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也没想过,拒绝过的机会却让你深掘更多成功契机。看 Instagram 创办人如何从生活找到灵感,让世界之窗存在我们口袋里。


(图片来源:flickr @ OFFICIAL LEWEB PHOTOS CC BY 2.0)

2005 年,祖克伯想说服斯特罗姆放弃史丹福大学最后一年学业,为尚未起飞的 Facebook 开发照片服务,却遭拒绝。2012 年,祖克伯直接收购斯特罗姆的公司。 世界正以难以想像的速度改变,在创业的浪潮中,成功并非偶然,只要做对关键的那一次,你也可以重写游戏规则、创造最大价值。

2006 年春天,Facebook 创办人祖克伯一脸困惑地走向帕罗奥图市公爵咖啡屋的柜台,斯特罗姆 ( Kevin Systrom ) 正在一台嘶嘶作响的义式浓缩咖啡机后煮咖啡。前一年夏天,祖克柏曾带斯特罗姆到大学大道的面吧晚餐,想说服他放弃史丹福大学最后一年学业,为尚未起飞的 Facebook 开发照片服务。斯特罗姆拒绝了他的提议。Facebook 估值已达到 5 亿美元,正在跨出市值成长逾 300 倍的第一步,而且已经开始有盈余。斯特罗姆还是在煮卡布奇诺。(推荐阅读:快乐,是做有意义的事!脸书执行长谈人生与新媒体

6 尺5 寸、高高瘦瘦的斯特罗姆早在大学以前就热爱科学。大三时,斯特罗姆到义大利佛罗伦斯学摄影。他带着一台高性能的单眼反射式相机到义大利,摄影老师却要他换成一台猴哥 ( Holga ) 相机。这种相对便宜的塑胶相机以柔焦和扭曲光线产生特殊的怀旧风格,制造出风格独特的正方形相片,斯特罗姆很爱这种美感。“它教会我古典摄影的美,一种不完美的美。”这是斯特罗姆的“贾伯斯时刻”,那一瞬间对美感的深刻体会,就是他日后利用科技创造出领先其他竞争者的 Instagram。(推荐阅读:老字号也玩新社群手法!纽约时报用 Instagram 为新闻加温

他在墨西哥下加州一个艺术家汇聚的庄园租了便宜的房子,放假一个礼拜。在沙滩上散步时,斯特罗姆的女朋友妮可问,他们的朋友为什么能用应用程式贴出那么漂亮的照片?答案就是滤镜。突然之间,斯特罗姆想起他在佛罗伦斯用廉价老相机拍照的经验。那天剩下的时间斯特罗姆都窝在吊床上,一边啜饮 Modelo 啤酒,一边用笔记型电脑搜寻资料,设计出 Instagram 第一个滤镜 X-ProII 的雏型。

回到旧金山后,更多新滤镜很快接着出炉,像是以斯特罗姆边设计边喝的啤酒 hefeweizen 为名的“Hefe”和纪念 Digg 创办人罗斯 ( Kevin Rose ) 的拉布拉多犬“Toaster”。他们把产品重新命名为 Instagram,把这个新 app 送给朋友们。这群朋友中许多人是在科技界很有影响力的人物,例如 Twitter 创办人杰克 · 多西。有些科技圈名人开始在社群网站上贴出用 Instagram 滤镜处理过的照片。Instagram 名气很快传开。

Instagram 让低画质的手机照片也能马上变得时髦、充满复古风情,只需轻触萤幕,就能把一张普通的夕阳照片变成来自热带的明信片、为一辆旧脚踏车增添怀旧感、被咬了一口的汉堡看起来更香更美味。“想像一下,如果 Twitter 上多了一个搞笑效果的按键,或者 Tumblr 新增了聪明按键,会是什么样子,”斯特罗姆说:“以往大多数的照片应用程式需要使用者操作很多,使用者要自己又编、又导、又演。 Instagram 说,这些都交给我们来操心。”

掌握祕诀后,斯特罗姆和克里格在 2010 年 10 月 6 日午夜,在苹果 App Store 正式上架 Instagram。受到使用者疯狂涌入下载。

“那天开始,我们的生活从此改变。”斯特罗姆说。一个月后,Instagram 使用者增加到 100 万。没过多久,斯特罗姆就坐在苹果的主题发表会前排座位,看着贾伯斯在台上表扬他的应用程式。

Facebook 收购 Instagram 时,Instagram 根本还没赚进一块钱,许多媒体因此疾呼“泡沫!”。经过时间验证,Facebook 似乎确实是捡到便宜。今日的 Instagram 拥有两亿名活跃使用者,对祖克柏来说是打进行动市场很便宜的做法。许多矽谷的评论家认为,Facebook 出价 30 亿美元收购 Snapchat 失败,后来又成功收购 WhatsApp(190 亿美元)以及 Oculus VR(20 亿美元),如果 2014 年 Instagram 仍然是独立公司,价值应该高达 100 亿美元。我们永远也无法知道答案。(推荐阅读:创业,就是有勇气创造不同!创业必备的五项心法

可以确定的是:斯特罗姆现在身价非凡,而且仍然可以掌控他共同创办的公司。斯特罗姆和克里格现在借助 Facebook 的力量扩大规模,把 Instagram 转型成更全面、丰富的服务。他们的终极目标是把 Instagram 从分享可爱小狗和披萨的照片应用程式,变成用照片沟通传讯的媒体公司。

“想像一下,透过图像和未来会出现的媒体形式,把世界发生的事情传达给每个使用手机的人,那种力量会有多大。”斯特罗姆告诉我。在最理想的情况下,Instagram 将成为口袋大小的世界之窗,传递全球正在发生的即时影像,像是叙利亚的街头抗争或是超级杯的场边轶事。“我想他们就好像碰到当年爱迪生面对的突破点,”Thrive 资本的库希纳 ( Joshua Kushner ) 说:“有一天,你可以上 Instagram 看见世界各地即时发生的事,这会真正地改变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