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男系女孩”不在性别圈圈内,她们踩在模糊界线上不愿将就。这世界不需谁来分类,才能看见每个人自成一格的美。

那是中国电视公司已经停播的一个综艺节目,每周末晚间播出,本土综艺天王吴宗宪担任主持人,搭配大小 S 或其他女星,编写节目的企划人员构思了一个异常有趣的猜谜单元。

你猜你猜你猜猜猜。

从白色烟雾窜出一阵口号:“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外型中性、俊秀的 5 个“少男”里,其实只有一个是真正的男儿身,其余皆为货真价实的女孩。

她们被称作“少男系女孩”。

网路的线上翻译字典,解释了类似的名词,输入“tomboy”便会出现一句说明:“男孩似的顽皮姑娘。”还用英文造了短句例子,“Mary has always been a tomboy. She likes hiking and horseback riding. 玛莉一直很男子气,她喜欢远足和骑马。”

自欧美国家流传来的 tomboy 说法,含义广泛,这种可男可女,如同小男孩般,又同时具备清新气质的女孩。倘若要从明星偶像里举出个案,比起相对男性化的林良乐、潘美辰,其实应该更接近孙燕姿、范晓萱、梁咏琪和桂纶镁。(推荐阅读:单身日记:桂纶镁惨恋十二年?我不需要婚姻给我安全感

在审美观几乎一致的传统年代,不管是玉女还是欲女,从矜持害羞到热情四射,女性美的标准始终不在人们心里,而是在电视广告和摩托车后的挡泥板。大大的眼睛、乌黑长发、白皙皮肤,在镜头前跑起来你是风儿我是沙的,现实世界也帮男生的摩托车挡泥土,可谓最佳贤内助。

属于少男系女孩的时代,实在来得较晚。

大约是 2000 年前后,挡泥板美女们嫁做人妇或人间蒸发。

范晓萱剪去长发,平头造型现身,孙燕姿、桂纶镁纷纷用清汤挂面的学生妹发型掳获粉丝的心。

地表上的板块移动,聚合离散不断发生。性别意识不仅随着气候变化起伏流动,不只在初春时破冰溶解,还要变成一盘草莓巧克力雪花冰,在夏天融化人们的心。

站在蓝色大门前,可以男歌女唱或女歌男唱。

孟克柔虽然还是比较喜欢运动裤,胜过制服裙,可是每一场城市里的脚踏车追逐赛,她仍旧不改白衬衫制服裙的搭配。倒不是为了怕被教官记过,或许更大的可能性是?

她也不知道。

脚踏车的轮子转着转着,连用三段变速,一路超车追赶,她多么努力想将张士豪抛在身后,却无法抵达终点。如同走在大富翁纸上游戏的街道,掷出骰子、往前走几步,小心翼翼翻开命运、机会的纸牌,得到的却是另一个问号。

秘密。

拒绝百分之百男装或女装的孟克柔,继续在游戏里掷骰子,只因为不肯向命运低头屈服。(推荐阅读:致城市里的女子汉:我们也哭,只是不让人瞧见

‘我是女生,我爱男生。’她在体育馆 2 楼最隐密的墙柱角落,用铅笔反覆写下一次次的疑惑压抑。

那年电影散场时,我仍穿着高中制服坐在观影席,双腿却隐约有些发麻颤抖。坐下的时候,制服裙长度在膝盖以上,由西门町峨眉街的老师傅改短,黑色百褶裙,一摺又一摺,层层叠叠,藏着爆米花的碎屑。师傅修改的经验极多,并不急着一刀裁去多余的裙长,而是将它收拢缝进裙内里,外观与其他制服短裙无异。

有天你会用得到,不如留下。

“谁知道哪天你想穿长一点?哪天又想穿短一点?”

衣服跟人的性格取向,都是善于变化的,无论长长短短,膝盖似乎终究是一道关卡,也像岛屿早期的浊水溪,以北、以南,跨不过去并非道路中断,更可能是思维打结或各自坚持。

从观影席站立起来,制服裙长度将膝盖覆盖,落在最尴尬的位置。

长裙显得优雅,短裙显得俏丽。而我两种都不是。

台北城里,实在想像不到哪一条路段能够如此畅快的骑着脚踏车,剧情里出现的 518 号公车,起点是麦帅新城,终点站是圆环,从内湖国宅一路开到大稻埕码头口,如今每年七夕都是河岸音乐季,男男女女在码头旁或站或坐,欣赏独立乐团唱歌跳舞还有烟火秀,如电影里孟克柔和张士豪的约会。

海边的浪在起伏拍打,沙滩上的乐团唱得卖力激昂,那些随着民主与解严袭来的一波波摇滚乐团浪潮,被自由渴望带到了岸上,又随更多欲望被带回海里。

浪来浪去,性别的界线又被推移的更边缘更模糊。

电影里 1976 乐团原班人马早已解散,我也上了大学。营火总在入夜后开始燃烧,为各自的联谊露营,增添更多亲密温暖。众人围成圆圈,收音机传出一百零一首舞会歌曲:《第一支舞》。

“带着笑容 你走向我 做个邀请的动作
我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只觉双脚在发抖”

 男生站圈外,女生站圈内。(推荐阅读:中性:超越性别的美

我想起张士豪跟孟克柔,或者张士豪跟林月珍的约会。

营火还在舞台中间发烫,为夜里渐寒的空气增添温度,所有人都穿着同色的上衣或牛仔裤,终于没有制服裤、也没有制服裙的选项烦恼。

真是太好了,我心里这么想着。

站在圈外的男生窃喜,站在圈内的女生害羞低头。

呵呵呵呵。

嘻嘻嘻嘻。

观望着并退后了几步,我还是不知道该站在圈外或圈内。

我想起中学时期,永远考不及格的数学考卷,缠绕着我的集合单元,排列组合题目总喜欢如此发问,当 A 等于 B,A 等于 C 的条件下,请问 B 是否等于 C?

“同学,请问你想站圈外还是圈内?”

关于排列组合,我也不知道答案。

营火让脸庞与手臂感到发烫,许多同学们脸上也有了红润的色彩。他们手牵着手转圈圈,嘴角上扬,踩着幸福的节奏。那一刻,我忽然想起,电影里从来没有演出林月珍跟孟克柔的约会,孟克柔是戴上张士豪的脸孔面具和对方约会的。

我也有属于自己的歌曲,或许不是《第一支舞》,而是蓝色大门里的《小步舞曲》。

主持人站在营火旁表示,最后一次的舞曲即将播毕,请站在圈外的男同学们把握机会。无论圈外或圈内的同学们,加快了速度,有些人焦急的想赶紧结束,有些人舍不得放手。

原来爱与不爱都是本能。

“同学,你到底要站在圈外还是圈内啊?”

“少男系女孩”站在 A 与 B 的交集,哪儿都去不了,也不去了。

何时才有人发明圈内人与圈内人的第一支舞呢?

你猜你猜你猜猜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