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贫困的庞大数据背后,渴望受教育的炙热眼神。Cara Delevingne 走访乌干达,她明白,要让女孩重生,教育是唯一解方。

卡拉・达乐芬妮(Cara Delevingne)与 Girl Up、联合国难民署 UNHCR 前往乌干达,进行为期一周的难民访视行程。她用文字写下自己的见闻感想,更发现—教育是当地女孩最迫切需要的资源,而快乐原来可以如此简单。

上个星期,我在乌干达见到来自南苏丹的难民,并度过我此生最难以忘怀的时光。我与 Girl Up、联合国难民署 UNHCR(United Nations High Commissioner for Refugees)一同前往,此行的目的是为了更瞭解 UNHCR 针对难民危机的所作所为和为难民女孩寻求受教育的机会。这些女孩被迫离开家园,她们一心只想要上学,却要担心在青春期以前被迫下嫁他人。(推荐阅读:用书本开启教育革命!马拉拉:“全世界孩子都值得更好的未来”

联合国基金会(United Nations Foundation)为 Girl Up 的发起者,希望团结世界上所有的女孩,帮助彼此夺回自主权。他们透过教育,为乌干达和衣索比亚数以千计的难民努力。我非常荣幸能够加入他们的行列,提高社会大众对他们的关注度。然而,身体力行、亲眼见证他们的行动,带给我的感受是文字无法言喻的。

需求如此简单

我们长达 1 星期的旅程从拜访北乌干达和南苏丹边境的难民入境处开始,穿越一座桥梁后使得进入乌干达,过去 6 个月以来有 46 万名难民(平均一天 2,000 名)走过这座桥,我们也下车用双脚跨越同一座桥。

当我们从河边回来的时候,我们经过许多赤着脚,将所有家当、孩子背在身上的人。光想到有多少人重复一样的旅程,带着这么多东西,走了好几个星期⋯⋯你是无法理解的,他们有着无比的力量。我们与 UNHCR 的夥伴和乌干达的政府官员聊天,这些官员在边境提供难民热腾腾的餐食与医疗服务,开车载他们到避难所,他们可以在那里重建家园。(推荐阅读:欧洲难民潮下被隐藏的名字!岸边男孩艾伦的警示:“我们的梦想都死去了”

在 Bidibidi 辟护所,我和一群教室里的女孩坐在一起,她们分享逃离南苏丹的故事,公开说明她们需要什么物资才能继续求学。有一个女孩,她双眼炙热,坚定地说:“这非常简单,我们需要书本,我们需要制服。”这冲击着我,她们的需求对我们而言是那么地简单、那么地渺小,对她们来说却是如此重要。她们让你觉得你是被宠坏的,因为她们一心只想要上学,而上学对我们来说却是件稀松平常的事情。

在 Nyumanzi 辟护所,一群 8 年级的女孩让我印象深刻,因为在其他地方,她们应该要上中学了。当我试着与她们聊天,她们有点害羞地挤在一起,一直笑着。过了一会儿,我转过去跟 Girl Up 的副执行长 Anna Blue 说:“我们来跳舞吧!”我走到教室前方,开始教他们跳 Electric Slide,我们甚至还玩了一下假人挑战(Mannequin Challenge)。当气氛比较热络后,我跟她们聊很多事情,像是长大后想当什么——有 2 个想当医生、1 个想当工程师、1 个想当老师、2 个想当律师、还有 2 个想当记者。听到这些让我觉得很不可思议,因为她们是多麽想要留在中学继续上课,但这对她们来说是多麽艰难。

求学之路:漫长而艰困

整趟旅程我都无法停止思考一个事实:在乌干达,只有 50% 的难民女孩可以上小学,其中仅有 5% 的女孩可以继续升学。好多女孩都提到他们害怕被迫早婚,被要求在 11 岁就步入家庭;换言之,在应该要做功课的时间,她们却在哺育婴孩。好多女孩小学后就中断学业,因为走到中学学校实在太远了,或是因为缺少书本、笔、纸等简单的用品。有时是因为没有卫生棉,导致她们必须留在家里。(推荐阅读:志工旅行认识世界!张芷盈:缩小自己,才能拥抱世界

最让我难忘的时刻是在 Bidibidi 辟护所难民学童为我们举办的欢迎会上,他们表演特别的 Bola 舞,伴随着鼓声、歌声、还有律动。我环视大概超过 100 名跳着舞的学童,他们的脸上充满光彩,真的是个非常、非常神奇的体验。

不久后,学生与老师解释学校需要更多经费来盖永久的校舍,坐在临时用帐蓬搭建的教室让我心碎,常常有 150 名或更多的学生,挤在狭小的教室内站着上课。

快乐原来这么简单

下一站我们来到了 Palorinya 难民辟护学校,在那里我和一个梦想成为职业足球选手的女孩用头踢了一局足球,她真的很厉害!而且她还穿着凉鞋踢球。

在踢球之前,我和她还有她的朋友聊到她们逃离南苏丹战乱的历程,谈到她们目睹过的斗争场面,还有父母或家人当面被杀害的场景,她们脸上哀伤的神情令人难受。不过,拿出足球后,我们度过了欢乐的游戏时光,就像其他地方的孩子在操场嬉游一样,这些孩子展现了人类精神强大的复原能力。

在 Nyumanzi 辟护所,我和教室里的女孩聊了一下,就溜出去和社区的孩童在操场赤脚(好吧,我有穿袜子)踢足球。我想他们可以光着脚ㄚ子玩,我也要试试看!不管我们到哪里,总有一群小男生在不远处踢着一颗由纸团和细绳做成的小球,他们不让我用手摸或用脚踢球,然后就一直笑、一直笑。在这趟旅途之前,我从没想过逗人发笑可以带给我这么大的喜悦。

最后一天,我们来到 Pagirinya 辟护所。这里的学校目前有 1,200 为学童,然而他们需要扩建校园,才可以在明年收容另外 2,000 名学生。

跟那儿的女孩们聊天,我再度动容,她们拥有的不多,却拒绝他人的施舍。从她们说话的方式可以感受到她们是坚强、独立的女性。她们所要求的只是一个小小的机会,小小的第一步,把教育当成一个小礼物送给她们,虽然渺小却也巨大到能够从此改变她们的一生。

一起帮助女孩们受教育吧!

在离开 Pagirinya 前,我们到户外跟孩子们玩,我们围成一圈做伸展操、绕着圆圈跑步、跳舞,这根本是在健身!Pagirinya 的老师表明说他们给予有特殊需求的学生或是深受南苏丹战乱创伤的孩子特别照护。尽管经历风风雨雨,所有跟我聊过天的学生都充满坚强意志,对未来满怀希望。

我在这篇日记提到很多数据:460,000 名难民,这是多麽庞大的数字,而数字本身有件怪事:我们很容易模糊焦点,忽略了数字背后的人们。

事实是,我们都生而为人,我们都是相同的。在乌干达的人们就像你的小孩、你的姐妹、你的朋友或是上星期你刚认识的人,帮助他们就是在帮助自己。

如果你能发挥同理心,花一点点时间了解他们的经历、了解他们脚下的土地正在沈沦,那么你就会付出行动帮助他们。那就是为什么我为自己支持 Girl Up、支持他们为教育难民女孩付出的努力感到骄傲。(推荐阅读:童婚悲剧何时终止?阿富汗 14 岁孕妇被活活烧死

教育真的是让这些女孩们重生最有力量的方式,帮助女孩们受教育,你就是在赋予她们自助的能力,这也是你可以给任何一个人最棒的礼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