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观察】以性别角度出发,与时代开启对话。89 届奥斯卡即将登场,今年入围片单漂亮,其中仍有性别问题。

2016 年,第 88 届奥斯卡“太白 #Oscarsowhite”议题终于浮上台面,黑人演员与导演纷起抗议,指好莱坞产业从 1988 年就停止进步。我们写了一篇十年只等到一位女导演!奥斯卡太“阳刚”争议:让更多女人进入电影圈,从性别角度出发,也指出奥斯卡与好莱坞的多元性别缺席,不仅只是评委席次里的性别失衡,更存在电影再现画面的性别偏颇与刻板复制。

时间很快,一年经过,第 89 届奥斯卡将于 2/27 台湾时间早上七点揭开序幕,将今年最佳影片入围名单一字排开,从《藩篱》到《钢铁英雄》,从《关键少数》到《海边的曼彻斯特》,九部电影像温柔延展的网,仔细拉开更广袤深情的世界议题,更宽厚同理的个人关注。

电影向世界要了一个又一个题材,而世界的生成从不是线性的,历史是复数的,不是哪个强权说了算,而是身而为人,我们多用力活出来的一条条康庄大道。

谁是这时代的关键少数?

“你知道吗?这里整栋楼都没有我可以使用的厕所,我得跑到对面那栋距离这里800公尺远的大楼才能上厕所。你们说,上班要穿及膝的裙子,要配简单的珍珠项炼,但是你们知道吗?黑人领的薪水根本买不起这些东西。我每天累得跟狗一样,只能靠你们不屑用的黑人专用咖啡壶继续工作撑着...”——《关键少数》

看《关键少数》时很痛快,六零年代,美苏冷战军备竞赛,世界动荡,一切正等待被推翻与重新定义。凯萨琳回应明摆着的双重歧视,族裔与性别的弱势加乘,她朗声喊出来,时代听见了,高墙慢慢倒下。

而二十一世纪,我们有自己的难题。处理“关键少数”议题时,我们要格外在意。谁是这时代的关键少数?我们有能力述说哪些故事?我们该如何说,才不至于落入太廉价的悲悯叙事或太单薄的励志故事?

《月光下的男孩》就这个议题处理得很是漂亮,一个从小被人人喊是娘炮的黑人男孩,自小就知道自己有点不一样,他还犹豫着,没对自己说破。性倾向与族裔的议题设定,让整部片看来很“政治正确”,但电影同样跳脱惯常的黑人与白人矛盾,更加专注于主角自身的生命故事。

在月光下,男孩是蓝色的,有他身而为人的忧郁,这部片没有要你高呼支持同志权益,也没有要你重新默念马丁路德的《我有一个梦》,你看着主角夏隆经历童年、青少年再到成年的三个阶段,反覆想起自己来。

当我们再现少数与弱势故事时,我们始终要问自己,我们是替谁说话?我们是为了忠实还原真相,亦或是为了声扬主张?我们真的觉得自己有权利替相异族群说话吗?

女性媒体中心(women's Media Center)的年度分析报告,提出了同样疑虑,尽管今年提名片单开得确实漂亮;尽管在去年风波后,电影工业的会员从性别与族裔上都增添多样性;但第 89 届奥斯卡,女性电影从业人员仅占提名人数的 20%,较去年的 22% 下降,从这样的数字中,我们还看见了什么?

好莱坞,幕前与幕后的断裂空间

女性媒体中心就演员以外的 19 个提名类目分析,细看电影的幕后推手们,从导演、剪辑、摄影、视觉效果、服装设计再到剧本。第 89 届奥斯卡,女性导演身影依然隐形,入围名单中仅有一位女性剧作家,最佳摄影则从未出现过女性面孔。

  • 导演:连续七年,都未有女性导演的作品获提名,上一个我们已知的名字是 2010 以《危机倒数》拿下最佳导演的凯萨琳·毕格罗,而她也是历史上唯一一位曾拿下该奖项的女导演。(推荐给你:活着就为了拍电影!三位创下电影里程碑的国际女导演

  • 摄影:奥斯卡漫长的 89 年历史,从未有女性摄影获得提名过,而今年尽管《藩篱》与《关键少数》团队里有女性摄影师,她们并未获提名。

  • 服装设计与妆发设计:服装设计是女性从业人员始能展露头角的类别,而今年妆发设计有六位男性与一名女性入围,与去年五五波相较,稍嫌可惜。

女性媒体中心的主席 Julie Burton 提到,“女性的贡献与付出需要被肯认,进而鼓舞更多女性投身加入电影产业,改变好莱坞的阳刚风气。今年,五个提名者有四个是男性,女性是舞台上的少数,意味男性的声音与视角仍左右好莱坞产业的前行,与观众在萤幕上看到的再现故事。”

用性别做划分,我想确实略显粗糙了,性别不该是壁垒分明的二元世界,性别意识也不该是其一性别的责任与使命。但这份数据同样给了我们指标与方向思考:电影工业的制作流程中,是否仍对女性紧锁大门,女性依然难得其门而入,书写、拍摄、剪辑、产制自己的故事?(推荐阅读:性别二元以外的真实世界:怀抱差异让世界更美

我们有没有能力改变这样的结构?我们能不能让萤幕前的男孩与女孩看见,这不只是个独厚异性恋男性的父权世界,而是鼓励各种生存方式的时代,是个欢迎向不公不义勇敢质疑的年代,或许每个人在不同的时间点与情景下,都曾是关键少数,但让我们相信,自己有能力走出想望的方向。

今年看奥斯卡,我要自己谨记问题意识,明白这路依然好长,但只要愿意发现,愿意诉说,我们就走在这条更好的路,越是走着越是开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