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格雷与安娜,看感情里的纠结与付出。当他渴望依附、她渴求被爱,强烈爱火燃成烈焰,唯有透过真心沟通与拥抱伤痛,才能感受烈火后的温暖心跳。(抢先看预告:《格雷的五十道阴影——束缚》

平凡无奇的女一配高富帅的男一,是韩剧和这部电影掳获人心的一部分(如同日本 A 片美丽的女优配记不住长相的大叔?)。我想是给女性有种亲近感,高富帅没那么高不可攀,跟条件好的人在一起,意味自己也是不错的人。

从书店畅销排行榜和 Johnson 新作《爱是有道理的》花了几段篇幅论述它,知道这作品的存在,抱持对伴侣谘商的热忱,观看了这部电影。网路部分言论批评高富帅的格雷,莫名其妙疯狂追求平凡无奇的安娜——但我看到的不是“莫名其妙”,而是格雷觉得被安娜了解,同时,也在她身上感觉到童年局促不安的自己,心境自然就靠近。记得他俩第一次见面片段,格雷惯性表现“坚强,一切掌握其中的控制感”。(以下有雷)

“你为何要资助难民区?”安娜问。 “为了商业利益。”格雷冷冷地说。 “我觉得你其实还有其他想法,你心中有爱”安娜直觉回应他。

于是,格雷的表情从制式的冰冰有礼,多了点柔和。接着,安娜用铅笔抵着嘴唇动作,格雷手掌紧握桌沿,克制内心的性欲。

格雷眼中“爱的公式”

格雷的第一个依附对象——母亲,她的背景与死亡,以及童年遭罗宾森太太性虐待,都不难想像对孩子心中深深被植入“我是不好的、肮脏、污秽、病态的”内在运作模式。对他来说,脑中有一个“爱的公式”。(推荐阅读:与控制狂谈恋爱:格雷的五十道阴影

爱=稍纵即逝+疼痛+性+虐待+控制+被控制。

小时候是无力保护自己的臣服者,成年后转变为支配者,想要夺回失去的控制感。而 SM 相当考验人的道德观,格雷当然也知道,所以当他带着安娜第一次参观“PLAYROOM”,安娜惊讶不语,他着急要求安娜说些话。

其实,真正焦虑的是格雷。我看到的是,他很担心安娜如何解读他,会不会 嫌弃他?讨厌他?

另一方面,安娜的母亲改嫁 4 次,她形容母亲“无可救药的浪漫”,电影告知观众毕业典礼母亲不来参加,可以想像安娜的内在运作模式是“我是不重要的,没有人在乎我”,当格雷被未满足依附需求——控制感趋使,积极追求安娜,就非常回应她的依附需求——被爱被渴望。

两个不安的人,因为缘份的偶遇很快坠入情网,却很快的也因双方觉得对方不愿意满足各自的依附需求而争执(怎么样,这样的剧情熟悉吗?是不是和你的感情有 87 分像?)。

一般,与不一般的爱

安娜要求像一般情侣看电影,相拥入眠,自在的身体接触,对格雷来说都是很陌生和可怕的经验,在他世界里,熟悉的爱不是这个样子;而格雷不断强调的臣服者与支配者的关系,对安娜来说,那是种羞辱、不被怜惜。

那种不被重视她,不被在乎的感受又涌上心头。她悲伤,他恐惧。两人互相吸引、互相勾动、却又相互挑战。当对方索求的爱是你所陌生的时候,你愿不愿意当那个,先跨出一步改变的人?(推荐阅读:心理谘询背后的心理学:每个人都曾受过伤

我在看电影的时候一直自问:“倘若这对伴侣如果此刻进入谘商室,会困难治疗吗?”(我也真变态,好好看电影不行?)

其实格雷的创伤,建议同时接受个别治疗,而伴侣谘商也有帮助,我觉得他们还没有互动僵化到无可救药。例如,格雷其实对安娜有许多的破例,像是相拥入眠,愿意带她看电影等等⋯⋯,安娜愿意尝试体验臣服者与支配者的性爱关系,显现出双方愿意妥协,想让对方开心,想更了解对方而有的善意。

所谓相爱,就是愿意冒险尝试自己所不熟悉的事情,因为相信对方不会伤害你,你相信他会承接你,所以你跨出一小步,去做那些你原先打死都不愿意做的事情。这样的一步,也跨出了你过去阴影的束缚。

亲密关系里的脆弱与无助

比起第一集,《格雷的五十道阴影——束缚》,其实格雷和安娜有更多的沟通、协商,当然,因为深刻的情感连结,两人的性爱更是激情火辣。这篇文章我想从情绪取向伴侣谘商的观点分析,定格放大看电影两个让我印象最深刻的片段,细细咀嚼,重新品味格雷与安娜之间的“话中有话”。 (以下有雷)

片段一:格雷力挽狂澜,追回安娜

安娜并不如你所想像的坚强,或者说,在她强势背后所隐藏的是“不安”。而貌似掌控一切的格雷,其实也担忧安娜遗弃他。

格雷:“这次⋯⋯不再有规则,不再有处罚” 安娜:“不再有规则,不再有处罚,还有⋯⋯不再有秘密”

