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推一问服务,第一个问题聚焦女人能兼顾一切吗?看堀北真希手写退出演艺圈的信,她乐当人母,有人祝福,有人可惜,你怎么看?

出道那年,堀北真希 14 岁,演艺圈的路很长,从《改造野猪妹》到《花样少年少女》,她有许多代表作。14 年过去,28 岁的她于前年结婚,当时轰轰烈烈,众人纷称是“交往0日婚”,去年底她生下一孩,渐渐淡出幕前。这几日,她手写亲笔信,宣布退出演艺圈,下台一鞠躬,再会粉丝们,未来我的心思要留给家人了。

手写信里头这么写,“我决定离开我这一路走来的工作,如今我已为人母,与我所爱的家人过着幸福的日子,我想全力守护这份温馨宝贵的幸福。我已与老公山本耕史商量过,先生尊重我的心意,今后我们会合力建立充满爱的家庭,对于经常支持我的粉丝们、关照我的人,很感谢你们让我度过这精采的 14 年。”

媒体纷称时光荏苒,昔日女神,今日一心相夫教子了;网友留言讨论,日本文化是否就不愿老婆抛头露面;有人认真祝福,有人直喊可惜,有人疑问家庭幸福跟职场成就冲突吗?而她看来,确实是非常幸福的。

这一切不陌生,而是许多女人的日常。昔有 Selina 坦言害怕自己做不好贤妻,今有堀北真希乐做主妇走入家庭,我总是想着,更多女人怕是走在这条路上挣扎旁徨,难以确定怎么走才见得着她乐意的未来。(推荐阅读:性别观察:写给离婚的 Selina,无须为“贤妻一职”致歉

我们想进一步谈,女性面临自我人生追寻与亲密关系选择时,如何判别孰先孰后,又怎么定义自己的“兼顾一切”?也让我们承认,家庭关系之于女人,是长年的难解命题,是剥削还是幸福,没有拍板定案;家庭主妇是对女性的原生压迫,又或是可以重新被肯认甚至家务给薪的职业,也有待共同讨论。

从堀北真希的手写信反思二分法的粗糙

社会主义女性主义主张,父权社会与资本主义的狼狈为奸,男性在资本社会中,因其阳刚特质,获得更高报偿,带回足以养家的食粮(family wage),在家庭关系里,加深其父权家父长权威,无形中让女性在经济上依赖男性,削弱也单一化女性在社会上的位置。父权社会与资本主义的相环相扣,并认为是让女性在家庭中反覆被剥削,与付出隐形劳动力的根本缘由。

在资本社会里,与阴性气质相连的家务工作被隐形与贬低,公领域/私领域、工作场域/家庭场所、男人/女人的二分暴力持续进行。

你或许会想,在双薪家庭已成普遍现象,女性投身职场追寻自我的年代,这样的现象存在吗?仔细一看,我们不难发现,面临家庭需求时,“妻母”角色的神圣性与道德感,始终召唤女性。双薪的社会结构底下,女性的自我认同与主体位置仍与母职期待紧密相连,反覆内化为女性衡量自己的价值基准。(同场推荐:性别观察:为什么有的女性讨厌生孩子?

于是扛起家庭照护责任的多半是女性,她们或许乐意,也或许并未在她人生预期之列,而她看来别无选择。

从现在到未来,一场家庭主妇的革命

从另一个角度想,我们批判的是结构而非个人,理论主张始终不会先于个人自由,我们不必假定堀北真希走入家庭必然委屈,如她在信里写着,这是我的决定,我的阶段性任务,我此时此刻最大的想望。

我想着,这个时代,或许我们该来场家庭主妇的革命。

家庭主妇为何需要革命?因为幸福是开阔的,抗拒社会以二分法检视女性生命,贴上孰优孰劣的标签,追寻自我成就是幸福,照护关爱的人是幸福,而这些期待,都不该侧重单一性别。家庭主妇的革命,从肯定这份位置与付出开始。

  1. 肯认身份:看见家庭主妇的情感付出与隐形劳动,肯认这个位置与选择,也看见其背后的主体自由与协商过程。

  2. 善用位置:亲职是教育的极好位置,以肉身面向体制压迫,让孩子自小关注性别意识,成就改变社会结构的关键枢纽。

  3. 角色变化:我们谈家庭主妇的现在,也要谈家庭主妇的未来。家庭主妇固然是选择,但家庭主妇能退休吗?当有一天家庭主妇不再想要这个选择时,她有说不的余裕吗?谁会递补这个位置?社会又能提供甚么协助支援?(推荐思考:家庭主妇退休的那一天,活出自己想要的生活

家庭主妇若是选择,让这个选择更自由吧。如此一来,或许有一天,当我们谈起家庭主妇与家庭主夫,那都真的会是更中性的职业选项。我们要祝福堀北真希乐做家庭主妇,也要替不愿做/不愿再做家庭主妇的女人们造一条路。

【一问邀你答题】我们还能怎么讨论家庭主妇一职?

身处这个时代,把撼摇的力量握在手心。除了过往的讨论外,你觉得,我们还能怎么讨论家庭主妇的角色与位置?邀请是家庭主妇的你,邀请对家庭议题有感的你,邀请没想过做家庭主妇的你,妳你妳一起答题。

欢迎在留言底下写下你的故事,你的想法,也关注一问服务,共同找解。

脉络补给,过往女人迷相关文章议题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