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性别观察】笔记,带着激励自己、影响环境的起心动念,将由短篇与大家分享以性别出发的时事观察。

艾玛华森登上时尚杂志《浮华世界》引起众议,她身穿素白针织网洞上衣,胸线与下乳房坦荡荡,直白地让部分民众反映:“造型太过性感,有违艾玛华森一贯的女权主义者形象。”

什么是一贯的女权主义形象?是艾玛华森身着米色风衣在联国国妇女署发表演说的整洁,还是艾玛华森着白衬衫西装裤与葛洛利雅史坦能对谈的秩序?

我们不禁想,这是对女性主义的误读,还是对艾玛华森的误会。(推荐阅读:艾玛华森震撼人心的联合国演讲全文:“不只争取女权,而是两性都能自由!”

艾玛华森摇着女权的旗帜脱衣服?

《浮华世界》专访艾玛华森在《美女与野兽》(Beauty and the Beast)颠覆迪士尼公主形象,以小道消息出发的《太阳报》以此开了艾玛华森一个黄腔,报上以“美女与胸部(Beauty and the breasts)”与《浮华世界》隔空对呛,黏上一张野兽扶美女腰的剧照,像是惋惜女性主义的逝去,摇头说着“艾玛华森不该一边高举女权一边脱衣服”。

twitter 上专栏作家 Julia Hartley-Brewer 嘲讽:“艾玛华森老是说:‘女性主义、女性主义、性别薪资差异...怎么都没有人要认真听我说’但是她忘了说:‘喔,对了,这是我的胸部!’”

这位作者的冷笑像一种置身事外,要女性主义与裸露和身体切割关系。有人同意地一同高举仇恨旗帜大喊艾玛华森“虚伪”、“双重标准”。

也有网友陆续回文:“我不知道原来女性主义者还有服装规定啊。”、“一个女性主义者,可以同时为自己的身体感到骄傲。艾玛华森拍裸露照片,一点也不减损她身为女性主义者的立场。”

为何人们认为捍卫性别权益不能表露自己的身体?我们从“女性主义的服装仪容历史”浅谈起。

女性主义者该穿什么?从烧胸罩到整形

1949 年西蒙波娃在《第二性》写下:“一个人并非生来就是女人,而是后天社会形成的。”妇女高喊解放,反对美丽的压迫,他们烧掉胸罩,丢高跟鞋丢口红,女人企图从被凝视的客体中逃逸。1960 年后“单身女子”形象兴起,不少城市女孩跟随《柯梦波丹》搞砸家中天使形象,她们穿起时尚套装喊着我要性高潮。(延伸阅读:柯梦女孩的诞生:海伦葛莉布朗的《柯梦波丹》传奇

90 年后,玛丹娜的女性主义在学术界掀起一番争议,她敢曝身体、穿戴锥型胸罩,让阴性力量试图成为一种“欢迎凝视”的权力,开辟出女性主义的多元可能。

至此女性主义百花齐放,海勒薇提出〈赛伯格宣言〉后,美不再只有一种正典,整型、机器义肢、科技的身体,当什么都可以成为女人的身体,女人的身体去自然化,世界开始重写女性身份。

女人可以丢掉高跟鞋,可以穿上义肢,可以在想做良家妇女时温良,在想高潮时浪荡。然而追着一个“可以”的高度能动性同时,还有许多边缘女人在思想或身体上被裹着小脚,所以艾玛华森的裸露才叫部分人误会。

因为女性主义者该是为弱势抗战的,所以她不能是白人不能是资产阶级;因为女性主义者是拿回身体自主权的,所以她的身材不能让人欣赏;因为女性主义者是解放性别的,她不该再度深化女性裸露的刻板印象.....。诸如此类对女性主义者的要求背后,是否期待艾玛华森最好永远穿着西装高喊平权?

平权是“我站了起来,并不会导致你必得倒下”

律师许秀雯曾在女人迷婚姻平权专访这样谈。而我认为这句话适用不同价值观女性主义的对话。

世界上有六千两百万失学的女孩,联合国统计在美国每 6.2 分钟就有一名女孩被性侵。艾玛华森都曾为她们发声过。

我怀疑怒斥艾玛华森穿太露迫害其他女性的论述,与“裙子穿太短所以被强暴”近乎相同。你穿太露,所以你如果有人受伤了,那该是你的责任。

女性主义谈的是什么?在这样一个差异的世界里,平权是让更多性别边缘拥有相同的生存条件,与开放更多选择、让所有性别都能决定自己的生命形状。(延伸阅读:《美女与野兽》艾玛华森的贝儿宣言:不必王子,也能做公主

事实上这个问题,艾玛华森早就在他人质疑自己的白人身份时回答过了。“认清自己的优势并不代表遗忘其他族群的权利。我在联合国 #HeForShe 的演讲当中总共五次提到自己的幸运和所有拥有的优势。所以我努力,是为了希望有一天,其他女人能够拥有和我一样的机会。我无法代表这些妇女发言,但是我可以藉由自身的影响力,将自己和他人的经验分享给更多人知道。”

我们无法活在一个没有阶级与权力的当前,但我们期待一个穿与脱都有个人主张的未来,我们期待一个不需要再透过保护或抑制情欲来庇荫女性安全的社会。(推荐你看:写在 HUSH MV 禁播后:“难道不为艺术脱衣服,我就脏掉了吗?”

艾玛华森褪去衣物,人们也该褪去检视女体的有色眼镜,以及对女性主义者的刻板想像。无论性别,你的身体,你来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