命中注定的伴侣就是无论如何都会在一起的,对吗?” 他大笑了,摇一摇头说:“好吧,那我只好选择放下。”

“放下?”轮我惊讶了,“放下的意思是?你要放下我了吗?”他有点恶作剧促狭一笑说:“放下对妳的要求,顺其自然我们自会找到方法。”

默契就是相互着冲撞彼此,在事业与家庭间、在梦想与生活间、在热情与虚耗间找到平衡尺,或许相互让步,或许相互包容,对我来说幸福其实是一颗滚动着的石头,无论前方的路是崎岖或是平坦,唯有不断的动能才能感觉到自己依旧还活着。

他的放下也是我的自觉醒悟的开始,花了10几年的时间在工作上跌跌撞撞,或许路途是颠簸,追求梦想的意念是浪漫,或过于洒脱,偶而也想放纵一下让自己喘口气时,另一半的体恤和包容却往往会在临门一脚前让自己回到适当的平衡点。

我们都该学会一起放下,适当学习思考兼顾的本质。

所以什么样算是兼顾一切呢?或许该从自身出发,思索中间和适当,让兼顾一切的动态平衡能不断练习着自我调整,让每个你我都走在刚刚好的路上,期许每个人能一起分享困惑,努力找到解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