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不同的样貌,有人爱的自成一格,有人爱的发疼,请相信我们都是值得被爱,也有爱人的能力的,这是老天给我们的礼物。

这世上有一种人,他什么错也没犯,却好像打从一出生,老天就竭尽所能地惩罚他,使他受苦,要他忍受常人所不能忍。

“他有着女人的灵魂,胸部却一直长不大,多么悲哀”--- 电影《当他们认真编织时》

性别是这样的,出生时老天便帮你决定了,无论你肉体之内装的是什么样的灵魂,你的外貌就是那样了。

“妈,我想要胸部”,电影里原男儿身实为女人心的凛子这么说着。

一个爱孩子的母亲,低头将其实自幼就想当个女生的凛子拥入怀中,告诉他,是妈妈将你生错了性别,真的很抱歉。

母亲的伟大,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最亲爱的“孩子”,无论凛子这辈子想成为的是男人,或是女人,母亲仍不减对孩子的爱,她只希望孩子永远快乐、幸福,成为一个善良的人,这是一个深爱孩子的母亲所表现的模样。

“爱上凛子这样心地善良的人,其他我就都不在乎了”,电影里,深爱凛子的牧生这么说着。

在牧生眼中,凛子是这世上最美的女人,有着善良体贴的心,无微不至地照顾牧生的妈妈,面对他人恶意的言语攻击,和带有敌意的歧视眼光,凛子从不用激进的伤害反击,她只是默默地,忍受这一切,告诉自己要坚强,愤怒时,就拿出毛线,一针一线地将世人给予她的难受,织成不同花色的成品,她说,人有 108 种烦恼,她要将一路上受尽的折磨和烦恼,都织成如同男性生殖器官的针织品,超渡她死去的男性模样,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

牧生对凛子说,他能接受她的所有,这是他爱她的方式,认真的交往,想成立一个家庭,因为在他心里,凛子是他这辈子最重视的人,他并不想用“独特”这样的字眼形容凛子的外貌,凛子于他而言,吸引人的是那颗善良过人的心,将他人对她的折磨都吞忍的坚强,这是一个深爱伴侣的情人所表现的模样。(推荐你看:侧写水面剧场创办人张嘉容:专注活在当下,才有爱人的能力

“亲子之间跟人际关系一样,有些人就是合不来,但不能说是讨厌,或许是太爱彼此”,小友静静听着牧生舅舅和她说这一番话。

小友的妈妈不只一次辞去工作离开小友,每次都只让小友吃便利超商的饭团,小友的妈妈不明白其实小友一点都不喜欢便利超商的饭团,小友也不理解母亲为什么每次都自私地离家,自己是不是被妈妈抛弃了?

但凛子与牧生给小友的爱,让她明白一个“家”的模样,或许一开始并无法接受凛子这个特别的“女人”,但凛子给小友做了可爱的便当、每天早晨帮小友绑头发、倾听小友的喜欢与不喜欢,像凛子这样的“妈妈”,让小友重拾对家庭幸福的想像,也相信这个世上并没有所谓的“怪人”,只有不公平的目光在伤害人。

是凛子教导小友就算是愤怒时也不能恣意地伤害人,是凛子无私地照顾小友告诉她家的模样。

小友最后深深拥抱凛子,并落下了孩子的泪,这是一个走过怀疑最终接受差异的孩子,所表现的爱的模样。

世界上爱有千百种,人也有上万种,有些人因着善良默默编织最伟大的爱,织起了亲子的桥梁、爱情的深度、家庭的完整,《当他们认真编织时》笑中带泪,伤害里透着坚强的耐力,她是人,一个善良万分的人,她有被爱的权利,也有爱人的能力。

但愿这世上的每个人都不再带着歧视与偏差的眼定夺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