试着感受一下,安娜为什么执着两人之间“不要有秘密”?其实,从第一集开始她就追问格雷的“过去”N 次⋯⋯她在担心什么?秘密,对安娜来说似乎是“你对我有所保留,这样我会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的感觉是什么?这样我会觉得我们好像在一起,但彼此的心,却是那么的遥远,我是那么努力想要靠近你,而你,却把我阻挡在外,我⋯⋯难以靠近你⋯⋯”换句话说,安娜表面看起来有很多要求、咄咄逼人,但内心深处是忐忑不安、孤单与受伤的。

“有啊,我有告诉妳我的过去,在妳睡着的时候。”他有点玩笑似的辩护。

那么,格雷为什么隐而不说自己的过去呢?回首他每次对自己生日的“无感”、“低调”,或许他内心有几个声音是:“我这个人的出生到底有没有价值?在我好小、好小的时候,常常躲在餐桌下,发着抖,看到我爸爸打我妈妈,听到我妈妈的惨叫声,他打完她,接着,他就会把我拖出来,狠狠揍我⋯⋯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事情?是不是我根本,就不该被生出来到这个世界上?”

“我有好多不堪的过去,让我觉得自己是个糟糕、肮脏、不幸的人,我不知道怎么告诉妳⋯⋯我怕妳知道我的过去,妳会嫌弃我、妳会离开我,那是我最恐惧的结果,我怎么敢告诉妳呢?”(推荐阅读:《格雷的五十道阴影》背后的五种恋爱心理当贴心变成控制欲!

格雷很会送花、送车、驾驶直升机和船,讨安娜欢心,却无法跟安娜说自己,是因为即便拥有俊俏容颜、强壮体魄、富可敌国的外在条件,过去的阴影仍像鬼魂一样纠缠着他,他依旧自我怀疑、自我嫌恶,所以,他也深怕安娜不喜欢他、会离开他。

片段二:见格雷一声令下,前任臣服者弃械下跪,安娜跑去淋雨

格雷与安娜这一段没有太多对白,而是莱拉(前任臣服者)因妒火中烧,不甘只有自己过着悲惨生活,举枪瞄准安娜,安娜情急下说了几句话,试图想安抚莱拉,却也道出心中的忧虑:

“他(格雷)对我、对妳,没有什么特别的差别待遇⋯⋯” “他早晚有一天会对我厌烦⋯⋯”

格雷在这危机的一刻救了安娜,要她赶快跟司机回到他的住所,但安娜没有坐入轿车,而是转身在雨中无目的的漫步。安娜被格雷与莱拉的互动冲击到了,她心里可能有这样的声音:“怎么办?格雷他是那么习惯当一个支配者,那他真的会喜欢我这个不甘于当臣服者的女人吗?他跟莱拉的一来一往是那么的自然,但我不喜欢这样的方式啊!他是不是在忍耐、在压抑心中的渴望?他这样跟我在一起会快乐吗?”

安娜经历到一个两难:如果坚持不当臣服者,格雷会不开心;如果违背自己心愿当臣服者,自己会不开心(其实,这也是很多感情会遇到的两难)。不管选择天平的哪一端,总有人在这段感情中不愉快,最终,这段恋情就会划上句点。莱拉的出现,似乎让安娜也开始焦虑——有一天,我会不会也变成像妳这样,为情落魄而憔悴的模样?(推荐阅读:拉近爱情的距离,三个方法成为格雷的贴身情人

所幸,安娜的焦虑不安,被格雷成功的化解。这次,没有鲜花、没有昂贵礼物,而是他的真情告白,他诚挚、伤痛的对安娜说:“不要离开我,我怕妳离开我”,并拉着安娜的手,触碰他一直不愿让人抚摸的身体。在心里、在身体,格雷冒了很大的险,他的话语与行动展现了他在亲密关系里的脆弱与无助,而不是过往的难以接近、霸道蛮横。

重要的是,安娜温柔的“接住”了他的告白,轻抚他、拥抱他。对格雷,这是新的、陌生的经验,给了他不同以往的感受,他发现:“我表现得脆弱,我不会被处罚,我会被爱,被拥抱”,彼此之间的情感连结变得安全、稳固。所以,安娜会变得更放心,主动要求进入“play room”,两人也变得不会纠结于臣服者与支配者的位置。

愿意去受伤,才能解开不安的束缚

在感情的世界里,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格雷,也都是安娜,想说的说不出口、而说出口的尽是防卫和刺伤彼此的话,用很多片段、琐碎、打岔或逃离的语言,不让对方进入自己的真正的世界。格雷的控制、安娜的要求,两个人明明很想靠近却又推开对方,为什么要这样?因为我们都怕受伤,我们都怕双手捧出心给对方,对方拒绝、嫌恶我们,这样的害怕让我们筑起防卫的高墙。

当一段关系没有安全感,我们就会用过往僵化的方式去经营关系,让彼此都陷入痛苦。一个有趣的吊诡是,虽然过往的束缚让我们防卫、受伤,但当我们甘愿受伤、对方也接起这个伤口的时候,束缚反而就会瓦解了。

我们都对爱渴望,却又害怕受伤,但只有在你冒险交出自己的脆弱时,对方才有机会接住你、拥抱你,让属于你们的王国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