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野重讯,与你分享重磅世界事,在飞快的资讯时代里,我们为你准备一则知识涵量十足的短讯,在视野重训里我们心胸广阔、精准阅读。带你看奥斯卡典礼凯西艾佛列克的性骚扰疑云。

奥斯卡典礼上,凯西艾佛列克拿下第 89 届影帝,由去年影后《不存在的房间》布丽拉森亲手颁发,布丽拉森拥抱祝贺,但未拍手叫好。在电影中饰演性侵受害者的她,面对曾是性骚扰嫌疑犯的凯西艾佛列克,该不该放下私德或功德,赞颂个人专业成就?

典礼后至今,Twitter 上热烈讨论着“凯西艾佛列克值不值得这个奖项”,以及被控诉性骚扰的黑历史也浮上台面:

女同事控诉:他只穿着内裤爱抚我的背

2010 年,凯西艾佛列克执导《我仍在这里》,遭制作人与摄影指导控诉“性侵”,当时案件以双方和解落幕。

案件纪录描述:“艾佛列克趁她熟睡时进入房间潜入被子,当她醒来,艾佛列克只穿着内裤与 T-shirt 躺在她身旁,并且以手臂搂着她、爱抚她的背,艾佛列克的呼吸嗅来还有酒气.....”

“在专案进行时,原告因为她是女性而遭到反覆的攻击,原告被迫在工作场所遭受性别歧视待遇。有一次艾佛列克指示一个成员脱下裤子露出阴茎,即使原告反对,但艾佛列克反覆提到女人就像‘乳牛’,甚至还对原告说:‘你这个年纪是应该要怀孕了。’他还试图建议原告与一名男性工作人员一起生小孩。”

 

对于凯西艾佛列克的得奖,女权团体在 twitter 表示:“凯西艾佛列克根本不值得这个奖项,性骚扰的人应该丢了工作,而不是在台上光荣地庆祝。”

凯西艾佛列克:任何形式的虐待令人憎恶

凯西艾佛列克得奖后澄清丑闻:“我认为任何形式的虐待,不管发生在谁身上,这件事都是令人憎恶的。我相信每个人值得在任何场合获得尊重,我永远会用这些价值观去实践我的生活,这就是为什么我不可能做这件事的原因。”

早在奥斯卡提名公布时,许多影评家质问:

Casey Affleck Deserves Best Actor but Will Off Screen Accusations Tank His Chances?
Could Sexual Assault Allegations Kill Casey Affleck’s ‘Manchester by the Sea’ Oscar Chances?
‘Manchester by the Sea’ Star Could Lose Oscar Over Sexual Harassment History
Casey Affleck’s Oscar bid could be dogged by sexual harassment allegations

凯西艾佛列克会因为过去的性骚扰错身奥斯卡吗?

他们像是有点惋惜的这么问。

虽然法律上依然存在着控诉的证据,但是艾佛列克不断重诉这是诽谤与勒索。所以我们想问的并不是他是否真实犯罪?而是在“艺术与私德无关”的声浪中思考观众对“性骚扰”与“艺术”的关联。

艺术与公德:我们需要的不是二选一

我们有必要在一位创作者/电影导演/专业演员的成就上检视他的公德吗?(因性骚扰性侵害造成派害他人权利,故不是私德)

或许女性主义者并非在凯西艾佛列克身上小题大作,而是他们见过太多性骚扰或性侵受害者被迫沈默的历史。

伍迪艾伦曾被控告性侵养女:“当我七岁时,伍迪艾伦牵着我的手带我到二楼一个昏暗的、像壁橱一样的阁楼。他让我俯着躺下玩我弟弟的火车模型,然后他对我进行了性侵犯。”双方各执一词,原告败诉,伍迪艾伦在很后来接受专访时说:“我的生活与事业从未因此受到影响。”

贝托鲁奇在《巴黎最后的探戈》拍摄时其中一场景请马龙白兰度把奶油当作润滑剂,趁机强暴女主角玛丽亚施奈德,这一幕居然是在玛丽亚“不知会有性侵戏码”的状态下拍摄的。女主角在往后的专访表示:“这让我未来的生活一直处在曾被人羞辱、强暴的阴影中。”(同场加映:性别观察:从韩国《熔炉》到南部特教学校性侵案

贝托鲁奇则说:“我自己当时的决定并不后悔,只是有满满的罪恶感。”

艺术是伟大的吗?我们如何评价一个影史上重量级的导演是一位“性侵害推手”的事实?

罪无定谳,我们要争辩的并非原谅与否,支持与否,而是要反覆意识性骚扰与性侵害对个人的伤害,提升整个社会将性暴力视为公共议题处理的认同。性骚扰与性侵害于生命的重量,不单是一则媒体“性骚扰丑闻是否会阻止凯西艾佛列克拿奖”的标题讯息,这个背后有无数个结构之网没能接住的受害者。在他得到明亮的掌声与权力同时,多少因性暴力经验的女性还面临着社会恶意的无视。(延伸阅读:辅大性侵案的性别反思:培力性侵受害者前,轻轻捧起伤痛

艺术是重要的,性暴力受害者的疼痛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