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伟雄、李惠贞、连俞涵、工头坚,4 位文化人聊村上《你说,寮国到底有什么?》的旅行与生活观点,村上春树的旅行是什么样子?《你说,寮国到底有什么?》在村上作品中具有什么样的独特意义?来听听他们怎么说!(同场加映:心理学读村上春树:《身为职业小说家》,归零也是一种选择

文化评论家 詹伟雄读村上春树

1. 

他说“你说,寮国到底有什么?”其实换句话说,“你说寮国到底有什么用?”

我们通常去旅行,一定要有所用,这是很功利性的目的,这是我们整个社会教育我们的,就是说你去哪个地方,一定要得到什么。可是我觉得“无用之用”的意思是说,你让你的身体进到某个完全无知的状态,你得到的那个东西,那个是最大的有用,所以旅行正应该不做任何规划,正应该往最危险、最深测不可知的地方去。(同场加映:跨出那一步,一个人旅行找回面对生活的勇气

2. 

村上带给我的比较大的启示是,怎么样练习让自己的身体处在一种感知饱满的状态之下,然后赤裸裸地去进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我知道村上他其实一辈子都在寻找这种感觉,因为他不喜欢所有已经知道的事物,所有被规划好的事物,他认为人生有无穷可能性,其实在于你身体进入某一种赤裸状态,越新鲜的东西,它代表生命的养分。

3.

人人都爱旅行,只是这个旅行的强度跟广度会有一些差异。那台湾人其实应该向往的是,陌生地的旅行,其实村上的东西,这里面也讲,人应该往不可测的世界去旅行,因为那个探测的过程,就是自我的完成。你慢慢知道你是谁,自己也获得一种奇幻的能力。

4. 

村上永远在生活中追求那个小确幸,那个小确幸很重要,那个小确幸就是自由的起点。

你能够喝一杯小酒,你能够听一首爵士乐,你的身心会为它所荡漾,它就代表你离开了社会的标准节奏,你开始有了自己,人生应该让自己获得自由。

 

《Shopping Design》总编辑 李惠贞读村上春树

1. 

我觉得不管任何的年纪,你有过一段一个人去旅行,一个人出发到某个地方,这样子的经历,那样的旅行经验,我觉得它会回馈到你的人生养分里头的。(延伸阅读:用人生去说一个故事!独自旅行教我的十件事

2. 

像这样子的这种旅行的书写,其实我觉得是窥探创作者,看看你喜欢的小说家的内心,以及创作背后一个很重要很重要、也很珍贵的根源。

村上的小说比较阴沉,或是有些悲伤,与他的非小说的文笔有剧烈的差别。你会觉得非常有趣,而且看到这个作家非常非常幽默的一面。我非常享受读他的小说,跟读他的非小说当中,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

他的东西我觉得不只是直线性的,常常会觉得它是个空间性的移动,有一个很具体的电影感;在他的非小说里面,我觉得是一种现实的时空,然后他幽默的文笔,会让你是一种整体的感受,而不是一个线性的感受。

3.

关于书里的旧地重游

同一个地方、同一个城市,或是同一间小酒馆,它在这几十年当中的变化、前后的对照,你想像那个地方曾经发生过一些事情,在你的记忆跟现实中的对照,其实也会回应读者自己的人生。

 

《一把青》女主角、知名演员 连俞涵读村上春树

1. 

重新去生活,因为我们可能会忙到忘记生活是什么。

2. 

关于旅行这件事情,你可能去了很多地方,以为是出来流浪、出来放空,其实我们就只是经过而已。

旅行就是这样,就是不断地经过、相遇,然后再离开。

我们去每个地方其实都是带着自己的,但是在旅行的时候,就像村上说的,你可能会更贴近你自己,更安静。那时候你就会与你原本生活的地方整个切断,你会很安静。(同场加映:【舒国治专文】从莫泊桑到瑞蒙卡佛,一个人的旅读书单

 

《旅饭》旅行长 工头坚读村上春树

1.

书里有些旅行其实是他很久以前,也许是十几、二十年前写作的时候,曾经住在那边的地方,然后事隔二十年,又回来旧地重游,然后他有特别写到说,以前一些他认识的人,好比说可能是餐厅的老板,而现在已经不在了、过世了,他当然也没有特别地去表达什么哀悼之意,只是淡淡地说,但你从那里会感受到一种时间的流逝。

2.

在一个变化快速的世界里面,你如果可以找到二十年不变的一些风景,那是很温暖的。我在书里面看到这样的一个主题,他在对照,然后试着去写出,他在这么多年来,心境上的变化,以及他不变的地方。