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系日记】是继单身日记之后的内容单元,世上没有理想的爱情,只有属于自己的亲密关系。贾宝玉与林黛玉,爱过就不可惜。

许多人问,你还年轻,怎么不多走走看看。这是一个对象提结婚你就想跟他分手的年纪,这是一个暧昧不是热恋不成的年纪。有人说你这么多年爱着一个人可惜了,外行人猜测这长跑还“无果”的恋爱是否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你没要回应世界的怜悯,这么大了,好友都生了两个孩子、那留学的同事换过几次打卡伴侣,你始终只爱过一个人。

可是你并不遗憾。

你爱的甚至不是未来,没有了未来还是要爱。

你爱着,就像贾宝玉认了林黛玉。腐朽的命中注定在她眉梢开出花来,那人两靥之愁中有他的喜悦。

你爱着,就像林黛玉遇着贾宝玉。她才气收束了宝玉的乖张性情,那弱不禁风的胸膛原来能收容她的软弱。

你们的爱是这样,充满了缺憾。林黛玉哭,眼泪是来还给贾宝玉的;你有很多小脾气,像来修炼他的生命一样。宝玉散漫,遇上黛玉就偏执的很;他对生命充满野心,却爱你爱的很克制,像是怕挥霍什么似的,在一起这么久,睡着同颗枕,还传讯息预约你的早餐。

爱也不是占有,也不是永永远远,可是此刻哪怕有大江大海能让你们去看,恐怕你们如宝玉回应黛玉的试探:“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

老天,你们的爱情真的好老派。记起《红楼梦》宝玉黛玉初见,宝玉说:“这个妹妹我见过的。”

那如故,是前世种下的讯息,第一眼我们看着喜欢,心里就是旧识了,于是活着再不感觉孤寂。

你们第一次认识的时候原来是争辩《红楼梦》,你觉得他把经典读的歪斜无理,他说你把市井小民读成财阀世家。可说起宝玉与黛玉的爱情,你们都点点头,说故事写得好,没有善终,未尝不是一种善终。(延伸阅读:为什么宝玉喜欢黛玉多过宝钗?蒋勋与张小虹谈红楼梦的叛逆青春

爱着爱着,不是要你懂了我的全世界,更不是要我们成为一世界,只是我们各自徒步时,能在想歇息的时候,有气味相投的鼻息可以安稳,能在想流浪时,有双阡陌纵横的手心让人逗留不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