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型正义不为挑起族裔嫌隙,只为通透史实,导正过去威权时期的不正义,从历史自省,让当代社会警惕。

【编读脉络】

二二八迎来 70 周年,凯道上、中正纪念堂前,集结了不同民众,抗议同一件诉求。呼吁大众正视历史事实、政府体现“转型正义”。藉由爬梳那些模糊的史事,将历史隙缝间被压迫的人们解放、被剥削的土地归还、被掩盖的正义声张。

转型正义的议题除了为过去独裁政权违法、不正义之行为做出史实的检讨、审判、赔偿外,过去台湾原住民族因政权转移,土地遭强取瓜分的土地正义也需政府正视。

今年二二八当天,台湾原住民族戴着象征和平的百合花,踏上凯道忍受日晒雨淋,厉声疾呼政府落实转型正义,藉由厘清历史脉络、政权转移、极权压迫等史实因素,还给台湾原住民族失落的土地、恢复族人的传统领域。


这是我们在凯道上的第 6 天,忍受着风吹雨淋,盼望着蔡英文总统能给我们一个明确的答覆,让原住民族能够找到回家的路。

二二八是这个岛上重要的一个日子,它是许多台湾人痛苦记忆的开始,至今这些失去至亲、真相未明、无从究责的伤痛仍未止息,所以今天我们带来了白色的百合,希望在这个岛屿上有一日能够找到真正的和平。

台湾百合不仅是纪念二二八的象征,在鲁凯族的传统中,百合也象征了圣洁与丰硕。百合是生命力坚韧的花,因为乘载着不同的诠释,而成为不同族群背景的人们追求和平的共同象征;而我们共同生活的台湾,正也因为这样多元丰富的文化地景,成为世界独有的宝藏。所以,我们今天在此以百合声援二二八受难者遗族,监督中华民国政府转型正义的进度,也希望当我们静静地站在这里时,政府也能正视我们的存在,以及我们持续遭受的压迫。

因为和平本就不该被分为汉人或原住民族的事——当我们共同生活在这片岛上,和平与正义是所有人的事。

去年的 8 月 3 日我们也在凯道上,抗议蔡英文总统对原住民族道歉的仪式充满了官僚作风,不见真正的理解与歉意。当时蔡英文走出总统府,收下了我们送的槟榔与写着历史正义的旗帜,我们满心期待着在蔡英文的领导下,中华民国政府能够真正正视原住民族转型正义的议题,并且从政策及部会组织上,落实各项给原住民族的承诺。(推荐阅读:【苗博雅专文】转型正义,是为了避免下一个二二八

然而,2 月 14 日公布的“原住民族土地及部落范围土地划设办法”,发布与沟通过程却又一次重重地伤害我们对于蔡英文的信任。在现行的办法中,政府将各项传统领域的定义、作法限缩于公有土地上,而从日治时期至今,因为历任政权种种错误政策流落在私人手中的原住民族土地,却无法被划入传统领域范围之中——族人不仅不能对这些土地提出意见,甚至可能就此失去这些土地的使用权利。

许多传统领域目前已经成为私有地,例如:国营企业如台糖,台糖土地很多都是阿美族传统领域,因为从日本时代被制糖株式会社占用,国民政府接收成为台糖土地。而台糖是国营企业,国营企业是私法人,台糖土地就是私有地不是公有地,不能划设为传统领域;还有美丽湾饭店及其附近许多饭店预定地的土地、杉原湾黄金海度假村是 100% 私有地、成功的满地富游乐区(93% 私有地)、杉原棕榈奔海度假村(70% 私有地)等等,只要这些大型开发案稍微修改计画,就可以“号称不位在原住民传统领域上,与原住民无关”,然后不管原住民知不知情、同不同意,继续开发。

事实上,这些台糖土地和东海岸大型开发案土地曾是阿美族人千百年来农耕渔猎采集的地方。在划设办法还没订定之前,族人还可以主张这是我们的传统领域,只是还没有公告而已;但划设办法订定之后,族人却很难主张这是我们的传统领域,因为划设办法明确把这些“号称的私有地”排除了。也就是说,目前“排除私有地的划设办法”比“没有划设办法”更糟糕,不仅不能呈现过去土地被武力或政策抢夺而变成公有地的历史,更让传统领域破碎,未来族人要回到家园难上加难。(推荐阅读:当原住民文化成为表演:总统就职典礼上的“粗旷和草莽”

去年 8 月,蔡英文在国际原住民日道歉,并在脸书贴出了历史正义的旗帜与台湾地图,承诺中华民国政府对于台湾原住民族传统领域之转型正义,但转身进入总统府后至今半年,中华民国体制却仍是继续漠视原住民族的处境。 国土空间规划及公产管理的权责等立法问题迟迟未有定案让原住民族土地之空间划设处处受缚,原基法也失去保障原住民族的原始意涵。而蔡英文政府也始终不见处理问题应有的决断力,以协商、渐进为托辞,对于过去承诺中无法达成的事项避而不谈、持续搁置。(推荐阅读:从洪仲丘到服贸:游行之后,为什么我们得不到公平正义?

就在这些政治考量中,原住民族仍然持续是被牺牲的一群;政府所喊出的和平、正义,仍然是被限缩的、有族群色彩的正义。难道我们所递出的象征着友好与信任的槟榔,以及那面族人步行了数百公里送来的历史正义旗帜,对小英而言是如此微不足道?难道原住民族传统服饰上的色彩,只是中华民国政府宣传用的包装纸

从 2008 年开始, 由各原住民族青年所串连组成的狼烟行动联盟,都会在二二八当天燃起狼烟,希望能促成原民青年的自觉运动,找回祖先的名字、土地,并用醒目的狼烟提醒当权者,务必要正视原住民族在历史上所遭受的不正义与欺压。

东吴大学哲学系教授,前行政院人权推动委员会成员陈瑶华也到场声援,她表示在二二八许多人谈转型正义的同时,我们不能忽略原住民的议题,过往汉人使用土地的法规、方式也与原住民传统领域的概念不同,过去 400 年来原住民始终守护着台湾这块土地,把该还给部落的土地还回来,才是落实正义的行动。

东华大学环境学院的创院院长夏禹九也从东部赶来,他表示过往很多东部的大型开发案都是在原住民土地之上,部落才是这块土地生活的主体,在没有经过同意之下的胡乱开发是过去发展议题的困境,让原住民拿回本来拥有的,对环境的发展才更有利。

原住民族历史正义与转型正义,不仅在制度中受到冷落,在台湾的历史教育中缺席,而今划设办法公布后,就连主张生活空间的权利都未有完整保障。文化生长于土地,没有土地,原住民族及后代族人便无法找回自己的生活方式,无法建立与祖先的历史连结,在南岛语族原乡的台湾岛上,原住民族的多元文化便将沦为扁平而没有历史深度的、死亡的标本,而蔡英文政府便仍然在欺骗原住民族的情感,并以朋友、排湾族后裔的姿态,对其所纵容的压迫洋洋自得。(推荐阅读:什么是正义?从柬埔寨反思公民的意义

今天记者会后,马跃比吼表示,在这个时刻我们也应该跟二二八受害的家属致上哀悼之意,并且希望大家都能支持转型正义应该包含原住民,于是大家拿着象征和平,也是部落常充满祝福之意的百合花,前往二二八和平纪念公园前进。只可惜受到警方阻挠,始终无法接近会场。我们认为,警方没有理由的阻挠行动,其实再一次象征国家对于原住民始终不理解,过往的道歉也只是没有内涵与意义的形式,把土地还来,让部落土地部落来画,才是一个最基本的道歉实质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